书阅屋 > 岁月间 > 第5章

第5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期末考试的成绩排名与期中差距不大,张杠杠倒是进步了不少,挤进了前十。

    “终于可以拿回去交差了……”张杠杠激动的都快哭了:“我老怕考的太差压岁钱就没了。”

    谢孟将卷子收好,随口问了句:“你拿这么多压岁钱干吗?”

    张杠杠认真想了想:“先要请你吃饭。”

    谢孟:“……”

    张杠杠:“还要给柔柔买礼物。”

    谢孟一时没反应过来:“买什么?”

    “礼物啊。”张杠杠掰着指头算:“情人节快到了呢。”

    谢孟:“……你打算买什么?”

    张杠杠:“那只薰衣草熊现在好像很红啊。”

    “……”谢孟无语道:“不要随便乱买,长虫了怎么办。”

    张杠杠嘟囔着“会长虫吗”,他问谢孟:“那你陪我一块儿去买吧?”

    谢孟对着张杠杠那张充满希翼的娃娃脸还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就算放了寒假谢孟的作息时间也没有多大的变动,6点起床,热奶,打拳,提防着张秀娟偷袭,两人过半小时的招。

    “今天中午我去外面吃,饭都给你热好了。”将张秀娟推过来的掌风排开,谢孟说道。

    张秀娟手掌一探,擦着谢孟的下巴过去:“唷,约会啊。”

    谢孟头一偏,躲过了:“是男生。”

    张秀娟收了势,笑着道:“男生也很难得,你都没带过朋友回来。”

    谢孟:“以后会有机会的。”

    张秀娟不信:“初中你也这么说,结果一个都没有。”

    谢孟:“现在和那时候不一样。”

    张秀娟问他:“哪个好呢?”

    谢孟想了想:“现在比较好。”顿了顿,他又补充道:“认识了很多人,都很开心。”

    张杠杠说要请客吃饭,架势摆的也非常足,只不过一张脸太嫩,裹的又像个球,服务员最后还是把账单递给了谢孟。

    “我买单!我买单!”张杠杠急了,气势逼人的把红包甩在台面上:“随便抽!”

    谢孟:“……”

    服务员:“……”

    最后两人吃死也只吃了200多,因为张杠杠的红包实在是太惹眼,谢孟决定先去买个钱夹。

    “你拿了多少压岁钱?”张杠杠偷偷摸摸的问谢孟。

    “我们家没什么亲戚。”谢孟挑着钱夹的颜色,他拿了个浅棕色的问对方:“这个怎么样。”

    张杠杠随意看了一眼:“好……爷爷奶奶总该给了吧?”

    谢孟:“我就和我奶奶住的,父母已经去世了。”他让售货员把标签剪了,示意不用装袋,回头就看见张杠杠一脸想死的表情。

    “……”谢孟哭笑不得:“你想什么呢,我小学他们就不在了,说给你听又没事的。”

    张杠杠恨不得在脸上刻“我是罪人”四个字,他呸呸了两声:“大过年的,我们不说这个,高兴高兴。”

    谢孟笑了起来:“我很高兴啊,你约我出来,请我吃饭,这些都令我很高兴。”

    他看着张杠杠,笑着道:“谢谢你。”

    关于给柔柔的礼物,两个没什么恋爱经验的人非常老土的选了只绒毛大熊,因为太大的关系,张杠杠最后只能背在背上带回去。

    “你打算怎么给她?”谢孟忍不住问道。

    张杠杠:“寄给她吧,直接送学校去会给柔柔添麻烦的。”

    谢孟:“……你可真贤惠啊。”

    张杠杠对于别人说他贤惠这件事并不介意,他们家就是类似男主内女主外的模式,男人贤惠对他来说并不是贬低的意思。

    买了熊后又逛了会儿街,张杠杠想吃冰激凌,谢孟也给他买了,两人轮流背着熊,到最有都有些吃不消。

    “不行了……快趴下了……”张杠杠大冷天的居然热出了一头的汗,他决定先把熊扛回去:“晚上来我家吃饭不?我妈妈一直问你呢。”

    谢孟:“今天就算了,下次吧,你来我家也行。”

    张杠杠自然没意见,背着熊样子滑稽的上了公交车,他隔着车窗朝谢孟挥手。

    “当心点。”谢孟指了指他的熊:“要送人的。”

