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开局一个碗,目标当皇帝

第二百二十九章 开局一个碗,目标当皇帝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王虽为吾岳父,然其征伐天下的本事,与国公相比,差距甚大。至于世子所言的吃素甚至都难,在吾看来,吃土便是极限了。”

    话音刚落,船舱内的张灵凤便挑开帘子弯腰走了出来,远远的狠狠的瞪了朱振一眼。

    朱振赶忙一脸堆笑,样子很没尊严。

    朱标不忍直视,这厮惧内到了极点。

    待张灵凤退回舟中,朱振又恢复常态,对于朱元璋一脸崇拜不说,口中更是满是溢美之词。

    对于朱元璋,朱振早就崇拜到了极点。

    他不是没有想过朱标类似的问题,但是他身心,只要朱元璋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没有人能拦得住!

    只要朱元璋想要干掉张士诚,便是张士诚拼尽全力,那也没有用。

    开局一个碗,目标打江山。

    这种垃圾号,最后风风雨雨打下江山来,便是不开挂的某点作者,都不敢这样写。

    可是在朱振的记忆中,历史中的朱元璋就完成了这种地狱模式的操作。

    跟刘邦,国朝太祖并列,成为名垂青史的大帝。

    这可不是吹的。

    他冷笑着继续说道:“所以你刚才说的很不对,你以为你父亲真的是吃素的?”

    那是少年时期经历了无数的磨难,在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雄主,他身边跟随着无数精兵悍将,那是未来统一华夏大地的大明皇帝陛下。

    只要朱元璋下定了决心,张士诚算个屁。

    甚至朱振很清楚,别看自己的军山现在那么强悍,真的跟朱元璋闹掰了,最后自己想赢,也很难。

    眼下自己出兵了,朱元璋会念自己的好吗?

    这是抢风头。

    自己跟他争风头,在貌似他危险的时局,打破他的谋划,贸然出兵虽然可以直接解决问题,但是抢了朱元璋的面子,让朱元璋怎么想?

    自己已经立下了赫赫战功了。

    再跟朱元璋抢?

    朱元璋很记仇的好吗?

    朱振哂笑的看了朱标一眼,任凭宛娘斟了杯茶,轻轻呷饮。

    其实,他今日与朱标谈论的话题,本身就很是忌讳。因为朱标如果不出意外,早晚要坐上这个位置的。

    跟他谈论这个问题,等朱标坐了龙椅,他就会考虑眼前这位是否事事跟自己动心思。

    那自己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但是朱振是穿越者,他知道太多的历史走向,也知道这位年轻的世子很可能中道死掉,而朱元璋的一切努力,也会化为乌有。

    然后一个来自北平的黝黑的帅小伙再次带领大明走向辉煌。

    所以对于朱标,朱振的心思很复杂。他是自己的兄弟不假,但是他不知道他是否会成为一代明君。因为历史上的朱棣做的已经足够好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改变历史的进程,阻止这位年轻的世子殿下,英

    年早逝。

    毫无疑问,朱标确实非常优秀,他的品德,他的智慧,他的仁慈,被朱元璋阵营的每个人称赞。

    甚至连朱振都被他的随和、义气、勇敢等多个品质感染。

    知道他是一个可以托付的男子汉。

    但这未必能成为一代明君。

    所以朱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必要提升朱标,让朱标的大局观得到改变,让他更加的优秀。

    朱振轻叹了一声,说道:“在下之所以不出兵,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而这个原因才是决定性的。”

    顿了顿,他继续沉声说道:“军山若是出兵,对于整个时局有何影响?”

    朱标一脸不屑,“张士诚虽然势大,但是在军山的精锐面前,不堪一击。而我们双方合兵一处,甚至有可能短时间内覆灭姑苏。”

    这话说的没错,在见识到军山庞大的实力之后,就算是朱标认可张士诚的实力,但是也绝对不可能跟军山是一个层次的。

    只要军山从姑苏的后方偷袭姑苏的大本营,姑苏在调离了大半精锐之后,根本没有实力抵抗军山。

    可以说,张士诚也没有想到,朱振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了军山之困。

    “在下再问一句,就算姑苏覆灭,应天可短时间吸收地盘的实力?”

