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亲军校尉撤场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亲军校尉撤场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叔叔,叔叔,救救娘亲。”小家伙被常茂抱在怀里,乌黑的小脸蛋儿上满是泥垢,表情焦急,小手死死的抓着常茂的胳膊,仿佛抓住了一座可依靠的大山。常茂自认为自己是个没心没肺人,但是这一刻,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也被深深的触动了,他感觉眼前仿佛重现了当初父亲外出闯荡天下,自己也去拜师学艺,母亲大人孤

    苦无依抚养二弟常升,被恶霸欺凌时候的场景。

    自己当时学成归来,本以为可以和母亲大人一起开心的庆祝,却见到与眼下无比类似的场景,那是自己第一次暴起杀人。

    杀人与在师傅的指导下,一次次挥舞禹王槊并不相同。因为你会发现,往日里在你手里轻如鸿毛的禹王槊,砸向坏人头颅的时候,仿佛重如大山。

    尽管眼前是个坏人。后来父亲拜入朱元璋门下,做了大官,家里的情况也日益改变,自己的地位也日益水涨船高,常茂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忘记了当初最困苦的岁月,也逐渐忘记了

    对于普通人的同情。

    自己是最应该了解普通人痛苦的人。

    这一刻,躲在暗处观察的朱振,忽然发现往日里轻佻不务正业,总是给人一种纨绔富二代的常茂,身上的气息似乎忽然产生了变化。

    他更像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了。

    张大舍见状,表情也终于放松了几分,其中有一部分是因为正在受欺凌的母子得以解救,更大一部分原因,则是他见识到了军山武将的成长。

    文人与武将,并不是时刻处于敌对状态,起码在艰苦创业阶段,他们是鼎力扶持的。

    常茂的内心越发的像是一座随时可以迸发的火山,但是他的表情却越发的平静,正如兵书所言,心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将军。

    只是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每个检校都如坠冰窟。

    “所有人,往死里打!”

    常茂身边的兵士早就耐不住性子,想要出手反击了。只是军山是真的军令如山,没有号令他们不敢轻易放肆。但是当常茂军令下达的那一刻,除了沐英微微摇头之外,每个人都挥舞起手里五花八门的武器,负责护送杨德白的亲军校尉们在第一时间纷纷抽出武器,与军山的将士们

    对峙。

    只是往日里嚣张跋扈的亲军校尉,在这群军山将士面前,不自觉的感觉自己矮了一头,虽然兵甲占优,愣是感觉不到任何的胜算。

    莫要看杨德白适才肆无忌惮,猖獗无度,可是当面对一群杀气腾腾的兵士的时候,面对心中充斥着无限风怒,但是却一脸平静的常茂的时候。

    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表情甚是惊悚,而身体则抖若筛糠。

    明明理智告诉自己,军山若是不想惹上滔天祸事,就不敢杀了自己,但是内心的直观告诉自己,对面的那个人真的什么都敢干。

    因为对面的那个男人叫做常茂。

    常茂这个名字,在应天算不上甚是出彩,但是却是最不能得罪的一个,因为常茂与其父亲常遇春一般,是个典型的愣头青,做事情全凭喜好,根本不管后果。

    每次他父亲常遇春屠杀俘虏的时候,常茂必然在场。

    可每一次,朱元璋都是高高举起棍子,却没有一次是认真责罚过。不过杨德白认识常茂,可杨德白身旁的帮闲却不是尽数认识常茂。其中一新投奔的帮闲扯着嗓子喊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造次?你可知道这是应天特使驾临?还

    不跪下认错!”

    听到应天特使,方才尚不知情的将士们确实有所忌惮,尤其是沐英,他感觉对方把名头挑出来,军山在做什么,都会容易引来过来,所以他想上前拉一拉常茂。

    却听虎二在身边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主家有令,此事交给常茂将军全权处理。”

    常茂眯缝着眼睛,冷冷的看着眼前这所谓的应天的特使,仿佛战场上漠视一切敌人的大将,对方只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

    蝼蚁,哪怕你是皇宫里的蝼蚁,依然只是蝼蚁。嘴角一咧,嘲笑道:“哼!什么应天特使?小爷身为军山第一千户所——户,根本没听说应天派出什么特使来我们军山,也没得到上头什么关于应天特使任何通报,一群欺

    压百姓的无赖罢了,也敢在小爷面前冒充应天特使,真的是老寿星找茅坑———寻屎!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打!”

