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朔气传金柝

第二百三十四章 朔气传金柝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将士们穿着厚重的大红胖袄,头戴爵爷发明的雷锋棉帽,依然难挡这逼人的寒气。

    街头的人们,走路的时候身子像是摇摆的憨熊,每走一步都会陷入深深的雪中,要费劲力气才能拔出来。

    至于挑在筐里非要炒着闹着出门看雪的熊孩子,更是要小心警惕,因为一个疏忽,孩子掉雪窝子里,可能就再找不到了。

    偶尔要是哪里棉袍没穿戴好,露出一丝肉缝,便会有寒风灌入,让人从皮肤到骨头都感觉被钝刀子一下一下的锉动。

    今年南国的日子太艰难了。

    到处都在死人,尤其是深夜,很多流离失所的流民会冻死在城隍庙的房檐下,或者官衙的胡同口。

    第二天,那些冻死的流民的硬邦邦的尸体,便会被送入到深坑里掩埋。

    这是乱世豪强唯一能为这些流民做的便是收拾了。

    当然,也有净土。

    那便是盱眙的男爵府。

    自从男爵府搬到了盱眙,便颁布法令,以度过雪灾为第一要义。

    男爵府前设置难民营,不论是谁,只要是受了雪灾影响,只要你出现在男爵府门前,都可以在难民营暖暖的睡上一碗,还能喝上两碗热腾腾的肉粥。

    担心受难的百姓在夜里找不到男爵府,所以男爵府悬挂了整整一圈的大红灯笼,远远的望去,那是真正的灯火辉煌。

    自顾奢靡,很容易被世人诟病。

    可唯独这一次男爵府的奢靡,反而被无数读书人称赞,说这是乱世中少有的善政。

    所以不论是是商旅,还是读书人,都愿意宣扬盱眙男爵府的美德。

    也有更多人,千里迢迢来男爵府投靠,期待有口宝饭吃。

    一架车棚铺满了丝绸和镶着金色的花纹,由三匹通体雪白的高头大马拉动的奢华马车,由远及近直奔男爵府。

    道路两旁正在受公社安排铲雪的百姓,见马车奢华,知道车主身份定然不俗,都远远的躲闪。

    茹太素紧皱眉头,扔下锄头,瞅了瞅身边儿的卫士,对于这种富贵人家,茹太素是有天然的厌烦心理的。

    所以茹太素准备给他们个教训。

    不过车夫异常低调,连鞭子都懒得甩出花儿来,只是拽动缰绳,在侍卫的指引下,直奔男爵府而去。

    这让茹太素心里大为不解。

    莫非这豪强人物,都转了性了?

    车驾上的窗户被拍了几下,车夫连忙停住车,负责引路的卫士有些茫然不解的看向探出头来的姑娘。

    “表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卫士抱拳问道。

    “这冒烟的弯头是什么?还有这味道怎么那么刺鼻?”被唤作表小姐的姑娘捂着口鼻,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她刚才沿途发现,几乎整个盱眙,家家户户都有那么一个冒烟的东西,散发着呛人的气味,莫非这盱眙的八星都有病不成?

    等到快到男爵府,她更是发现,男爵府这种冒烟的怪物,似乎更多。

    那卫士转头看向烟筒,微微一笑,躬身行礼道:“表小姐,您可能是第一次来盱眙,对咱们盱眙的东西,不是很了解。

    这冒烟的是蜂窝煤炉子,是爵爷被世人称赞的仁政之一。但凡是愿意尊崇法度,归顺男爵府的,几乎家家都有一台蜂窝煤炉子。

    这蜂窝煤炉子,烧的燃料少,而提供的热量特别多,不论是谁家,有那么个东西,就能保证屋子里一天暖暖的,而且可以烧水做饭,比炭盆不知道好用多少呢。”

    “这得多少钱?我听父亲大人一直说,想跟你们采买,但是价格一直谈不拢的。”这位表小姐瞪大了眼睛,心想这盱眙百姓也太有钱了吧?

    这传说中的蜂窝煤炉子,竟然一加一台?

    那卫士摇摇头说道:“出口的价格肯定是贵的要死,但是盱眙百姓,只要拿着户口本,都能原价买上一台。

    原价无非就是些料钱,算起来看看才二百文钱,就算是低保户,若是省着点儿吃食,也是够买上这么一台蜂窝煤炉子。”

    “如此看来,这真的是难得的仁政。可是你们家爵爷,对天下的商旅,未必就有那么仁慈了。”说罢。这位表小姐上了车。

    心里也不知道是妒忌盱眙百姓,还是为自己的使命感觉到忧愁。

    这么一位胸怀大略,为民安命的爵爷,会愿意让渡更多的利益,给其他人吗?眼下这时节,大雪封山,封路,哪里都有冻死的尸骨,人们早就绝了外出的心思,一家人围坐在蜂窝煤炉子面前,烤着火做点儿军山工厂派发下来的零碎手工活,那挣的

    钱虽然不说大富大贵,但是也能糊口。

    当然,也有富裕人家,就在蜂窝煤炉子上,直接炖上锅子,吃着滚烫的火锅,喝着香气扑鼻的美酒,过着让人羡慕的生活。

    当然,所有人都不会忘记,这一切是谁给的。

    无数百姓都会在夜色中,朝着那个挂满了红灯笼的男爵府,拜上一拜,不能报答什么,但是心里念叨两句,还是应该的。

    而这一切,哪怕是只让这位表小姐看到一丝皮毛,也不得不发自肺腑的敬佩。

    车驾停在男爵府侧门,由虎二亲自接待。

    “表小姐,您这一路辛苦了。”

    虎二躬身行礼,算是表示男爵府的敬意。

    “小女子何德何能,不敢劳虎二将军大礼,快快请起。”车驾的帘子掀开,从中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正是刚才的表小姐,对着虚空做搀扶状。

    虎二这才起身,对那穿着雪氅,一路风尘仆仆而来的姑娘说道:“表小姐,今日我家爵爷已经休息了,无法见客。是不是先去见夫人?”

