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二百五十章 打脸邵荣,来人示好

第二百五十章 打脸邵荣,来人示好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邵荣直属部下的大营被掀翻,差一点儿就闹出兵变来,结果连闹事者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闹了个天大的笑话不说,连带着好不容易靠犒军激发的士气也变得低迷了。

    而大营比较靠近中央,一处不错的核心位置,蓝玉和耿炳文正在饮茶,桌上是杯盘狼藉,美酒和肥肉被消耗一空。

    两个人丝毫没有时下名士饮茶的风范,耿炳文抠着脚丫子,然后又擦了擦鼻子,大拇指直接扣在海碗上,将一大碗热茶一饮而尽,接着捂着肚皮,一脸舒畅。蓝玉也是狂野的代表,外面寒天冻地,他却因为饮了半坛子美酒的缘故,坦胸露乳,形态放浪,将半碗已然是凉了的美酒直接倒进茶碗,然后半酒半茶,咕嘟咕嘟喝了两口,嘴里还嚼了两口常升献上的牛肉干,看着不远处垂头丧气收拾营帐的废物,忍不住啧啧称奇道:“这邵荣也是红巾军的老人了,怎么那么不顶用?既然知道自己没本事

    ,招惹朱振那家伙做甚?”耿炳文也是喝的醉醺醺的,一张脸红的像是火烧云,摇头晃脑了半天,“自从郭大帅过世后,这红巾军旧部,其实过得都不好,邵平章这么做,其实未必是真心欺负朱振,

    而是做给国公看的。”

    蓝玉是属于那种没有政治头脑的人,听了耿炳文这莫名其妙的话,沉吟了半天,挠了挠头,“老耿,你说话能不能直白点儿。”

    耿炳文无奈道:“还是那老一套呗,想着向国公展示他在军中的影响力,一方面自保,一方面要更多的话语权。”

    蓝玉傻傻道:“可是这些兵将都是国公的部下啊,他有影响力有什么用?”耿炳文有些嫌弃道:“是国公的部下不假,但是却很复杂,比如郭大帅的旧部,比如廖永安的旧部,还有青衣军,长枪军,苗军,国公手下兵马复杂,耿炳文这么做就是想

    让国公投鼠忌器。”

    蓝玉恍然大悟道:“码德!这老货想让国公投鼠忌器,莫不是想造反?他要是敢造反,我蓝玉第一个砍了他的脑袋!”耿炳文摇摇头道:“大佬们的事情,我们少参与,打好仗就得了。朱振为什么被应天排斥,还不是他们对于应天来说,没有拿得出手的功勋,咱们可别学他,让兄弟队伍看

    不起。”

    蓝玉狠狠的点点头,“耿大哥,放心吧,我自认为打仗还是有一手的,将来能赶上我姐夫,也说不准。”

    耿炳文尴尬的点点头,心里却止不住说道:“你这话倒是敢吹!也不敢风大闪了舌头。”蓝玉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虽然朱振那家伙在应天没什么战绩,但是听说他们军山之战打的确实漂亮,也很提气,我想去拜访拜访,取取经,我知道你烦他,你就别去

    了。”

    耿炳文点点头,“我确实烦他。朱振太冒头了。”

    “我跟你不一样,人家冒头,那是人家有本事,我走啦耿大哥。”说着蓝玉就摇摇晃晃出门。

    耿炳文赶紧起身,搀扶着蓝玉,一脸嫌弃道:“你看看你这摇摇晃晃的样,算了,我扶着你去吧。”

    蓝玉一脸坏笑,顺手从桌上拿起一块猪头肉,扔进嘴里嚼了嚼,大大咧咧道:“真香。”

    耿炳文一脸尴尬,见这小子还迷糊着,这才平复了心情。

    今日犒军的阵势甚大,而且邵荣也极力想要收买各部队,所以几乎每支队伍都超额收到了犒军物资。

    反而常升因为跟常茂的关系,营盘里一丁点儿东西都没有。

    不过常升却是个冷静的人,他不会因为这点儿事情去计较什么。

    就在自己营盘吃一些朱振送给他的牛肉干,而且营盘的兄弟,人人有份。

    “老二,有酒有肉给大哥我弄一份。”

    常茂来到常升大帐,把禹王槊往地上一戳,脱下铠甲就做到主坐上。

    常升对于这位大哥的行径早就习惯了,也不恼火。

    因为有些感情是记一辈子的,当初自己还小,大哥学艺归来,杀的跟血人一样,只为了保护自己和母亲的场景,常升永远忘不了。

    也是大哥给自己树立的榜样,自己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所以心思细腻的常升早早的拿出来一份猪脸子肉,切得很均匀,上面还撒了蒜末和醋汁,一份热腾腾的米饭。

    常茂先是不管不顾的吃了两口,却见常升慢条斯理的吃着牛肉干。

    那种自己早就吃的牙根子都发木的零食。

    “嘶!”常茂皱着眉头,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什么情况?你的酒肉呢?”

    常升笑吟吟道:“什么酒肉?爵爷那边儿粗茶淡饭,我就敢自己享受了?”

