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七十四章 子阳子的生道心

第七十四章 子阳子的生道心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了稳定人心,张士诚最近一直在筹备一件大事,自立为王。

    姑苏乃是吴国旧地,称吴王理所应当,不过想到朱元璋那个秃子自称吴国公,张士诚心里就来气。

    心里恨不得派出百万雄兵狠狠的揍一顿朱秃子。

    可是想到每一次自己都是被朱秃子一顿胖揍,张士诚只能望着应天的望向,在府邸对着朱元璋的画像骂两句出出气。

    或者扎纸人?

    我怎么又这种荒唐的想法?张士诚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

    自己都这样想,那些生无所依的流民这么做又有什么奇怪的?

    张辰最近并未去找朱振谈判,而是帮着张士诚布置吴王府。既然称吴王,就不能像是以前一样寒酸。

    办公的桌椅,要换成金的。议政的大殿的柱子要换成刷了金粉的,房顶的琉璃瓦也得换。

    称王建国不是小事儿,不能儿戏。

    看着焕然一新的府邸,张士诚的郁闷的心情终于好了些。

    只要自己称王,就会大封功臣,到时候自己手底下的人肯定会拼了命的效忠自己,至于斗争吗?

    肉多了,够他们消化一阵子,在斗就没有意义了。

    至于底下的老百姓折腾的妖邪之事,无所谓的。驱逐走便是了。

    就在这时,蔡彦文请求求见。

    “蔡彦文,你在犹豫什么?我不是说了,让你驱逐那些流民吗?怎么数日也不见你有什么行动?”

    张士诚见到蔡彦文,心里就有些恼火,他最讨厌这些文人磨磨叽叽,瞻前顾后的性子。

    “主上,您看事情有没有这种可能?”蔡彦文并没有提起自己的儿子,而是将儒衫老者的推论说给了张士诚听。“呵呵!你们是疯了,还是当我傻?”张士诚根本不信蔡彦文所言,而是直接厉声训斥道:“别将你们读书人那套仁慈拿出来说事儿,此事对谈判中的应天确实有利,但是朱

    振生病的时候,我手下的大夫可是去看了,那是真的病若游丝,况且咱们姑苏的名医也不少,你的意思是他们都在说谎吗?”张士诚根本不相信朱振有那么大的能量,在姑苏整出那么大的事儿来。而且自己的细作一直在监视着朱振,朱振就想搞这些小动作,再他看来根本就没有机会。蔡彦文这

    么说,再他看来全都是托词而已。

    “可是主上,陈遇春老山长说的推论也很有道理!”蔡彦文赶忙道。“那是陈遇春这老货想要趁机要挟我们姑苏,拿我们姑苏的粮食去换他北元主子的欢心!他一个心向北元的人,如何诚心帮我们姑苏做事?我早就该杀了他,一了百了,张

    保!”张士诚气愤的转头看向张保,就要下令。

    一个窝在寒山寺的破书院的山长罢了,竟然敢这么跟自己摆谱,还敢对北元念念不忘,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倒是蔡彦文和黄敬升帮陈遇春说话,“陈先生在江南士林中颇具声望,杀了他怕是失了士林的心。”

    张士诚思索再三,只好算了。跟士林为敌,他确实没有这个勇气。“主上,臣以为此事陈遇春未必真心帮我们,但是他说的未必没有一点儿道理,您可以下令派人去查一查。查一查我们也没有损失,若是姑苏有问题……”黄敬升虽然也争权

    夺利,但是却也知道应天在这件事情的可疑性。

    话音刚落下,就听张士诚冷冷的说道:“有问题又如何?现在情况是你们自己在底下借妖邪之事在斗,关应天什么事儿?潘元绍疯了,谁最开心,你以为我看不见吗?”

    闻言,黄敬升已经察觉到潘元绍疯了之后,自己手下人忙着争权夺利,让张士诚异常不满了,立刻跪倒在地,“臣恳请立刻派人调查妖邪之事,证明臣是清白的。”

    “谁查?让你的人查,还是潘元绍的人查?”张士诚冷笑道。

    倒不是说破案子有多艰难,而是陈遇春在士林之中颇具威望,他只要出山破此案,镇压妖邪,姑苏的官员根本没有人敢不给他老人家面子。

    可是拿二十万石粮食给北元这种事情,张士诚这个即将自立为王的事情如何做的出来?

    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如果换做张士诚的官员自己去办这件事情,保不齐又成了政治斗争。

    黄敬升最终思索再三给出了一个答案,“主上不若起用江南道御史台秦从龙出马?”