    朱标皱了皱眉,这事儿,他也拿不准。因为他没有镇守地方的经验。

    不过他在军山也有一段时间了,在他的认识里,军山想要彻底消化一片区域,需要的时间真的是非常长久的。

    官员的行政规划,地方区域的划分,军队的训练,物资的仓储,教育,民意的招抚这都是问题。

    “想要消化张士诚,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张士诚虽然不及陈友谅那般强大,但是却颇懂得假仁假义,在民间风评不错。”

    朱振又问:“那天下各大势力又如何看待应天和军山呢?”朱标不悦的摆摆手,似乎嫌弃朱振的问题很傻,“北元残虐,天下豪杰并起,打成一锅粥,别说是应天,便是其他诸侯之间,本身便是仇敌,大不了他们心底忌惮军山罢了

    。但仅仅也是忌惮,我们覆灭了张士诚,谁还敢对我们动手?”

    朱振轻轻的叹了口气,说了那么半天,这个家伙还是终究年轻了一些,领悟不到自己的意思,想了想自己已经说了这么多,不妨再直接一点。

    他问道:“我们有短时间覆灭姑苏的能力,那么天下英豪是不是认为,我们有短时间内夺取天下的能力呢?

    届时天下英豪真的只是忌惮我们吗?

    那些正处于争权夺利的北元贵族军阀,真的会任凭我们做大吗?

    世子殿下,莫非忘记了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了吗?

    连年的征战,应天不经过休养生息,继续打仗的话,仓库里还有粮食吗?”

    “本世子……”

    只是开口,朱标猛然顿住,满脸羞愧的看着朱振。

    朱振抿了抿杯中的姜茶,轻声道:“世子殿下,明白了?”

    只是一瞬间,小脸黝黑的朱标,再看向朱振脸上越是敬佩,而对于自己则是满满的羞愧。

    无地自容。

    朱标的脑海里,全都是羞愧,“步子大了扯着蛋!”朱标的嘴唇微微颤抖,他知道一旦朱振出兵,绝对会对整个时局产生巨大的影响,不论是朱元璋,还是他手下的将领,亦或是朱振手下的将领,都很难面对戳手可得的胜

    利而不顾。接着便是整个局势的连锁反应。

    不论是朱振,还是朱元璋都不可能压制手下的将领,让他们不去立功。

    可是这一动,便是连原定下的策略都得动。

    而眼下的应天,经不起这般的折腾。

    胜利对应天不一定有利,可僵持也绝对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朱振看着呆滞的朱标,忍不住问了一句,“世子殿下,是不是还想问一句,为什么我不控制下形势,只是打败张士诚,终结战事,而不是覆灭张士诚?”

    这一次不仅仅是朱标,便是不远处的郭英都忍不住看了一眼。

    朱标讪讪道:“你怎么知道,我想怎么说?”  朱振深深的看了惊讶的朱标一眼说道:“这种事情太难操作了,若是我们不能迅速灭掉张士诚,而是打败或者僵持,那么见识到我们实力的北元,很有可能借道陈海平,直

    接南下给我们沉重的打击。

    所以问题又回来了,要么不动,要么摧枯拉朽,不然军山和应天都无法承担这个后果。因为军山的兵力震慑四方足矣,出兵却是万万不够的。”

    朱标呆愣无言。

    “我若是在军山之主这个位置,我能否能喝朱振一般,将事情考虑的如此周全?”

    最后朱标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要么自己倒向张士诚,要么倒向自己的父亲,不论如何在眼下如此好的形势里,自己一定会出兵的。

    那么大的功劳,谁能忍得住呢?

    而自己手下的将领,是不是会想着扩大战果?

    接下来整个东南大地势必会打成一锅粥。

    只要东南乱成一锅粥,北元会不会给自己闪电一般的打击,陈友谅会不会在西边儿继续扩大战果?

    想到此处,朱标浑身颤栗,身上的衣服已被冷汗湿透。

    他觉得心头像是压了一块万载寒冰,堵的他透不过气,冻的他寒透骨髓!

    他一直心里碎碎念,获取如此大胜的军山不作为,是多么不堪。可是现在想来,换做是自己做了军山之主,作为是有作为了,但是却很有可能将应天和军山带向覆灭。

    恍恍惚惚之中,朱标的耳朵里传来了朱振压抑的声音。

    “所以啊,世子殿下,你明白了吗?很多事情,要通盘考虑,要考虑好大局,不然会有无数人陪你去死。你真的以为身为军山之主,每日陪你嘻嘻哈哈便足够了吗?”

    郭英皱着眉头陷入沉思,但是却百思不得其解,他总是感觉眼前这个爵爷是在忽悠,可自己又看不出这通忽悠哪里不对。

    转头望向喝茶正沉醉的叶兑老先生。

    叶兑知道郭英跟赵德胜都是那种固执的死的人,自己不给他解惑,肯定会烦死自己。

    便笑着说道:“若是真的撑不住了,亦或是国公有心眼下便覆灭张士诚,国公为何不下令?”郭英恍然。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