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二百零一章 假戏怕有真做日

第二百零一章 假戏怕有真做日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闻此言,陈陆表情凝重,严肃说道:“末将担心一个人。”

    “谁?”众人疑惑不解。

    这数万大军交锋,甚至连应天都能奇袭,还有谁能呼风呼雨不成?见众人神色不解,陈陆解释说道:“我听闻江南有四位文士,号称江南四先生,又雅称江南四仙,分别是叶琛,章溢、宋濂、刘伯温。这四人各有通天彻底的本事,其中叶琛善兵事和文政,章溢富民经世,宋濂爱儒学,唯独这个刘伯温,他好周易,懂周天八卦,能掐会算,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这一次朱元璋能胜陈友谅,据说也有此人的

    出谋划策,你说咱们奇袭应天,会不会被刘伯温算到了,提前准备兵马等着咱们?”张秀林闻言,也面带忧郁,“公子,这刘伯温确实厉害,之前我听说他给朱元璋手下大将李文忠算了一卦,让他一会儿跟着红云彩追击,一会儿跟着黑云彩设伏,本来一直

    打败仗的李文忠竟然莫名其妙的获得了大胜。你说他若是把咱们也算进去了,那岂不是很糟糕?”

    张公子闻言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某还以为你们担心什么,原来是这个。”张公子释然地说道:“孔夫子曾言,祀神如神常在,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这意思便是说这鬼神本身就是子虚乌有之事,但人要却

    要时刻警醒自己,怀有一颗敬畏之心罢了。

    这刘伯温能掐会算,为何在我大元却只能做个昏昏小吏?咱们大元也不是说不重要汉人官员,更何况说他可是当过进士的,朝廷更不可能将他弃之不顾。缘何他最后落魄到不受朝廷重用,无奈给反贼做了帮凶,就只能说明,其人名声虽大,但定然是名不副实之辈。我们真要担心,反而要担心朱文正,要知道当初朱振在姑

    苏扬名的时候,他可是一直在身边儿做事,保不齐学会什么奇招怪招。

    就算是朱文正没什么本事,朱振若是给他派几个厉害的谋划之士,也很容易让你们家公子吃大亏,进而影响整个大局。”

    “那不可能。”陈陆摇头道:“朱文正要是真有那么大本事,为何在泗州发展如此不堪?”

    “那你还在担心什么?”张公子反问。

    “也许是在下多虑了。”陈陆哑然。

    想了想,张公子说的不无道理,陈陆点点头,长长吐了口气。

    不知为何,他在提出这条明明不错的计策时,心中总有种莫名的不安。而张公子所谈,在他看来虽然有几句戏言,但是却也让人信服。

    这世界哪来的鬼神?

    若是真有鬼神,自己这些年随着公子做了那么多不仁义的事情,岂不是早该遭了报应?

    当夜,张公子派出使者,拜访泗州等地的各大海商。各大海商觊觎朱振在南洋种植烟草的利益,故愿意出船出人相助。

    三日后,那无数船只从各地云集洪泽湖。

    张公子已然下定决心,不再犹豫,吩咐麾下士卒三万,登上战船,按照陈陆的谋划,直驱朱元璋应天老巢。

    那一日,洪泽湖之上大船连绵不绝,仿佛一条条劈波斩浪的鲸鱼,拍着整齐的队伍向应天开拔。

    这一幕,吓得在军山外侦查军情的细作,连忙飞鸽传书。

    联军驱战船奇袭应天的计划,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在军山要塞内,百姓们也忙碌着一天的生活。

    而对此,检方文轩、韩金钟二人多少心里有些难受。

    所谓难受,其实不过是感觉自己发挥不了自己本身的价值,真的成了伐木场的工人罢了。

    比如说,在应天时,他们虽然声名不显,但是应天权贵尽数在他们的监视之中,甚至现在改名锦衣卫的亲军校尉对他们也是毕恭毕敬,担心被莫名其妙的告了状倒了霉。

    他们这支检校队伍,是直属朱元璋的,甚至检校名义上的大佬杨宪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此次他们奉命,与杨德白一明一暗负责调查朱振,就是想看一下军山是否忠诚。

    可他们来了军山之后,根本就没有他们发挥的余力,在他们看来可以给他们吸引火力的杨德白嚣张跋扈,没过多久就恶有恶报,去了西天极乐世界当牛做马去了。

    而军山据说因为杨德白勾结外界,引来了兵灾,他们现在出行都受监视,根本没有向外传递情报的机会。

    外界似乎也跟自己断了线,轻易受不到什么有用信息。事实上他们这还算是幸运的,有些其他的潜伏在军山的检校,因为被叶兑老先生洗脑过分,上战场打仗的时候格外卖力,天空箭雨瓢泼,他们也敢抱着盾牌往前跑,然后

    就莫名其妙的牺牲了。

    谁能想到,他们在军山做工,还天天有读书人来给讲诗书大义呢?