    那小姑娘点点头道:“那便先去表姐那里吧。”

    小姑娘心中明白,家族在表姐落难时,未曾有过援手,而如今表姐发达了,却让自己来认这门亲,着实道德仁义之家所为。

    表姐心中有怨气,不亲自来迎接自己,也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小姑娘倒是与自己这表姐经常通书信,想来表姐不会刁难自己。

    在亲卫的带领下,来到了端木雨荷的房间。

    端木雨荷披着厚厚的棉衣,手里抱着个茶壶,正挺着肚子向外张望。

    小姑娘这才知道自己误会表姐,非是表姐心中有怨气,不愿意去迎接自己,实在是已经有了身孕,这等天气可不敢随便出行。

    “表姐,玉落这厢有礼了。”

    说着王玉落飘飘万福,端木雨荷已经欣喜的迎了上来,拉着王玉落的手说道:“好妹妹,到了姐姐这里,就当是回家了,来拿着暖壶,速速随姐姐回房。”

    侍女们搀扶着王玉落进入内宅,而端木雨荷则似乎早有预谋的在房门不远处,与蹑手蹑脚,提着饭盒准备外出的宛娘偶遇了。

    “爵爷在那边儿歇了?”端木雨荷挑了挑眉问道。

    宛娘见被主母发现身形,无奈停下脚步,恭谨回应道:“是。”

    女人那里有不善妒的,只是理智大多数时候能够战胜情绪罢了。但是同样腹中怀有胎儿的端木雨荷情绪似乎并不是那么稳定。

    指着宛娘,竟然鲜有的说道了两句,“谈恋爱就光明正大的谈,常茂那厮若是有贼胆敢乱来,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常茂最近屡立战功,相比之下你可就差了许多。连分内之事,怕是都忘了吧?”

    “小姐,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可从来没有忘记过我的分内之事。”宛娘顿时委屈的说不出话来,双手扭捏的不知道往哪里放。

    却见端木雨荷拉着宛娘的手,悄无声息的进了屋子,对着宛娘瞅了半天,整个人围着宛娘转来转去,看的宛娘将头死死的低了下去。

    “小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宛娘忍不住问道。

    “你说小姐想让你做什么?”端木雨荷折返做回椅子上,饶有意味的看着宛娘。表小姐王玉落则默默的喝着热茶,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小姐您的意思是,让我干掉张灵凤吗?给表小姐创造机会?”宛娘寻思了半天,得出了一个自己认为最合适的答案。

    王玉落本来正端起一碗茶,想要喝一杯,结果被宛娘一句话逗得将茶水都呛了出来。看着一脸憨态,被自己问的不知所以的宛娘,端木雨荷摇摇头道:“你啊,你,自从跟常茂谈了恋爱,脑子都不够使了。我平白无故的让你去刺杀张灵凤做什么?你忘记你

    的本职工作是什么了么?”

    端木雨荷这才恍然道:“小姐,您的意思是让我保护爵爷的安危?这点儿您放心,今晚我亲自盯着。我也感觉今天情况有些不对劲了,但是又说不出来为什么。”

    端木雨荷这才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当初夫君要娶这个女人的时候,我在心底就是不认同的,这不麻烦来了。”

    “表姐,不能把,在盱眙还能有什么麻烦能威胁到爵爷不成?”王玉落插嘴问道。

    张灵凤摇摇头,“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奇妙,宛娘,无论如何今晚你得听从安排,老实监视,但凡有异动,一定要保住爵爷和张灵凤的安全。”

    “小姐,我知道了。”宛娘对于端木雨荷那是绝对的服从,刚想转身退去,却听端木雨荷又说道:“把你的绣花针给我用用,最近给孩子做衣服,有点儿废针。”

    宛娘不疑有他,从怀里掏出几枚银针,小心翼翼的递给端木雨荷,恭谨道:“小姐,你用奴家的针可以,但是切记要小心,莫要刺中自己的手指,阵上都涂了麻药的。”

    “我省的。”

    宛娘退去,屋中只剩下端木雨荷和王玉落二人。

    今日寒风凛冽,雪花潇潇,人们都赖在屋子里,围着炉火睡懒觉。

    而端木雨荷却似乎好无睡意,香炉散发着袅袅的香气,而端木雨荷则手持绣花针,上下跳跃,将一个孩子的小衣裳做的有模有样。

    宛娘则一袭白袍,俯身藏在房顶之上,任凭风雪也没有丝毫动静。

    其实倒不是说宛娘跟随朱振久了,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而是朱振认为这种戍卫工作,交给宛娘一个小女子实在是太辛苦了。

    但是今日端木雨荷忽然安排,让宛娘不得不谨慎起来。身边数十个老手,都与宛娘一般打扮,身穿雪色长袍,藏身于男爵府的每一个角落之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