    “知道的。”张杠杠笑着回他。

    冬天夜的早,谢孟送走了张杠杠也不急着回家,他将羽绒服的帽子拉到头上,一个人往道前街走。

    华灯初上,年味还没完全散去,车尾灯如穿梭的霓虹,谢孟穿过马路,街头巷尾都还有着放完鞭炮后遗留下来的红色碎纸,文化市场过了年初五就开市了,不少学生都在置办下个学期的习题资料。

    谢孟看过一排书架,正准备弯下腰去找,身后有人伸出手臂碰到了他的后脑勺。

    那人低头,不怎么确定的叫了谢孟的名字。

    谢孟抬起头,有些惊讶:“韩冬?”

    “好久不见了。”韩冬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最近还好吗?”

    谢孟做了个摊手的动作,他露出点笑意:“过得不错。”

    韩冬仔细的打量了对方一番。

    “新年快乐。”他最后说。

    文化市场离s高很近,附近有不少可以让学生温书的咖啡店,季钦扬的面前摆着一杯雪顶奶咖,百无聊赖的等着季茉莉挑蛋糕。

    “我两个都想要啊……”季茉莉委屈的皱着脸:“两个都买吧。”

    季钦扬瞟了她一眼:“过个年胖6斤,你还嫌不够?”

    季茉莉翻着白眼的坐回座位上,她在s高读了半学期,成绩没怎样,倒是对周围咖啡店了如指掌,趁着买书的机会又让堂哥季钦扬陪着过来吃点心。

    店门口的风铃响了几声,季茉莉下意识的抬头,看到来人时又猛的缩了回来。

    “?”季钦扬挑眉:“怎么?”

    “嘘!”季茉莉紧张的噤声:“我看到韩冬了!”她小心翼翼的用气音道:“我们国际班的风云人物,长得好看又是学神,我的新晋男友。”

    季钦扬莫名其妙:“……你躲着你男朋友干什么?”

    季茉莉一本正经道:“男友是我自封的,他不知道。”

    季钦扬:“……”

    季茉莉又偷偷看过去:“他跟男生出来哦……唔,那人好眼熟?”

    季钦扬还来不及回头,就听见季茉莉恍然道:“啊!我在校bbs初中部的网站上看见过他!叫什么……谢、谢孟?”

    韩冬掏钱买了咖啡,他问谢孟:“你喝什么?”

    谢孟看了眼饮品单:“纯奶就行了。”

    “习惯都没变。”韩冬付了钱:“每次来都喝奶。”

    谢孟不置可否,他选了靠窗的位子坐,身后正好一捧绿色植物挡住了视线。

    韩冬比了个手势:“给你看样东西。”他掏出手机,翻到相册里几张截图,推到谢孟面前。

    正好是那一天张杠杠在s高群里“舌枪唇战”的聊天记录。

    “……”谢孟皱着眉:“你们欺负他了?”

    韩冬失笑:“重点不是这个。”他点了点手机屏幕:“这几个都是初中直升上来的,还能揪着这事不放也挺有本事,当年的帖子虽然被封了,但并没有删除,沉到最底还有点击量你也知道意味着什么。”

    谢孟不说话,他喝了口奶,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无所谓了,反正我现在在w中。”

    韩冬看着他:“林恒敬出院了,学校在调查这件事,他如果想不被吊销教师资格证书,肯定要坐实你强迫的罪名。”

    韩冬叹了口气:“你太冲动,那几张照片角度抓的又好,被揍的那个反倒成了受害者。”

    校内bbs打开的并不快,季钦扬用了季茉莉的账号登陆,翻了好久才翻到那已经被封掉的帖子,标题就是【惊爆】两个字。

    一楼总共放了三张照片,角度都是从侧面偷拍的,从图上看就像谢孟按着个人贴墙上强吻。

    “哇奥。”季茉莉捂着嘴:“这就是我们那栋实验楼诶……太刺激了吧。”

    季钦扬眯着眼睛,他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道:“这是截图,原本应该是视屏,发这个帖子的人只截了几张。”

