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猛虎鏖战力未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猛虎鏖战力未歇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常茂料想敌人会有后手,但是没有想到这一次来人会那么多,而且还那么突然,盘算了一下自己目前剩余的兵力,如果没有援兵,自己这仗就不好打了。

    为了掩护这些百姓,顷刻间不少虎卫因为寡不敌众,死于战场之上。

    这些大好的男儿,屡屡与强敌交锋,而不曾吃过亏。

    谁曾想到在自己家门口栽了个大跟头。

    常茂的表情此时变得阴冷而难看,不过他知道,为将者最忌讳因怒兴兵,所以他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一只信鸽从笼子里放出,直飞后山。

    不过他这冷静下来,确实发现了不少东西,对面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却一窝蜂,根本没有什么阵型,但是身体素质相比刚才的一窝蜂要强上不少。

    这些人给自己造成麻烦容易,但是想要覆灭军山,纯属痴人说梦。

    所以常茂搞不懂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难道纯粹是为了杀伤丛林虎卫的兵力?他看到刚才厮杀的兄弟,此时体力消耗的有些大,而那些未来得及撤出战场的青壮,一个个则握着棍棒兵器的手也是用力发白,他厉声说道:“对面比刚才那一窝蜂也强不

    了多少,不想军山危险 ,就给老子舍了命的杀贼!”

    常威的脸涨得通红,他声嘶力竭地喊道:“杀贼!”

    所有没来得及撤走的军山,也挥舞着手里的棍棒跟着呐喊,杀贼。

    这方的动静让那些新来的贼人愣了一下,随后他们不屑一顾,他们劫掠的难民队伍也不是一只两只了,很多队伍在战前搞出的动静比这些人还大,仍然被他们一击而溃。

    怎么,别的地方的人是谁,你们军山的人就不一样了?老子可也算是跟着首领从姑苏搜刮到盱眙的人,会怕了你们军山?

    那边人嚎叫不停,在他们看来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他们仍然狞笑逼来,保持比正常步行略快的速度。

    一般人一秒可以走1.2米,他们的速度约在一秒1.5米,显然这是出于节省体力的考虑。

    常茂估计他们逼近三、四十步后可能会发动冲锋,这帮贼人的搏战经历显然也不是一次两次,多少懂得一些基本的战斗窍门。

    他看了看那领头的贼人,仍然停在远处观望,他喝了一声:“来福。”

    常来福在前方应道:“知道,少爷。”

    刚才那几名弓箭手体力消耗严重,此时已经拉不开弓了。对面很明显对于丛林虎卫非常了解,故意消耗了弓箭手的体力,这才偷偷摸摸的掩杀过来。

    常茂心里忍不住冷笑,这些贼人为了对付军山,怕是对自己的丛林虎卫下了不小的心思。

    不过他们却不知道,常茂的家将到底有多强。那可是经过常遇春选拔,特意安排在常茂身边儿保护常茂的。

    而他们又经过了朱振的强化训练,本事自然是更上一层楼。

    来福领着几个家将隐匿在草丛之中,向前迅速走了十几步,猛然取出自己的小梢弓,方才那贼人奔来时,他故意将弓箭隐藏,就是为了给这些匪贼突然一击。他从箭囊中取出一根轻箭,拉开了小梢弓,瞄了瞄那方逼来的人群,约么在八十步左右。他的小梢弓弓力五十斤左右,抛射距离可达百步,这帮贼人己经进入他轻松可抛

    射到的范围。

    “嗖。”

    弓弦的振动声音中,一根五十克的箭矢抛射出去,它轻灵的划破了空气,在飞向高空后,又在箭羽的作用下平稳落下,向匪贼的脸上当面落去。

    最前排的贼人手持武器,看着从头上落下的箭矢,还有些呆呆的。

    神情中不可置信 ,对面的弓箭手怎么还有余力?

    刚才斥候不是说,他们经过了一番大战,不论是弓箭手的箭簇还是体力,都消耗一空了吗?

    糟糕,情报有误。

    没等他反应过来,箭矢带着巨大的惯性落下,箭簇凿穿了他的脸颊,淋漓的鲜血就那样飞溅出来。

    “啊!”

    贼人瞬间倒下一排,躺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正狞笑逼来的贼子们都是一愣,怎么回事,对面有弓箭?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又一排箭矢呼啸落来,射中了数个贼人的胸口,这些贼人穿着厚厚的棉衣,箭矢入肉不深,仍然痛得他跳脚不止,大声的痛叫大骂。弓弦的蹦蹦声不止,常来福等人均速的抛射着,一根根箭矢呼啸而出,这些贼人都没有披甲,基本也没有盾牌,人又聚得密集,以常来福等家将的箭术,就算命中率很差

    的抛射,都不断有贼人被他射中。

    更何况他们从常家营出来,又有顺手的弓箭在手,还占据了地利优势。

    惨叫声不断响起,这些贼人最多一件棉袄,一般都是普通的布衣,哪挡得住箭矢的伤害?

