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岁月间 > 第17章

第17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分班结束后没多久就要期末考试,三班和六班正好楼上楼下,季钦扬几乎每天都能提前走,再专门绕到二楼去等谢孟。

    卓小远次数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有一次实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们真是老夫老妻啊,天天这样也不腻?”

    期末考考三天,第一天上午语文,下午数学,季钦扬交卷子交的早,头上扣着耳机靠在三班门口的墙边。

    卓小远看见他的时候表情就挺嫌弃。

    “又不等你。”季钦扬把耳机挂脖子上,他看着谢孟出来,男生穿了件白色的羽绒服,眉目俊朗,双眸乌黑明亮。

    “考得怎么样?”谢孟笑了笑,顺手揉过季钦扬的后脑勺。

    季钦扬挑眉:“这话不是说好不能问学渣的么。”

    谢孟看他:“说的你好像是一样。”

    “我就是啊。”季钦扬懒洋洋的趴到谢孟背上:“我数学很烂你又不是不知道。”

    季钦扬骑着自行车,谢孟坐在后座上喝热奶,红绿灯停下来的时候季钦扬回头看他。

    “给我尝尝啊。”

    谢孟站起来把管子凑他嘴边。

    季钦扬就着他手喝了一口:“不是甜的?”

    “原味。”谢孟笑着,他突然低头亲了亲季钦扬的嘴唇:“给你加点糖。”

    张秀娟在院子里晒太阳,她看见谢孟回来才睁开眼:“小季也来啦。”

    季钦扬喊了一声好婆,张秀娟笑着回了句:“乖孙孙。”

    谢孟进屋里帮老太太把收音机拿出来,又找了条毛毯。

    “别在外面晒太久。”谢孟帮张秀娟把腿盖好:“冷了叫我。”

    张秀娟这阵子精神又差了许多,去医院看了,也检查过,医生只说年纪大了,却没具体的病症。

    耄耋之年,垂垂老矣。

    谢孟不敢多想,只是尽可能的多陪着她。

    季钦扬吃了晚饭才走,谢孟送他到巷子口,两人并排走一会儿,便拉上了手。

    谢孟的掌心潮湿温热,刚开始只是普通的握着,到后面季钦扬的手指与他扣在一起,抓的太紧都有些疼,却谁也没松开。

    季钦扬在巷子口停了下来:“你回去吧。”

    谢孟嗯了一声,手却还拉着。

    “中音的推荐信别随便扔了。”谢孟突然道:“要是考得上的话,不去太可惜了。”

    季钦扬没说话,他看着谢孟,手上微微用力将人拉进了怀里。

    三天考试结束,公布成绩排名,寒假作业又多了几张卷子,过年过的晚,张杠杠为这事儿抱怨了好多天。

    “小孩儿才喜欢过年。”齐飞埋汰他:“你当自己多大啦。”

    张杠杠不服:“没结婚前都有红包,过年哪里不好啊。”

    齐飞早几年就没了红包拿,不但没红包,每到逢年过节他还得带小孩,所以对过年完全提不起兴趣。

    反过来,针对家里人太多的烦恼,卓小远和谢孟也完全不能体会,前者父母都在外工作,卓近近病了那么多年,真的是拖一年是一年,每一天卓小远都跟偷来的一样珍惜。

    “近近这阵子怎么样?”季钦扬问道。

    卓小远:“考试前几天进了次医院,最近回家了,过年应该能在家里过。”

    谢孟鼓励似的拍了拍他肩膀。

    “你奶奶怎么样?”卓小远问他。

    谢孟平静道:“还是老样子。”

    卓小远点头,他笑了笑,吊梢眼显得痞气十足:“人少过年也不麻烦,东西不多,用不着折腾。”

    几个人交流一番,只有季钦扬也许出国旅游过年。

    “还没定。”季钦扬坐在谢孟位子上,笑容漫不经心:“我妈想出去,我无所谓。”

    齐飞调侃道:“你妈和你爸简直神仙眷侣,你就是个多余的。”