    秦从龙乃是北元的江南道御史台,张士诚起先一直不想用元朝的旧官僚出现在自己的队伍中。

    可是自己的人又可信,想到秦从龙是因为对北元心灰意冷致仕在家,而且素来清廉,从来不牵扯姑苏的官员,倒是可以一用。

    下令道:“那就让他来吧,不过我只给你们七天的时间,到时候证明不了你们的清白,就立刻按我的办法来,驱逐流民,从根上解决妖邪之事。”

    秦从龙并不想出山,因为在他看来,张士诚并算不得明主。

    不过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最后无奈之下,应承了此事。

    破个案子,告诉世人所谓妖邪,都是阴谋而已,在秦从龙看来并不算难。

    可是让秦从龙感觉到愤怒的是,案子发生了那么久,大家都忙于争权夺利,根本没有去管这件事情。

    不过一个小小的妖邪案,都能挑动整个姑苏城动荡不安,在秦从龙看来,潘元绍的死反而算不得什么大事了。但是有一点儿却又不得不说,潘元绍在江南士林之中也颇具声望,在官场之中也有一批追随者,此时潘元绍的追随者正打着追查妖邪的旗帜,准备对黄敬升等人发起反攻

    。

    此时此刻,摆在张士诚面前的选择并不是很多,要么赶紧驱流民,将这个潘元绍一派的借口打消,要么就是看自己手下的官员陷入无休止的内斗中去。

    秦从龙听着蔡彦文絮絮叨叨的介绍最近姑苏的形势和变化,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推敲,最后忍不住长叹一声,不再言语。

    这哪里是一个年轻人应该能做出来的事情,那些朝堂之上的老狐狸也自愧不如啊。

    一方面他自己就是受害者,谁都挑不出任何毛病,甚至还有北元的郡主给他背书,只要是个心智正常的人就不会想到是他布的这个局。

    如果不是这件事情的经历者,蔡彦文的公子蔡和凡出卖了朱振,秦从龙相信现在张士诚已经把人赶走了。

    尤其是在朱振在谈判时,咄咄逼人不停的施加压力的时候。

    这真的是一个环环相扣,不择不扣的阴谋。

    虽然身处不同的阵营,但是秦从龙却不得不说一句精彩。

    现在,他对于这个隐藏在暗处纵横捭阖的少年人非常感兴趣。

    至于被请来了解情况的大夫说的朱振,病的如何奄奄一息,那个仙长子阳子如何的仙风道骨,他是半点也不相信。

    一个病的奄奄一息的人,可以在恢复了几日,就活蹦乱跳的咱谈判桌上搅弄风雨了吗?

    这人的身体恢复的也太快了。

    在宦海沉浮多年的秦从龙在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立刻就悟到朱振是在装病,引出妖邪案,挑拨姑苏官员关系,百姓于流民的关系,同时很好的保护自己。

    秦从龙厌恶了阻止了大夫们的絮叨,让他们回家,然后就去了潘府。

    亓荣等待许久了,见终于有人来办理此案,心里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她虽然是张士诚派到潘元绍身边监视他的人,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夫君,他一直负责照顾痴痴傻傻的潘元绍。

    外面盛传潘元绍已经死了。

    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此时他的状态比死了还恐怖。

    整日里流着哈喇子,眼睛没有任何神采,整日坐在台阶上傻笑。

    秦从龙检查了一番潘元绍的身体,随意的坐在石凳上,对一旁照料的亓荣道:“他是怎么疯的?”

    亓荣回忆道:“那夜喝了一碗莲子羹便睡下了,第二日谁曾想到竟然疯了。”

    说话的功夫,潘元绍忽然猛地站起身来,一脸恐惧的抱着秦从龙,“快救救我,他是女鬼!女鬼!他是女水鬼!他要杀我!”

    “水鬼?”秦从龙推开潘元绍,疑惑的看向亓荣。

    亓荣解释道:“我家相公疯掉的当夜,有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吊死在我家门前。外面疯传是那日我相公手刃的那个妖人的浑家。”

    “原来是这样!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秦从龙皱着眉头。亓荣却道:“我相公吃的那碗莲子羹,妾身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妾身相公的书房,也检查过了,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是人确实疯了!您说是不是真的有鬼来索命啊

    !”

    秦从龙抚摸着胡须苦笑道:“这个世界就算有鬼,他们跟我们也不在一个世界,能够害人的,只有人。”

    “那是谁在害他?他在姑苏也没做什么恶事?若是只因为权力,也不至于下如此的重手。”

    “是应天的使者,他们希望姑苏乱起来。他们好谋取利益。”

    “应天?”亓荣是个聪明女人,也是一点就透,朱振做的局本来就简单高效,但是并不高深,明眼人只要回过味来,就能体味出来。

    “那您还不命人将他们拿下?”

