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今窥一斑知全貌

第一百七十二章 今窥一斑知全貌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屎尿气流,抖若筛糠,杨德白为了活命真的是丝毫不在乎尊严。

    不过这也超出了朱振的预料,从刚才朱振带他们出去时候的余光中的无奈,朱标知道朱振就算是心里再烦,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击杀他们兄弟二人。

    事情依然如此,朱标再跟随也没有意思便脱离了队伍,漫无目的的观察着这座能够关押上前犯人的大牢。

    牢头年过五旬,与一般牢房牢头那种凶神恶煞不一样,是个老书生。朱标一番打听,泛黄的老脸竟然发出了微微红色。

    “前些年生活所迫,卖过猪肉。后来军山招人,我便来了。”

    “怎么没考个其他官职,却做了这腌臜的牢头?”

    “若有本事,谁不愿意稳坐高堂,实在是小老儿年迈不堪重用,才华不及他人。”

    “能将这么一座大牢打理的井井有条,证明你这本事也不算小了,外放起码做一方典史。”

    “可不敢乱言,典史起码得韩公子那般人物。”

    朱标蓦然想起了朱振身边那不苟言笑的韩徵,就算得知自己身份,也没弯了他那一身傲骨,倒是与百姓客客气气的,让朱标说不出的烦恼。

    “我倒是要看看这韩徵有多大的才华。”

    牢头很明显得到了高层的示意,并未阻拦朱标,虽然不知道眼前贵人的身份,依然小心侍奉在一旁。不远处有一处空地,空地上坐满了工人,在他们前面有一条皮革做成的带子,有人转动带子下的轮子,带子仿佛一条流动的河流,工人将他们手头格式的小物件放在上面

    ,顷刻间便经过了数道工序。

    “这些人在做什么?”

    朱标忍不住有些好奇道。

    牢头见贵人好奇,自然恭敬回应道:“这是咱们军山的改造工厂中的一部分,听爵爷说这叫流水线,不论是生产商品,还是装箱效率都特别高。

    这些犯人在牢中不仅要度过刑期,还要接受劳动改造。外面贩卖的不少商品,就是这些犯人改造的。”朱标有些不信道:“军山的小商品花样繁多,从满是诗意的花架到做工精致的玉雕,应有尽有,无不适当世的能工巧匠能够治成的,这些罪犯让他们杀人放火也许可以,让

    他们做这些精细活,他们能做成?”老头连忙解释,“贵人,您有所不知。您身份尊贵,接触的都是名贵物件,岂不知咱们军山生产的还有很多普通百姓使用的物件,比如说田里劳作用的农具,照明用的蜡烛

    ,这些活一般的工匠稍加训练就能做。而且犯人知道劳作可以缩短刑期,大家自然劳作的态度要好很多。”

    这家伙果然鬼点子多,先前只是流民给他挣钱,如今连这些犯人都成了他的摇钱树。

    将来是不是其他诸侯,北元的鞑子都得想办法给他挣钱?

    朱标一边腹诽,又看了半天这流水线,感觉这东西果然神奇。回头一定要好好跟朱振问道问道,是怎么研究出来的。

    在他的潜意识里,大牢是处罚犯人的地方,潮湿和腥臭是第一位,饥饿和皮鞭则是第二位的,只有在这种环境下,犯人才能接受足够的惩罚。

    也只有如此,犯人才会知道自己犯下的是何等的错误,以至于将来出了大牢之后,不敢再犯。

    可经过自己一番打听之后,军山的刑罚似乎与应天不尽相同,这里没有劓刑和割耳这种残忍的刑法,最残忍的也不过是单独关在小黑屋中而已。

    这里的犯人大多数都会有韩徵根据他们所犯的过错,量刑判罚。

    入狱之后,他们要做两件事,读书和工作。

    朱标偷偷的溜进了大牢的书房,老先生坐在藤椅之上,旁边还配备一个铜制的熏炉,身后有一张木板,木板上写满了文字。

    那些外面盛传的杀人不眨眼的恶盗,亦或是打家劫舍的强人,此时此刻都像是乖孩子一样,老老实实的拿着木棍在沙盘上随着老先生写字。

    若是谁敢偷懒,定然少不了挨一顿狱卒手里的哨棒。

    朱标看不懂军山为何让这些犯人读书,要知道当今天下,就算是一般地主家的孩子,都没有钱读书,朱振却让这些犯人读书识字,是不是有些不通情理。

    牢头见朱标疑惑,当下笑着解释道:“贵人,你是否在为军山请先生教这些犯人读书而感到奇怪。”

    “正是。”朱标跟随宋濂读书,虽然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人,却也在心里敬重读书人。在他看来,朱振先是让个读书人当牢头,又让读书人在牢里当先生,当真有些轻视读书人的意思