    季钦扬也不生气:“是啊,所以我也不想出去,他们两玩我都不知道干什么。”

    “那来我家过年啊。”张杠杠永远是人多不嫌烦的类型:“我妈提多少次了让我带朋友回去,你们一个都不给面子……”

    季钦扬看了眼谢孟,笑着道:“再说吧,反正不会一个人过的。”

    过年前下了雪,谢孟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院子里都成了白色,他呵了口气,回房间去套了棉外套出来打拳。

    张秀娟捧着汤捂子站在屋檐下,边看小孙子打拳边和他说话。

    “等下去趟菜场,要杀只鸡啊。”

    谢孟前腿下压,行云流水的一转,地上的雪被扫起薄薄的一层:“还有呢?”

    张秀娟絮絮叨叨的数:“买糕,买栆,买面……再买点炒货零嘴,还有糖啊,别忘了。”

    谢孟掌风外翻,柔中带刚:“又没客人,炒货什么的没必要浪费钱。”

    张秀娟:“怎么没有客人?小季要是来串门怎么办?”

    “……”谢孟收了势,他想和老太太解释对方可能出国旅游去了,最后还是作罢,回屋里去拿钱:“我去买,外面冷别晒太阳了。”

    菜市场人不多,快过年很多人都回了家,谢孟买了鸡,又去找炒货店,瓜子山楂猪肉脯都拿了些,回去在桥上还买了份臭豆腐。

    “新年快乐啊。”卖臭豆腐的小贩乐呵呵的道。

    谢孟接过碗,给了钱:“新年快乐。”他说。

    院门没有关,谢孟正觉得奇怪,就看见停在旁边一辆眼熟的自行车,季钦扬挽着袖子从里面出来,看到他懒洋洋的笑了笑。

    “买好了。”男生走上前,动作自然的拿过他手里的东西,顺便还打开看了看:“唷,你也买了臭豆腐?”

    谢孟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没去国外?”

    “是啊。”季钦扬轻描淡写的道:“我爸妈感情好的不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懒得当皮卡丘。”

    “……”

    季钦扬把鸡提进厨房里去,回头出来看到谢孟仍是站在原地。

    季钦扬举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高兴傻了?”

    谢孟张了张嘴:“没有……你要吃糖吗?”

    季钦扬挑了挑眉:“我又不是张杠杠。”

    谢孟没听他说什么,自顾自手忙脚乱的把炒货堆在桌上:“我买了山楂瓜子猪肉脯还有话梅糖……你要吃吗?”

    季钦扬突然伸出手用力抱住谢孟。

    谢孟:“?”

    季钦扬侧过头亲了亲男生的脸:“新的一年我会好好爱你。”

    谢孟搂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也是。”

    和面,伴馅儿,擀皮,包饺子,谢孟把煮好的枣子去了核,挑了三个塞进饺子里,季钦扬看到笑了起来。

    谢孟不怎么好意思道:“每人一个,新年彩头。”

    三个人做了一桌菜,季钦扬把鸡拆开,翻了花样烧了两道菜,张秀娟高兴,喝了点小酒,收音机摆在一边,放着戏文。

    8点准时要看春节联欢晚会,季钦扬早没了这习惯,谢孟开电视时他还没记起来。

    “好婆喜欢。”谢孟调到中央一套,张秀娟把收音机关了,专心致志的看电视。

    “对了。”老太太突然拍了下手,她从口袋里掏了半天,拿出两个红包:“一人一个。”张秀娟笑着道:“去外面看烟花吧,不用陪着我老太婆。”

    谢孟拿了条大围巾,一头一边裹住自己和季钦扬,两人走上山塘街,雪还没化干净,踩在脚底下可以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

    大年夜晚的苏城冷冷清清,除了几个出来放烟花爆竹的小孩儿外几乎看不到别人。

    两岸边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光影倒映在流水间,季钦扬与谢孟并排坐在桥墩上,看着小孩儿们放烟花。

    “要不要玩一个?”季钦扬笑着问。

    谢孟不知从哪拿出几根仙女棒:“就玩这个吧。”

    两人问附近的小孩儿借了火,蹲着凑在一起点燃,仙女棒的火花温度并不高,谢孟拢着手,像是把烟花捧在手心里一样。

    火光映衬着季钦扬精致的五官,他低着头,静静的看着谢孟。

    “最后一支了。”谢孟抬起脸,他碰到季钦扬的目光:“……你不放?”