    常茂将这个打字咬的很深,仿佛打人的人,就是他自己。

    常茂心里清楚的很,此事朱振不能亲自出手,他若是出手揍了亦或是杀了应天的使者,便坐实了应天关于朱振意图自立的传闻。

    到时候朱元璋追究下来,亦或是真的应天跟军山打起来了,对于军山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而这也恰恰着了扬宪这老贼的道。

    这群人上山之后,敢如此嚣张,势必有扬宪那老贼的授意,目的就是为了激怒朱振。

    所以朱振需要差一个信得过的人,来处理这件事情。

    常茂心里知道,朱振选自己,是出于信任,同时也算是一份正式认可他,愿意他加入军山的投名状。因为只有爱戴军山,才有资格换取属于朱振真正的信任。

    就像是他与朱文正那般的友情,可不是一天两天简单简单起来的,但这份友情一旦建立,便坚如磐石。

    要知道朱文正在外,领兵十几万,每日消耗的粮草堆积如山,就连张大舍也颇有怨言,可朱振就是信任他,无怨无悔的支持他。

    他知道朱振的信任到底是有大的价值。

    其实不用朱振说,遇到这种事情,常茂定然是会管的,只是常茂未必愿意顶这么大的罪过。

    不过就算事得罪检校和应天,常茂也没将事情弄得彻底没有缓解的余地,所以他张嘴一说,便是上峰并未通知他。

    其实屁的没有通知,没有应天的令牌,想上军山都难。

    可是常茂一句我没接到通报,先把自己摘出去了,打了也是误会。

    一群兵士在被常茂呵斥之后,嘴角纷纷咧出了狰狞的笑容。

    看的一群检校浑身颤栗不止。

    “这他娘的是什么玩意?”

    检校们现在一刻都不想在军山多呆,一个个恨不得肋生双翅,直接飞回应天去。可这群兵士哪里会给他们机会。

    “你们干什么?”

    “你们别过来!”

    “亲军军校尉,还不保护特使!”

    护卫他们的亲军校尉早就看不下去了,而且面对如此虎视眈眈的兵士,他们也没有这个本事去打上一场。领头的亲军校尉,是个油滑的家伙,面对眼下巨石,只是瞥了一眼身边儿的副百户,那副百户瞬间心灵福至,大声喊道:“上峰说了,将这批人护送到军山,接下来没我们

    什么事儿了,常千户人我们已经带到,接下来你们怎么做,与我们无关,我们先撤了。”

    检校素来不会公开身份,外出公干,大多数也有亲军校尉撑场面,所以他们看来高高在上,但是若是没有亲军校尉的陪衬,他们什么都不是。

    常茂见那锦衣卫百户还算是识相,也是一抱拳拱手道:“你是蒋瓛的人吧?回去跟蒋瓛说说,他娘的以后这种屁活少接。”

    那百户有些哭笑不得,旁人若是见到亲军校尉,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千户,便是坐镇一方的指挥使见到他们,也要客客气气的。

    偏偏是眼前这位,别说是他们,便是他们的大人蒋瓛也不敢得罪他。

    当下一抱拳,表情不敢有丝毫怒气,温声道:“下官明白。”

    说完一群腰挂绣春刀的亲军校尉扬长而去,急的杨德白脸色刷白,大声呼喊道:“王轩,混账东西,你们敢临阵脱逃,我爹不会饶了你的。”

    王轩冷笑一声,根本懒得搭理杨德白,“杨宪果然是操之过急了。竟然将这等腌臜之物推到前台来与朱振对抗。”

    一群亲军校尉顺着山道缓缓下山,在半山腰歇脚。

    副百户甚是不解的问道:“大人,咱们亲军校尉和检校同气连枝,皆属国公鹰爪,他们军山就算是在特殊,咱们也未必怕他们吧?”终于远离战场,王轩拭了拭额头的冷汗,骂骂咧咧道:“你懂个屁。咱们的绣春刀,飞鱼服,甚至连咱们马上要使用的锦衣卫的名号,都是军山的那位设计的。咱们大人都

    要承军山那位的人情,见面都要叫一声爵爷,咱们算个屁?若是杨宪在此,说不定小爷舍了命也得拼一把,他杨德白一个庶子,也敢指使小爷,真的当自己是跟葱了。”

    那副百户闻言,眉头也是一皱,骂了句,“狗日的杨宪真不是东西,竟然想拉咱们下水,只是这一次咱们没有完美完成任务,怕是回应天少不了一番责罚。”王轩气定神闲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根本没有一丝下山的意思,颇有几分事不关己的懒散,表情无比悠然道:“回应天受罚?呵,这一次我看杨宪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喽。我先睡一觉,一会儿爵爷若是派人来寻我,叫醒我便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