    “没有证据怎么拿?”

    “那您就不怕他继续用妖邪之术还更多的人!”

    “现在用妖邪之术害人的都是姑苏的官员和百姓啊,跟人家应天的使者没有一文钱关系。”“这应天使者,好深的心机。只是苦了我相公,他为了解决妖邪之事,那夜忙到了深夜,连口饭都吃不下。还请大人捉拿应天的贼子,替我夫君伸冤。”听了秦从龙的解释

    ,亓荣感慨应天厉害的同时,心里也为自己的夫君感觉难过。

    一旁的潘元绍并不知道自己的女人在替自己想尽办法报仇,只是坐在台阶之上时而哭泣,时而傻笑。“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就怕他还有后手啊!如此简单的局却将整个姑苏卷进来,而且布局环环相扣让人看不出任何漏洞,其人布局的巧妙,如何没有后手啊!此时抓应天的

    使者,恰恰会打草惊蛇。”

    “他们还有后手?他们在姑苏又没有多少人,除了搞搞阴谋诡计,还能做什么?”亓荣急忙问道。

    秦从龙摇头道:“不知,不过, 姑娘因何以为只有人多才能成事?”

    话到嘴边,秦从龙忽然意识到什么,说道:“不对,他身边应该有人帮他!”

    “子泽,速速去白鹤观捉拿子阳子,切莫声张!”

    “爹,要不要去调查下上书妖邪之事的官员,他们很可能收了朱振的贿赂。”秦子泽说道。“不可!他们很多人都是因为权利斗争,诬陷别人使用妖邪之术,未必跟朱振有任何联系。我如果此时调查他们,反而会将他们逼入绝地,让他们不得不咬死妖邪之事。要

    想破局,还要从白鹤观入手。”

    姑苏的动向,很快经蒋瓛之手传递到朱振手中。

    朱振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蔡和凡,你个禽兽走了走还敢坑小爷一把,你等着。”

    事已至此,朱振也不敢犹豫,有人该走一步了。

    先是唤来了朱文正,暗中嘱咐了一般,让他纠集些人马,准备出手。

    自己则是该去见见子阳子了。

    子阳子那日之后,整个人便迅速消瘦下去,他认为自己枉杀了性命,哪怕那个人是自愿的。

    他整日在道观里酗酒,希望把自己活活喝死,但是一身功夫的他,却无论如何也死不掉。

    秦子泽还没出门,朱振就得到了信儿,朱振并没有将此事交给姚天禧。

    这件事情毕竟因为自己而起,就该由自己终结。

    朱振亲自换了身儒衫,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风流儒雅一些,骑着匹马戴着礼物去见子阳子,他是去感谢老仙长的。

    只是朱振一出门,就换了身衣裳,就抄小路前进,而自己的家丁则穿上自己的铠甲,大摇大摆的朝着白鹤观而去。

    如今的白鹤观缺少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落寞了许多。朱振赶紧快走了两步,不想耽搁任何时间。

    子阳子一个人站在道观门口,他仿佛意识到今日要有人见自己一样,昔日健康光泽的皮肤如今已经焦黄,泛着一股死气。

    子阳子见朱振来了,给了他一个古怪的笑容,“你小子还知道知恩图报啊,礼物带回去行善事吧,老夫活不了几天了,用不着这些东西。”

    朱振表现的很诧异,“为何?”

    “秦从龙,北元的江南道巡察御史,当初搅得江南腥风血雨的人物,他能看不出这个局,老道不信。”

    “那您也不用死啊!不过是个搅局之人而已,我又不是没有应对之策。”

    老道笑道:“你还想死多少无辜的人?老夫宁可死,也不愿意受你这个魔鬼的摆布。”

    “您其实可以早些离去的,那些孩子还在等你。”“修道之人,道心都没有了,有什么面目去见那些孩子?让他们学我一样,不顾别人的死活吗?尘归尘,土归土,我这般恶毒的修道之人,也该走了。”老道的脸上看不出

    任何生的欲望,像是摇摇欲坠的夕阳,看不住丝毫对这个世界的留恋,“小子,赶紧走吧。秦从龙马上就会找到这里,你要是还有点儿人情味,就善待我那些孩子。”

    朱振感觉心里有愧,叹息一声说道:“我是有法子的。”“心死了,人还能苟活到几时?滚吧!”老道摆摆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