    一根根轻箭钉入他们的身体,一时间他们慌乱一团。

    忽然一个贼人猛地摔倒在地,他捂着脖子在地上拼命滚动,他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一根黑沉沉的箭簇从他颈后透出,却是被常来福射穿了脖颈。

    周边的贼人脸色苍白的看着这人在地上挣扎。看他大张着嘴,却因为气管给射伤了,只能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极度的痛楚让他在地上打滚,冒着泡的鲜血不断从伤口溢出,随着他的滚动在地面留下滩滩痕迹,实在

    是触目惊心。

    这是第五个被常来福射中要害的人,如果说最初那被射中脸庞的贼人还可能活命,这人绝对活不了。

    一时间面对常来福等人的弓箭,很多贼人竟手足无措,有人就想逃跑。

    毕竟他们是贼人,不是什么顽强的战士,就算运气好没有被射中要害,但若救治不及,失血过多,同样也有生命的危险。

    运气不好的话,动脉被箭头切断,更会让人大量流血死去。看常来福仅仅是抛射,就给对面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常茂暗暗点头,很多正在恢复体力的丛林虎卫更是欢呼起来。不过常茂清楚,这只是开始,对方既然敢对军山动

    手,不会摄于这点儿压力就退走。

    其中一些裹着绿头巾的贼人竟都掏出了弓箭,常茂心下一沉。

    再看那有些穿戴整齐的贼人也开始缓缓跑动,窥探己方阵形漏洞,其中一人又掏出一张弓,常茂一颗心沉了下去。

    而这时贼人前军那边,那刀盾手一声怒吼,刀光一闪,一个刚要逃跑的贼人脑袋就飞上了天空。

    还有一个贼人大叫大囔的往后逃去,那刀盾手刚要追去,“嗖”的一声箭矢的强劲声音,那贼人仰天就向后摔倒在地。

    一根利箭竟从他的嘴巴射入,箭头透脑而出,这贼人叫都没叫一声,就那样倒在地上抽搐。

    那贼人射完这箭后,就若无其事的将弓箭收起来,似乎认为对付常茂这边丛林虎卫,不需要动用到他的弓箭。

    虽然在这个物资缺乏的时代,就是箭矢的补充都不是个容易的事,但这贼人如此作派,显然对攻下眼前的难民队伍充满信心。

    常茂心中一凛,听声音就知道,方才那弓的拉力己经超过八十斤,比起来福要强不少。

    再看对面那匪贼刀盾手咆哮几声后,知道不能逃跑的贼人们神情又狰狞起来,他们发出野兽般的嚎叫,高举着手中的棍棒武器,向这边狂冲而来。

    他们不再是每秒1.5米比正常步行略快的脚速,而是以每秒四、五米的速度冲锋,到最后的交锋阶段,每秒速度可能会达到六、七米。看贼人狂冲而来,这边的正在休息的丛林虎卫表情有些难看,恨不得现在就恢复体力,大肆拼杀一番,常来福也停止了抛射,贼人如此狂冲下,抛射的命中率可以忽略不

    计,只能待他们冲入三、四十步后进行直射。

    贼人中的弓箭手,已然开始抽弓搭箭,弓弦的响动声音,一根根箭矢就呼啸抛射过来。

    与那些那些贼人一样,这边的队伍因为都穿戴着铠甲,杀伤力倒不是很大。

    不过却也沉重的打击了己方的士气。

    “呼……”

    一根箭矢向常茂当头而来,他连忙禹王槊拍开。

    忽然几支箭簇射到了青壮他们身上,几个青壮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常茂喝道:“所有中箭的人都不要拔箭,先把箭杆折断了,粗粗包扎一下……刀盾手上前掩护……”

    他不让拔箭,也是怕破伤风,或是造成二次伤害,还可能因拔箭后失血过多。

    贼人依然缓缓跑动,不断抛射,箭矢不断嗖嗖过来。

    作为流寇中能够活下来,并成为弓箭手的人,弓箭就是他们的吃饭本钱,个个射术已经颇为娴熟,听那弓弦声音响动不断,又是以箭速著称的小梢弓。

    常茂心中暗怒,这样一根根箭矢射来,对方跟自己已经消耗了一次体力的队伍打仗,实在是太占便宜了。

    虽然只要不是要害,又穿戴铠甲,被抛射中后一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若是中建,依然非常痛苦,并有生命值忧。

    又听一片弓弦的紧绷声音,一片的箭雨就飞洒过来,却是要短兵相接了,那两个贼子进行最后的速射。看着不停落下的箭簇,还有前方的匪贼冲得越近,个个神情狰狞可怕,常茂后方一个青壮忽然崩溃了,他抛下手中的棍棒,喊叫着就往后方逃来,带着身边的人阵阵骚动

    。

    常茂神情一寒,从腰间抽出战刀,直接扔了过去,咔嚓一声,骨头被切断的声音,这青壮的头颅就飞上了天空,鲜血如喷泉似的撒开。

    “后退者死!”常茂厉声喝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