    尤其是火药厂,更是由叶兑先生亲自教导。

    叶兑可是当世大儒,他讲起道理来,那真的如同黄钟大吕一般,让他听了醍醐灌顶。甚至有些检校连自己的使命都忘记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又是一日的上午,大家在工厂做工了一日,吃过午饭,不死心的方文轩拉着韩金钟两个人,趁着工厂午休的时间,找到了正在看孩子写字的秦伯龄。“秦叔,要不您去跟爵爷坦白得了。让爵爷把分散在各处的检校都放回来,咱们不搜集信息了。在这样下去,队伍散了。甚至若是有人脑子一抽,去自首,不是把咱们也卖

    了吗?”方文轩很是热切的看着秦伯龄说道。

    在他看来,秦伯龄这样的长者,在此时这种情况下,定然不会推脱。

    “我们虽然也是检校,但是与杨德白之流又毫不相同,再说我们也没干什么亏心事,你们怕什么?”秦伯龄满不在乎的说道。

    他并不清楚朱振是否发觉军山依然有人在监视他,他只知道这个年轻人确实不错,在军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百姓谋利的。

    而他们虽然是朱元璋直属检校,负责监视臣僚,但是他们这个组织的存在,本身就是脱胎于白莲教的穷苦人,希望全天下的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

    “不是亏不亏心,而是眼下大战在即,保不齐朱振担心我们传递军情,把咱们斩杀了。大战期间,可不讲什么情理,错杀也没啥!”想了想,这检校在朱振那里确实没有好印象,老人家有些犹豫,“其实我这年纪大了,也不想折腾了,我感觉在军山养老就挺好。要不这样,方文轩你还年轻,前途似锦,

    你去找朱振坦白了。”

    “我?”方文轩想了想,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秦叔,你莫要害我,我现在想想处决朱振的手段,脚后跟都打颤。”

    朱振以为自己行事诡秘,其实他如何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了一些人的监视之中。其中就包括杨勋杀死杨德白的那一幕。

    实在是让人心惊肉跳。

    “韩金钟,要不你去?你这人看着比较老实。老实人总是有好运气。”

    秦叔年纪大了,有威望,方文轩不好说什么,但是韩金钟还年轻,正是热血好糊弄的时候。谁料那韩金钟立刻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还当我傻?这些日子,我可没少去夜校读书,先生有句话说得好,叫不患寡而患不均,凭什么让我一个人去,要去就一

    起去。你们若是逼我去,行我去了就投诚,顺道先把你们卖了。”

    “臭小子,你也动心了?”秦伯龄好奇问道。

    “能不动心吗?咱们做检校不就是为了天下太平吗?这军山好歹也算是一方小天下了,我这日子过得可是妥帖的很。”

    “你这粗汉,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洗了脑。”

    方文轩有些气闷的骂了韩金钟一眼,却不料自己一不小心连秦伯龄老爷子也骂了进去。

    连忙摆摆手说道:“老爷子,我可没说您。”

    就在三人为暗藏军山的检校的前途发愁的时候,忽然有一只鸽子落入秦伯龄的院子中。

    见此,三人不免有些诧异,毕竟外界被大军封山,很久没有信息传递进来了,而这一次自己人不惜暴漏大家伙,连鸽子都动用了,可见外界一定是发生了大事。

    秦伯龄连忙取下密信,另外两人各自拿出一本秘册,由秦老爷子自己破译其中的内容。

    “怎么说?是咱们的人被联军一锅端了?”方文轩皱着眉头。

    “这倒不是。”秦伯龄说道。

    “那就好。”方文轩说道。

    “可联军纠集各大海商,调遣一百多艘大船,齐聚彭泽胡。”

    方文轩和韩文忠一脸疑惑。

    秦伯龄则看着两个年轻人,微不可察的摇摇头,毕竟年轻,还需要成长啊。

    老爷子以手做笔,画了一幅建议的地图,轻轻的点了点。

    “应天!”

    方文轩、韩金钟二人闻言俱是吓得面如土色。

    “糟糕糟糕糟糕……”韩金钟连道了三声糟糕,回顾两位同僚道:“最新情报徐达和常遇春皆领兵外出征战,眼下应天防务空虚……”

    “这。这可如何是好?”方文轩急得抱着脑袋连连打转。

    而这时,秦伯龄好似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去找爵爷,将此事告诉爵爷!”三人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连忙朝着男爵府而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