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张家儿郎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张家儿郎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醉自幼在沈万三身边随父亲经商,受父亲言传身教,在经营之道,自然无人能出其右,心里有数不尽的法子去掏空那些商旅的口袋。

    在军山之下,盖了一座金碧辉煌的酒楼,名曰望君楼。

    望君楼盖的金碧辉煌,服务顶级,价格昂贵,堪比江南苏杭二州的顶级酒楼,而周边儿则差了许多。

    来军山的商旅,宁可花费重金也要在望君楼留下一份名号,希望能给县男留下些许好感,生怕住进那些周围的小旅店,被人笑话。

    这么一来,军山虽然还没有卖出去一根香烟,但是大把大把的银子却已经进入了军山的仓库。

    而消耗的无非是些简单的人力和山上的野味罢了。之前朱振跟沈醉聊天时,偶尔提起的只发展工业,亦或是发展农业,就像是一个人只有一条胳膊,但是要把服务业发展起来,那就是个见状的成年男子,奔跑的速度那才

    是真正的无人能及。

    沈醉思索良久,这县男所言的服务业,无非就是运输、客栈、酒楼之类的行当。

    这样的行当,需要的从事劳动的人口多,而且利润也高。

    只要能够吸引足够的人,便能给这庞大的人口源源不断的提供工作岗位,为军山挣取大把的银两。

    所以这些来军山采购的商旅,从刚抵达军山脚下,就算是已经进入了沈醉的算计之中。

    酒比他处贵三倍,菜比他处贵五倍。

    爱买不买,只要放出风去,在酒楼消费的商旅,更有机会得到县男的青睐,这些商人还不趋之若鹜?

    只是望君楼的价格不仅昂贵,而且位子还非常难以预定。

    让那些本以为军山暂时不开放,他们便住下,吃喝便在酒楼的商旅颇为失望的是,那笑容一脸和气的掌柜,告诉他们,酒楼的位子早在三天前,便被预定完毕了。

    您要是想在这里吃饭,只能暂时住去别的酒楼,等酒楼的安排。不过咱们这里接受排号,您可以留下帖子,等有了位子,再联系您。

    这酒楼的掌柜,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在做酒楼的掌柜之前,也只不过是附近村镇的宿老罢了。

    起初还不愿意举家搬往军山,如今做了军山山下的掌柜的,每日里看着那些不断向自己示好的富商,老人家心里舒畅的很。

    连带着工作也充满了激情,甚至心里还开始暗暗鄙视那些不肯搬迁的邻村乡亲,认为他们太死板,不懂的变通。而那些千里迢迢,运道而来的商旅,听到位子已经订完,、不禁有些垂头丧气,有些心有不甘的人又去了周围别家的小酒楼碰碰运气,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接受了掌柜的建

    议,在望君楼这里订了餐,毕竟这里是接到县男订单最有希望的地方。

    谁愿意跟白花花的银子过不去啊?

    酒楼的饭菜准备的差不多了,大门这才打开,已经住店的客人先一步吃上了饭菜,而前两天预定好位子的商旅则三五成群的陆陆续续进来。

    虽然银子贵,但是服务也是一流的,对于这些日进斗金的豪商来说,这点儿花销也不算什么。

    不一会的功夫,一楼大厅和二楼的雅座就几乎全坐满了,三楼的包间一般人上不去,倒没人知晓里面的情形,不过以今天的情况来看,估计里面也不会空着。

    望君楼的伙计不仅仅是伙计那么简单,他们都经受过毛镶的培训,现在成为独立的情报机构人员,对内称呼布衣郎,而外界此时还不知道这支情报组织。这些布衣郎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便知道今天的客人明显比前些日子增多了不少,而且听口音便可以判断,这些人大多数不是江南人士,而是以北方人居多,甚至还有些

    蒙古人混迹其中。

    仔细听其言谈,说的都是些南来北往的行商趣闻,不需要多猜测,便能明确他们的身份。

    对于这么多商旅,齐聚望君楼,大家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只有人越多,大家才越可能过上好日子。

    “来两条红烧鲤鱼,一壶杏花春,再来上两包德胜门。”

    “应天火锅鸡一份,一壶烧酒,德胜门要五包。”