    ,心里自然有些不满。牢头笑道:“起先小老儿也认为让这些坏人读书,纯粹是对牛弹琴,浪费军山的财货跟先生们的精力,也找过典史大人一次。恰逢爵爷也在,跟小的说了一番话,让小的受

    益匪浅,从此再无疑惑。”

    朱标饶有意味的问道:“莫非是这些犯人不缺血勇之气,又污了清白,将来出了大牢没有栖身之地,便正好为军山所用吗?”牢头听闻此言,骇的面颊发白,手脚有些发颤,连忙解释道:“贵人误会。咱们军山怎么会有此等不臣之心。我们家爵爷说,这些人之所以铤而走险,大多数是因为穷困潦

    倒,缺乏一技之长,亦或是缺乏教养,不知纲常伦理,错了也不知道因何犯错。在狱中哪怕是受了天大的苦,出了大牢,多半也是会重蹈覆辙。”朱标聪慧,当下明白他的意思,有些惊讶道:“这不论是读书,还是让他们工作,都算是培养他们的本事,一是他们懂得人间道理,二是有了一技之长。在牢中他们看得到

    希望,也好服从管教。出了大牢,也不会轻易再犯。这看似麻烦的事情,却减少了很大的重复犯罪的成本。”

    朱标点头称赞道:“这军山能顷刻间成为一方势力,确实有点儿门道。”

    说罢,感觉了解的差不多了,便不再观瞧,转身出了大牢。

    心里琢磨着将来回了应天,是否可以跟父亲说说此事。父亲坐镇应天,做事情比较狠辣,对于罪犯,一般都不会留下活命,可应天的百姓依然屡教不改,经常犯罪。

    不由的朱标又想起管子云,仓禀足而知礼节。

    朱振教导他们做人的道理,又授予他们吃饭的本事,这也算是变相的让他们仓禀足了,军山的百姓自然轻易不会惹事。

    走出大牢,却见杨勋兄弟二人已然在亲卫的保护下远去,朱振正在望着他们二人离去的背影发呆。朱标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轻笑道:“我这都做好了给你做假证的准备,心里琢磨着到时候再黑你两壶酒,谁曾想到那杨德白吓破了胆子,连对你动手的勇气都没有。我说朱

    振,你这算不算空算计一场?”

    “我这军山岂是他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吗?”

    “莫非你还有后招?”朱标诧异道。

    “且随我回山继续巡视吧。你不是一直想要看看我军山的不俗之处吗?”

    “确实,小小的牢狱便让我受益匪浅,想必其他地方也不会让我失望。”

    二人并肩而行,巡视军山,朱标就自己今日所见的流水线跟朱振询问,这可是他在圣贤书里了解不到的东西。

    起先听朱振讲解的时候,朱标还能一知半解,等到后来朱振讲解到生产运营管理的时候,就开始迷糊了。

    听起来仿佛天书一般,朱标心里忍不住自卑。

    大家差不多大的年纪,为什么你那么厉害?

    明明听不懂,朱标还一副装懂的样子,不停的在一旁点头,带路的韩徵看向朱标的表情都微微有些变化。

    爵爷讲这些东西,我听着跟天书一般,可这世子竟然能听懂大概,不愧是应天来的,就是不一般。

    刚走了没有半个时辰,就见常茂等人,操着各式兵刃急匆匆赶来。朱标立刻藏匿在朱振身后。

    常茂双手紧握禹王槊咬牙切齿道:“朱振,大事不好,火器作坊的火器失窃了。”

    朱沐英和常茂各有分工,虽然这朱沐英负责训练火器部队,可是这武器的看管和军山的安危确实常茂负责的。

    常茂知晓火器重要,所以时常会去火器作坊亲自观察。

    沐英训练完过后,自己还亲自检查过数量,一支火铳都不少。谁曾想到,刚才工匠维护火器的时候,发现少了两支。

    常茂担心火器出问题,立刻吩咐军山全部戒严,同时亲自跑来跟朱振禀告此事。

    朱振叹了口气,“行了,此事我已经知晓,你们既然封锁了军山,就即可捉拿贼人吧。”

    常茂表情有些错愕,不过依然抱拳退下。

    这火器丢失那么大的事情,怎么朱振这家伙一点儿都不担心的样子。

    朱标在众人走后,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这谁要得罪你,绝对没有好处,我本来以为你想弄死杨德白也就算了,谁曾想到你打的是一锅端的主意。”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朱振耸耸肩,“走吧,你乃是世子,安危不容疏忽。万一贼人拿着火铳对付你,我可保不住你。”“得嘞,小爷陪你演了这场戏。不过事成之后,你这火铳得送我一百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