    季茉莉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

    季钦扬晃了晃食指,轻轻的比在唇间。

    谢孟面前的牛奶已经凉了,他面无表情的看向窗外,眉宇间像凝了层霜。雾气附着在玻璃上,天幕暗沉,夜晚的灯火却并不明亮。

    “我查到了拍照的人,林恒敬自然也查得到。”韩冬示意服务员拿来店里的名片和笔:“他叫卓小远,很巧的也考到了w中,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找过你,不过证据在他手上,林恒敬肯定会想办法找到他。”

    谢孟低头看着韩冬写下卓小远的个人信息和班级号,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抽走了那张名片。

    “谢了。”谢孟诚恳道。

    韩冬:“我一直都相信你。”

    谢孟点头:“我知道,教务处没在最后几个月把我开除……是你替我说的话。”

    “同学一场,应该的。”韩冬站起身,他拍了拍谢孟的肩膀:“走吧,我送你回去。”

    齐飞家什么都不多,多的就是人,以至于每逢过年,饭局吃到年初八还没吃完,接到季钦扬电话时他正抱着某小姑的女儿,丫刚好一泡尿撒在他腿上。

    “喂喂!”齐飞一手抱着小丫头一手接电话:“谁啊?!”

    季钦扬的声音带着笑意:“怎么,你又被七大姑八大姨缠住了?”

    “……”齐飞叹了口气:“你来救我啊?”

    季钦扬:“爱莫能助咯。”

    齐飞气结:“那你打电话来凑什么热闹……”

    “这不是有事么。”季钦扬放低了语气,难得严肃道:“卓小远你认识吗?”

    齐飞想了想:“有点熟……好像是6班的?”

    季钦扬又问:“他和谁关系比较好?”

    “这我哪知道……”齐飞莫名:“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别人来了。”

    季钦扬没有回答,他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道:“行了,我有数了,先挂。”

    “哎哎……”齐飞还来不及问清楚,季钦扬就切断了通话。

    腿上小丫头张大了眼睛,吮着手指头盯着自己的哥哥:“蝈蝈……抱!”

    “……”齐飞抓狂道:“混蛋!别把口水蹭我胳膊上!”

    谢孟并不是第一次坐韩冬家的车,开车的司机也都认识他,韩冬示意他先进去。

    “我怎么记得之前不是这辆?”谢孟看向后备箱:“你什么时候换的?”

    韩冬无所谓道:“新年礼物,随便开开。”

    “……”

    谢孟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认识一个叫柔柔的女孩子么?”

    韩冬愣了愣,他的表情有些微妙:“你问这个干什么?”

    谢孟解释道:“是张杠杠,就是在你们群里吵架的那个,他和一个叫柔柔的女生关系特别好,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她人怎么样?”

    韩冬毫不犹豫的说:“当然很好,非常好。”

    “?”谢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和她很熟?”

    韩冬:“关系不错。”他想了想,开始罗列:“家里条件好,学习好,人长的也好,人品更是没话说,尊敬师长友爱同学。”

    谢孟:“……我没想了解那么多。”

    韩冬:“你可以告诉你那个朋友。”

    谢孟想想也有道理。

    “他呢。”韩冬突然问道:“你那个朋友怎么样?”

    “张杠杠?”谢孟认真道:“他当然很好,很可爱,性格活泼大方,学习也努力。”

    韩冬:“有照片没,给我看看。”

    谢孟给他看了自己手机里和张杠杠的合影。

    韩冬看了一会儿,他皱着眉,有些不满意:“没有单人的吗,发给我一张。”

    谢孟:“……”

    韩冬的车只能送到山塘街口,谢孟下去了,隔着车窗与韩冬道别。

    “有什么麻烦和我讲。”韩冬看着他:“能帮忙我都会帮忙。”

    谢孟弯着腰,他点了点头:“我知道的,谢谢你。”

    韩冬摆了摆手,他吩咐司机调头,冲着谢孟做了个“再见”的口型。

    山塘街的年会还没结束,喧嚣的摊位小贩夹道摆着,韩冬的车行的艰难,红色尾灯闪烁在无尽的霓虹里。

    舞龙的队伍遮住了谢孟的视线,他慢慢走上拱桥,桥顶相熟的嬷嬷给了他一根刚做好的棉花糖:“囡仔,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谢孟笑着。

    他坐在桥墩上,一低头就能看见夜游的乌篷船,摇橹的人唱着歌,一竿子划碎了两岸灯笼的照影,长龙蜿蜒过桥头岸边,点燃了粉墙黛瓦与亭台楼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