    季钦扬笑了笑:“我看你放就行了。”

    谢孟也笑了,他点燃最后一根仙女棒,然后看着火花燃尽熄灭。

    “回去吧。”谢孟站起来抖了抖围巾,他低下头,嘴唇贴着季钦扬的额头:“新年快乐。”

    季钦扬并没有马上站起来,他拉住谢孟的手,后者的指尖碰到了对方手里一个硬硬的东西。

    “……什么?”谢孟翻过手腕,季钦扬站起身慢慢把手放开。

    谢孟低头看见自己掌心里一对纯银的耳环。

    季钦扬伸手摸了摸他的耳垂:“去打耳洞吧。”

    高二下半学期季钦扬开始上乐理课,因为是准备走艺考生的路子,文化课方面就没有其他学生来的那么紧张。

    谢孟报了个校外的补习班,张杠杠也要参一脚,结果进去的时候发现韩冬也在。

    “学霸也是很寂寞的。”韩冬找了个理由:“没事干只能多读书了。”

    张杠杠因为在s高的群里,所以一旦在现实中碰到s高学生,本能的有点发憷。

    韩冬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张杠杠:“……”

    韩冬点了点头:“你好。”

    张杠杠规规矩矩的坐在他旁边:“你、你好……”

    谢孟替两人介绍:“韩冬认识柔柔,张杠杠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

    张杠杠的眼睛咻的亮了起来:“真、真的吗?!”

    韩冬的态度矜持,半晌才淡淡的嗯了一声。

    谢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柔柔她、她长什么样?”张杠杠充满期待的小心翼翼的问对方。

    韩冬挑了挑眉,慢条斯理道:“黑色短发。”

    “短发啊……”张杠杠有些失望。

    韩冬嗤了一下:“怎么?你不喜欢短发?”

    张杠杠赶忙否认:“当然不是……只、只是和我想的不一样。”他观察着韩冬的脸色,有些讨好道:“其实短发也挺好的……”

    “是吗。”韩冬不置可否:“你喜欢?”

    张杠杠犹豫道:“我……”

    韩冬皱起眉,不耐烦的哼了声:“到底喜不喜欢?”

    张杠杠鼓起勇气瞪着对方:“……”

    韩冬眯着眼与他对视。

    “……喜欢。”张杠杠终于还是在韩冬“你敢说不喜欢就死定了的”目光逼视下屈辱的妥协了。

    季钦扬在补习班附近的咖啡店里,他发了条短信给谢孟,然后在柜台点了杯纯奶打包,谢孟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男生朝他举了举手里的塑料袋。

    “等了多久?”谢孟接过牛奶,他握着季钦扬的手,后者凑上来蹭了蹭他的额头。

    季钦扬笑了笑:“没等多久。”他看向谢孟身后,韩冬面无表情的对他点了下头。

    “你好。”

    “嗨。”季钦扬打招呼。

    张杠杠吸着鼻子,嘟囔道:“你们感情也太好了吧……都没人来接我。”

    韩冬低头看了他一眼:“要我送你回去吗?”

    张杠杠有点吓到:“不、不用……”

    韩冬面无表情的盯住他。

    “……”张杠杠缩着肩膀,弱声道:“好、好吧……麻烦你了。”

    谢孟无语,他看着张杠杠拖拖拉拉的往韩冬车子那走,不赞同的瞟了一眼始作俑者:“别太欺负他,哭了怎么办?”

    “哭就哭吧。”韩冬心情很好的把围巾掖进大衣里,他的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谢孟的耳垂上,露出点笑容:“你们俩才是。”他指了指季钦扬:“别太高调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