    外界的香烟,都是这些商旅花重金淘到的从应天流出去的香烟,抽了几次之后,便越发的想念。

    尤其是走南闯北的糙老爷们,难免有心神疲惫,压力巨大的时候,这个时候抽上几根,简直就飘飘欲仙,跟仙人没什么区别。

    偏偏这香烟在市场上非常少,抽一根少一根。

    如今到了这军山下,能够抽到平价香烟,对于这些豪商来说,多花多少钱都值了。

    而且他们也要尝尝,这军山的香烟是否跟应天流出去的香烟是一个味道。

    ……

    如此多的客人下子涌来,让望君楼里里外外忙的不可开交,一楼大厅里的报菜声是此起彼伏,端菜的小厮如同池塘中的游鱼来往不停,一个个忙的连气都喘不过来。

    不过就算如此,却没人有任何的怨言,因为这工作可是千辛万苦从完全竞争者中比出来的,代表着自己公社的门面。

    而且根据规定,他们可以拿到消费。

    这些豪商可不一般,出手十分大方,不但点菜只点最贵的,连给小厮的赏钱也十分丰厚,所以今天望君楼上上下下的人显得格外麻利。

    至于心里是否咒骂这群商人出门被马匹撞死,就不得而知了。

    起码在服务中,他们一直面带笑意,给人春天般的温暖。

    正在大厅里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这时门口忽然一暗,一队主仆从外面进来,这队人明显是大户人家出身,连家仆的衣着举止都显得极为不凡。为首的是一个白面短须的翩翩公子,这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身材颀长、长相俊美,脸上总是带着一种若隐若现的笑容,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身上穿着一件极为得体

    的青色儒衫。头戴幞头,腰悬一块方形美玉,若是眼尖的人可以发现,玉的做工极为精美,正中间雕刻着一个张字。

    “张公子!没想到您也来了!”一看到来人,大厅里有不少人都‘呼’的一声站起来,一脸恭敬的打着招呼道。这个被称为张公子的年轻人对打招呼的人颔首示意,微笑着用带着慵懒的声音说道:“张某今天来的目地和大家一样,都是为了早日拿到德胜门这批货,想必大家和我一样

    ,都快被自己身后的那帮客户给逼疯了吧?”张公子带点玩笑意味的一句话,却引起了在场所有商人的共鸣,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人,都对张公子好感大增。他们这些人都是往来各地的行商,今天之所以都聚

    在这里,那是因为今天刚好是德胜门提货的日子。现在德胜门的大名随着喜爱抽烟之人的传播,不但在江南变得人人皆知,而且就连北方草原甚至是遥远的西北,也有不少人听闻其名,如此一个千载难逢的发财机会,这些行商们当然不会错过,他们早就和身后各地的大客户谈好了价钱收了订金,然后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在商会下了订单,可是一直等了快一个月了,却还是不能提货,身

    后那些客户是不停的催,甚至还有些客户威胁,要是香烟再不运到就要他们双倍赔偿,今天总算是可以解脱了。

    刚进来的张公子与熟识的人打过招呼之后,这才告罪一声,径直上了二楼雅座。“这位朋友,看这位张公子似乎出身不凡,怎么会和咱们这些商人混在一起?”商人堆里竟然出现这么一个如世家公子般的人物,倒是引起不少人的好奇,一个身材干瘦的

    商人向身边的人打听道,想看看这位张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嘿嘿,兄弟你是常年走江南这边儿的吧?”被问的人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黝黑的脸膛上满是风霜之色,一看就知道是个常年在外打拼的行商。

    “咦,兄弟你怎么知道?”瘦商人奇道,他虽然常年走南方的商道,但本身却是大都人士,大都话说的也十分标准,这个大汉怎么一听就知道自己的底细?“哈哈~,这还不简单,要是兄弟你是走北边的商人,怎么会不认识大都张公子?”中年大汉大笑着说道,那些和他一样都是走北边的商人听到他的话,脸上也都带着一种

    崇敬之色,这些人都是走南闯北的人精,很少能看到他们如此真心敬佩一个人。“大都张公子?难不成之前给脱脱,指点财政,出谋划策的张家?”有人立刻惊呼道。在元朝初期,管理朝中财物的,基本上都是色目人,汉人基本上很难参与国家经济政

    策制定中来。但是随着元王朝逐渐崩溃,到如今的江南糜烂,大都不得不寻找汉人帮忙打理财政,缓解矛盾。“不错,张公子就是出自大都张家,而且还是长房子弟,听说他小时候聪慧非常,三岁识文七岁就会作诗。就是元人小气,不经常开科举,不然张公子一定能拿个进士。本来以张家的威望,他将来进入仕途一定顺风顺水,谁曾想到,这张公子竟然抛弃尊贵的世家身份,为家族打理起商业之事?”中年汉子先是得意,毕竟他一个身份低贱的商

    人,能认识一个大都来的张氏长房子弟,说出去实在是很有面子。不过到最后时语气却又转为疑惑。要知道大都张家族人虽然遍布天下,但家中族人一向是只为朝廷出谋划策,打理的是整个帝国的财政,按说出身如此尊贵之人,绝不可

    能做这些买东卖西的下贱事?“刘老弟所言不错,不过也多亏了张公子管事,从上任后一改往日张家坐地盘剥的霸道,不但将抽成从原来的三成变为一成,而且还出面将小商队集结成大商队一起行动,要知道北方草原虽然是咱们是朝廷的地盘,可却一点儿也不太平,要是人少力弱,遇上那些穷疯了的小部族,绝对会连人带货一起吞了,只有人多势众的大商队才没有敢打主意!”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老者缓缓说道,这老者鹰鼻深目,瞳孔发蓝,显然是一个西域商人,不过汉化却说的字正腔圆,比一般的汉人还要标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