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八十一章 赌局

第八十一章 赌局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终究是反应慢了一拍,当郡主海东青的流民大军携带者各种物资,慢慢吞吞耀武扬威的临近南城门的时候,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敏锐的察觉到城中的氛围有点儿不对劲。

    脱因帖木儿忽然勒住了战马的缰绳,在郡主耳边小声呢喃道:“情况有些不对劲?”

    话音刚落下,只见远方一处箭簇射来。

    险些射中脱因帖木儿,脱因帖木儿吓得赶紧钻入马腹下部,冷汗直流。

    郡主虽然冰雪聪明,但是毕竟江湖经验稀少,比起脱因帖木儿这种领兵一方的大将差了一些。等到箭簇擦着脱因帖木儿的耳边飞过去的时候,这才止住战马,小声说道:“二叔,你若是不说,咱还真的直接钻进敌人的口袋阵法去了。”一身红色征袍,手持长枪的海

    东青疑惑道。“海东青莫怕。二叔纵横沙场那么多年,什么样的精强将没见过,这吕珍看着声势浩大,但是真的到了战场,未必是你二叔的对手,一会儿二叔先给他来个下马威,咱也好

    将财物顺利的运输出去。”

    海东青闻言,连忙点点头。这话若是别人说,他或许不信,但是放在他那熟悉的二叔身上,可真的就是在常见不过的事情了。

    那道冷箭结束,街道之上忽然安静下来。

    按理说,姑苏城闹了民乱,应该到处都是厮杀争抢的场面才是。

    但是南门方向安静的可怕,尤其是街道之上一个人都没有。

    “不好!”海东青脸色一白,赶紧吩咐流民停住前进的脚步。

    而就在此时,在临近南城门区域,各个胡同,各条官道,各处民宅之上都出现了大量的士兵。

    尤其是城门方向,更是直接用巨石垒死,想出去根本不可能。

    而房顶之上,则密密麻麻的站满了穿着黑色征袍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在民乱初期并没有出现在战场之上,但是当流民汇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终于出现了。

    吕珍穿着一身银色的铠甲,胯下一匹雪白色的战马,表情淡然而自信。

    郡主张灵凤则一脸凝重的手持巨斧,站在身旁。

    姑苏城一处靠近南城门的茶楼之上,大战方歇的朱振并没有躲回驿站,而是大摇大摆的上了茶楼,在一处阁楼之上,靠街的窗子被打开。

    朱振坐在茶桌之上,狮子林的主人听闻是应天的使者莅临,不敢怠慢,只能应允其一次要求。

    见朱振一直望着张灵凤出身,端木雨荷则在一旁抚琴也未能吸引朱振的注意。本来今日获得的大胜,大家都很高兴,偏偏宛娘心里比较烦躁。

    因为他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他们的家公子,很有可能被张灵凤这个大手大脚的女人给勾走了。

    见朱振杯中茶水许久未曾饮下,忍不住在小姐耳边抱怨,“小姐,咱们家公子的魂莫不是被勾走了。自从今日在从战场打了胜仗回来就一直魂不守舍的。。”

    端木雨荷为人大度,并不会这种事情让朱振不痛快,瞪了一眼宛娘,开口道:“官人,如今我们这李代桃僵之计已然的手,不知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朱振笑道:“先看戏,然后再看锅下饭。”小和尚今日受了不小的惊吓,将脑袋扒出窗外,装出几分颇为好奇的样子,对身边儿的同伙念叨:“兄弟们,你们是没看清楚今日洒家扔主家那燃烧弹时候,那群流吓得浑

    身发抖的样子。洒家如今也算是威风了一次,我看你们以后谁还说洒家只是个嘴把式。”

    朱振拍了拍小和尚锃亮的脑门,笑骂道:“别他娘的动不动就什么洒家洒家的,你猜多大?喝过花酒没?”

    姚天禧连忙认怂,乖巧的腾出块儿地方给朱振观察战场。

    端木雨荷收起古琴,看着楼下剑拔弩张的形势,忍不住问道:“毕竟都是些流民,遇到船艇的正牌军,怕是经不起吕珍正规局的几次冲击。”

    打眼观察张士诚的士兵布下的阵型,确实很不错,有步兵,有骑兵,还有弓兵,可以说是多兵种联合作战。

    而且统兵的大将是张士诚手下的大将吕珍。

    吕珍虽然与徐达之流比较相距甚远,但是在这个时代如何也算是一流的名将了。

    只是事情真的那么简单吗?

    这一次近距离观察张士诚手下兵士战斗力的机会,朱振自然不会错过。

    姚天禧小子发坏,在桌子上竟然摆下了赌桌。

    手里拿着个小册子,一脸坏笑,逢人便问。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兄弟伙,你感觉这一仗第一次交锋谁能赢?要不要赌上一把?”

    虽然手底下只有十八人,但是平日里朱振是不允许手底下的兄弟们赌博的。但是今日不算,朱振也想让兄弟们对于这个时代军队的实力有所了解。今日张士诚的兵士在围剿流民的过程中,兄弟们基本上都参与其中,对于流民的实力还算是了解,加上朱振刚刚给海东青的骑兵和床弩部队造成了极其沉重的顿时,所以

    在见识到吕珍的大阵仗之后,大家也基本上把银子都投给了张士诚一方。

    见许梿似乎并不感兴趣,小和尚走上前来,笑着说道:“主家,要不要跟着赌一把,凑个热闹吗?”

    朱振笑了笑道:“我啊!还是算了吧。免得主家我赢了银子,你们说我欺负你。”

    闻言小和尚惊诧道:“主家,莫非你要选第一阵是海东青那个小丫头片子赢?”

    对朱振冷嘲青赢了,你们是不是得气坏了。”

    不远处,同样是因为战乱逐渐平息,临时做客茶馆的一位士大夫忍不住说道:“哗众取宠,小小北蛮夷,如何能死我姑苏之敌人。这一场我跟你堵了。”

    说着那知府大人便将一枚同样二十两的银子仍在赌局之上。“我姑苏对北元用兵还真的没输过,别说他是什么河南王的弟弟,便是河南王王亲自来了,也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出去。”士大夫的声音非常洪亮,看向朱振的眼神也颇为挑衅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