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煮豆燃米萁

第一百八十一章 煮豆燃米萁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滴个亲娘嘞,仗原来可以这样打。”’

    军山半山腰,被追的气喘吁吁的杨勋等人,依仗着密布的丛林,将眸子透过杂草,将山下那惊悚的一幕完全看的清清楚楚。

    尤其是猛火油燃烧的时候,那些气势汹汹的贼子瞬间葬身火海的时候。

    杨德白吓得魂飞天外,若是知道军山那么厉害,他何苦招惹军山呢?

    杨德依仗父亲的威面,经常在地方为非作歹,也在应天街头跟混不吝的二世祖们打过群架,也曾见识过家丁们挥舞着拳头和棍棒揍得头破血流的场面。

    可是这般烈火将衣服燃烧殆尽,尸体只剩下散发着焦味的腐肉和渗人的白骨的场面,着实第一次见。

    不仅仅是杨德白,便是一些检校见到此景,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猛火油伴着尸体上的肉被烤焦的味道,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这可是仅仅是一百多士卒,就算是有援军也不过三百之数,却将两拨总数接近两千的队伍尽数打击的支离破碎。

    杨德白没读过书,不过却知道古之项羽凶悍,率领的江东子弟也未必有这般威猛。

    “兄长,何其糊涂,朱振说山上丢了火铳,我们就老实的让他们调查便是,何必又是引贼,又是偷盗配方呢?这般惹恼朱振,我们岂有活路?”杨勋是个谨小慎微的人,虽然知道今日以断然难以活命,却并没有减少对杨德白的尊敬,小声说道:“义弟不知,这朱振以军山失窃为借口,定然是打定了主意留下你我兄

    弟二人,先前你在山上,为兄尚可以营救与你,可如今若是为兄与你都落在他手里,指着父亲大人营救,那可真的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了。”

    杨德白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别看适才朱振放人的时候,笑得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一般,可是朱振到底有多凶残,他自从上了军山,便已经知晓了。

    可是他依然忍不住说道:“你那也不必偷盗军山的配方和图纸,这可是结了死仇了。”“义弟何其糊涂,朱振要我们死,这便不是死仇了吗?为何只有他能做初一,为兄便不能做十五了呢?义弟权且放心,为兄便是死,也不会连累你的。”此时杨勋虽然嘴上

    宽慰杨德白,内心却不知道何其酸楚。

    刚才引起军山混乱,给山下的贼子创造机会,虽然是一时情急,可也是经过深思熟路的。他知道军山丛林密布,只要自己藏匿其中,短时间内军山根本找不到自己。而以张家与陈家的势力联合出击的话,不说彻底拿下军山,给军山找个大麻烦,肯定不成问题

    。

    可是事实发生的时候,着实让杨勋感觉到震惊。

    陈海平确实发兵了,而且还连续发了两拨兵马,但是这两拨兵马的战斗力实在是让人心碎。

    陈海平好歹也是纵横江南的一方诸侯,可是当真的与军山交手的时候,战果实在是太差强人意了。

    兵马损失惨重不说,军山只增援了不到三百人,便将他们的攻势打压下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丛林之中忽然传来了几声犬吠,起先没有人注意,可旋即却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身边剩余不多的检校士卒匆忙赶过来,小声说道:“大人,正有大量的士卒朝我们这个方向搜寻而来,咱们赶紧撤退吧。”

    “撤退?”杨勋的表情无比的难看,这个时候还能往哪里跑呢?

    “大人莫慌,我们肯定能够杀出去的。”范希尧宽慰道。

    想起范希尧的本事,杨勋酸楚的点点头,也只能再拼一拼了。

    一群人四处逃窜,可无论他们跑到哪里去,都会在一阵犬吠之后,再次听到脚步声,最后众人累的气喘吁吁,再也跑不动的时候,却见正前方站满拿着弓弩的兵卒。

    负责围捕杨勋等人的是军山将士列阵而来,他们手持利刃和弓弩,脚下的荒草纷纷被掀开,连一只落单的兔子都无法走脱。

    朱振一身常服,一脸玩味的笑意。

    杨勋等人节节后退,连一丁点儿声响都不敢发出。

    “好个出尔反尔的男爵,今日便取了尔的狗命!”范希尧与其红颜知己同时发难,杨勋眼睛一亮,只要拿下朱振,自己未必没有活命的可能。

    却不料朱振身后闪出一女子,手中数枚银针,顷刻间打出,范希尧大骇,却为时已晚,顷刻间银针入体,身上的力道顷刻间消散,砰地一声落地,为军山将士所擒。

    适才抢夺配方和图纸的时候,那一身绝艳功夫的范希尧竟然被一招制服。

    一时间所有人连最后的侥幸斗破灭了。

    朱振面沉似水,他没有想到自己算计杨勋也就罢了,他竟然真的敢来个将计就计,把自己的配方和图纸偷走。只是没有想到,堂堂检校的大佬,居然这般的不惜身份,跟陈海平等人厮混在一起。眼下军山附近的贼子早就被朱振打杀一空,能够这般成规模的出现在军山下放的,除

    了一窝蜂便是陈海平了。

    真的当老子是泥捏的了?