    常茂气愤道:“别跟我唱好听的!你告诉哥哥我,是不是邵荣那个老棍子欺负你了?兄长现在给你一槊拍死他。”

    常升缓缓的说道:“大哥,现在还不是咱们这种小人物出头的时候,像是这种事情,爵爷有的是办法应对,我们安心看就是了,何必给父亲惹麻烦?”

    常茂皱着眉头道:“不惹麻烦也行!你得给咱爹写信,跟咱爹说一声,就说邵荣这老货欺负咱了。他要是不管管,我就亲自弄死邵荣这个老东西。”

    常升哈哈笑道:“兄长且放心,我早就向父亲求援了。”

    而南国大地的某处秘密营帐中,一个黑脸大汉猛地将一封信拍在桌案上,桌案应声而碎。

    大汉面含杀气,冷声说道:“邵荣是吧?连我的崽子都敢欺负,你是活到头了。”

    邵荣喝了个大红脸,幕僚和亲兵也被邵荣灌得醉醺醺的。

    没办法,像是邵荣这种起于毫末的人物,最是讲究江湖习气,连带着那些来问候的军官也一个个被灌趴下了。

    报信的千户看着一帐篷不停打酒嗝的军官,哭丧着脸说道:“平章,咱们的酒肉全都让人祸害了啊!”

    邵荣挥挥手,心烦意乱道:“去去去,别打扰本平章饮酒,咱们大营在最核心的位置,谁敢来锊我的虎须。”

    “是真的啊平章,刚才来了一群黑衣人,蒙着黑巾,见面就砸。”

    那兵丁正说着,却见邵荣响了鼾声。

    朱振大营。

    朱振正在趁着夜色给手下的亲兵讲解兵法战策。

    “半天不学习,赶不上小毛驴。”在朱振的警示下,一群家丁都学的格外认真。

    “爵爷,久违了。”

    夜色中来了两个客人,其中一个意料之中,另外一个意料之外。

    蓝玉看着一群神采奕奕的家丁,忍不住搓着手说道:“爵爷,你这亲兵不错,不知道我能不能收几个做义子。”

    朱振皱着眉头,暗道这蓝玉果然没有智商。

    耿炳文一脸嫌弃,一只手捂着蓝玉的脸,一只手道歉说道:“爵爷,这家伙喝醉了。”

    说实话,耿炳文起初看不起朱振。

    认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幸臣,而且在应天最危急的时候,他竟然有几分明哲保身的迹象,这让耿炳文很是恼火。

    但是今晚,朱振神不知鬼不觉的缴了邵荣部下的械,还砸了邵荣的酒肉,这让耿炳文感觉很是痛快,一时间竟然有几分敬佩的感觉。

    不过耿炳文也只是感觉朱振是个汉子,但是打起仗来未必有自己有本事。

    朱振笑着说道:“无碍,无碍,蓝玉将军若是喜欢,可以将身边的义子暂时派到我这里来,由我培训,回头学有所成,再给你送回去。”

    蓝玉被耿炳文的大手捂得喘不上气来,一着急额头出了不少汗,这个时候也清新不少,知道自己刚擦说话犯了忌讳。

    表情有些尴尬,笑着说道:“那在下先谢谢爵爷了。”

    耿炳文坐下后,也兴奋的说道:“不知道在下的义子有没有这个机会?”朱振点头笑道:“都是袍泽,什么机会不机会的,不过丑话说道前头,要是不肯认真学习,回头让我赶走可别怪我。还有就是我的亲兵,关键时刻可是得敢冲在最前线的。

    ”

    耿炳文和蓝玉皆笑着说道:“爵爷放心,交给你,不听话,杀了都行。”

    果然是一群没有人性的家伙,名义上是义子,实际上在他们心里也不过是工具罢了。

    蓝玉也坐下,对朱振说道:“爵爷,今日的事情你做的虽然解气,但是邵荣在军方影响力不小,这种事情以后少做,免得他暗地里给你捅刀子。还有切莫留下证据。”

    朱振目光一闪,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你怎么能不懂呢?”蓝玉又有些白痴了。

    耿炳文立刻点头,明白朱振的意思,“那就是没有证据,跟我没关系。我不怕查。”

    朱振陪着两个人聊了一会儿,耿炳文这才明白,人家朱振能够有今天,靠得是本事和格局,心里越发佩服。

    不过心里还有股不舒服的尽头,感觉自己到了前线未必比朱振差。

    两个人又命人回军中调来几个义子,直接归入朱振营下。

    朱振看了看,都是虎背熊腰身材高大的汉子,还算是不错,便允诺让他们暂且留下。

    “你们先早点儿回去吧,免得让有些人看见,为难你们。”

    在辕门口,大大咧咧的蓝玉对着柱子正在撒尿,不远处哨兵一脸嫌弃,却不敢管。

    “怕他个球!惹了老子,老子直接砍了他!”

    耿炳文赶紧将蓝玉拉走,这货实在是丢尽了自己的脸面。

    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朱振才幽幽的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这做了次恶人,却没想到立刻有人上门示好。这世道本来就是这样啊!”邵荣想教训朱振,在队伍里立威,帮着应天各个派系的兵马找场子,可是朱振却想办法将面子赢回来,不然自己这客军说不准就成为笑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