    关于检校行事肆无忌惮之事,大家早就心知肚明,据说杨宪在应天肆意屠戮忠良,无人敢言,不过说到底都是为了维护朱元璋的统治。

    而且杨宪的身为爪牙,本身便少不了流言蜚语。到底如何,却很少有人知晓。

    眼下观其手下子弟行事,看来真是如此。

    朱振摇摇头,上前两步,看着被将士们推推搡搡走上前来的杨勋,冷着脸到:“来着何人?竟然敢偷盗我军山核心军机,来人直接给我推下山去。”

    “朱振,某错了,求求你给某留一条活路吧?”杨德白早就吓得四肢酸软无力,跪在地上哀嚎。

    如狼似虎的兵士见朱振动怒,一人一脚将众人一通猛踹,那些检校更是被直接扔了下去。

    “住手!朱振,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某乃是杨宪大人义子,你安敢待我如此?”

    “吾乃终南山弟子,朱振你莫不怕被天下豪杰追杀吗?”

    范希尧演的很是卖力,几个兵士狠狠的摁着他,依然险些被挣脱,惹得忽而一刀背砸在身上,险些直接砸昏过去。

    朱振看火候差不多了,抬手喊道:“将他们几个押过来!”

    兵士这才将几个人押到朱振面前,依然狠狠的摁在地上,因为力气过猛,杨勋的额头都在石头上磕的鲜血直流。

    朱振居高临下,蹙着眉头打量了一番,对着范逍遥说道:“终南山门下?竟然也做这般勾结流寇之事?”

    范希尧脸色羞愧至极,低着头到:“我只是奉了杨宪大人之命,保护二位公子,谁曾想到他们竟然勾结流寇!”

    一旁的杨勋忍不住嘲讽道:“还好意思说,适才是谁为了功劳去偷盗配方和图纸的?”

    朱振疑惑的看了杨勋一眼道:“倒是某猜测错了,冤枉了你,这偷盗之事原来是这两位终南山之后私下做的,不过某好奇,这勾结流寇之事,也是他们做的吗?”

    朱振大怒,一脚揣在了杨勋心口。

    杨勋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一句让朱振愤怒的话,就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给我掺过来,老子要再来一脚。”

    兵士赶紧搀扶过来。

    杨勋闭上了眼睛,今日看来自己是真的保不住性命了。

    心里想着,忍不住斜睨了杨德白一眼,都是因为你这个蠢货,让我将性命丢掉这里,早知道你那么能惹祸,在应天的时候就该找个机会做了你。

    想到这里,杨勋看向杨德白的眼神里充斥着恶意。

    想要活命定然是难上加难。

    可越是聪明人越爱惜自己的性命。

    心中虽然恨死了设计陷害自己的朱振,可是谁让自己棋差一招输了呢?嘴里如何能够不服软?

    杨勋对着朱振说道:“男爵可否进一步说话?”

    朱振笑着点点头,示意杨勋靠前,虎二想要阻拦,却被朱振示意退下。

    “此次是在下的过错,俗话说迷途知返,为时不晚。希望爵爷能够留小的一条性命,在下感激不尽。”杨勋一揖及地。

    杨德白一脸蔑视,适才还大言不惭,怎么一转眼就怂了?怎么以为离开几步,我就看不见了?

    只是让他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朱振很是热情的上前搀扶,与刚才愤怒的模样简直是一天一地,口中说道:“知错就改,真大丈夫也。”将杨勋搀扶起来,朱振话风一转,叹气说道:“某虽然爱惜杨大人这位大丈夫,可是此次军山动荡,定然少不了其他人与国公吹风,这事情得有人负责。不然人家会以为我

    军山真的是无能透顶?我这个男爵,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杨勋闻言,忍不住叹气,卑微到:“今日之事,全因在下而起,后事如何,全凭男爵吩咐。”

    若是拿了配方和图纸逃出去,交给杨宪,这么大的好处,杨宪无论如何都会保住自己。可是如今身陷囹圄,外面又发生了攻山事件,自己如何都洗不清出嫌疑。  熟料朱振却摇摇头道:“你能迷途知返,我又如何要你性命。这般,你回去之后,与应天解释,你为了营救杨德白如何上的山,山上如何发生的动荡,尤为重要是谁导致的

    军山发生的动荡,又是谁暗中勾结流寇。”

    杨勋愣了愣,陡然间明白了朱振的意思,脸色瞬间煞白。

    这一次自己着实惹了大祸,想要毫无损失的逃离肯定是不可能的,他甚至认为自己活下去的机会都是微乎其微。

    可朱振却要放自己回去,却还让自己照实说,那自己岂不是依然难逃一死?

    你不杀萧何,萧何却因你而死。朱振你何必多此一举?

    看着杨勋愚钝的模样,朱振摇摇头说道:“某再给杨大人个提示,你何不找个替死鬼呢?”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杨勋瞬间脸色煞白,几乎一瞬间便想到了自己的结局,就算是不被杨宪弄死,也再无生前的机会。

    男子汉大丈夫,若是无权,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不论是为了性命,还是权利,断然不行!

    杨勋眼珠子发红,狠狠的抓了两把头发。

    不能答应他,杨宪不会饶了自己。可若是不同意,怕是自己立刻会死。

    想起自己今日昏沉间口无遮拦,说出的话,杨德白心中肯定恨透了自己吧。

    若是让他活着出去,他定然会报复自己,一时间杨勋的表情越发的阴冷。不远处的杨德白被杨勋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只感觉好像被毒蛇盯上了一般,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凉意,不好的预感升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