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火山之战(六)

第三百三十一章 火山之战(六)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名须发皆白,颇受众人尊敬的老者,被一群年轻人抬着上了山。

    赵二爷的手臂鲜血淋淋却稳如泰山,身子挺拔、面不改色的收拢部队,准备重新组织部队,反而是周围的年轻人,看着二爷肩膀上狰狞的伤口,一个个神态紧张。

    “薛神医,您快给二爷看看吧。”赵家子弟放下薛神医,紧张的说道。

    薛神医点点头,连忙上前几步,几个年轻人配合着脱去铠甲,接着便要去脱二爷衣服。

    “二爷指挥千军万马,也算是古之大将般人物,赤身裸体成何体统!”薛神医训斥了一句,几个年轻人连忙讪讪退下。薛神医一探手,身边儿的药童连忙递过来一把小剪,神医像是细腻的织女一般,将二爷肩膀上的衣服裁剪掉,露出了乌青且已经流淌污血的伤口,用鼻子嗅了嗅,皱着眉

    头到:“何其歹毒,这箭簇用马尿泡过,幸好来得早,晚了莫说是胳膊,便是命能不能保得住,都得另说。”“知道您是神医,我这才敢上战场上冲锋不是,我这点儿伤算什么?上次听说有个号上肚子破了,肠子流了一地,您不也是给救回来了么。”伤口疼痛难忍,赵二爷却忍着

    嘴角咧出一丝勉强的笑意。

    “师傅再厉害,你也不怕胳膊折腾断了,或者留个狰狞丑陋的疤痕?”小药童看着师傅前后忙碌,一会儿的功夫额头便已经流淌汗水,忍不住呛道。

    “什么疤痕?那我以后如何陪月娘花前月下?”

    适才在战场上险些丢了性命,都没有丝毫紧张的赵二爷,此时却忽然感觉头晕目眩,差点儿昏死过去。

    没想到这在战场上,能提着长枪,威风凛凛的跑到最前线打仗的二爷,还是个痴情的种子。

    看着赵二爷紧张的模样,薛神医强忍笑意,狠狠的瞪了眼药童。

    当下老者安抚道:“我有独门的药膏,可以治愈伤疤的,您不用担心。”老者用力一拔,三棱破甲锥拽着血肉从胳膊里拔了出来,接着污血噗噗往外流,童子那边儿赶忙举过一个小瓷瓶,小瓷瓶用木塞塞着,老神医接过木塞,一股浓烈的酒香

    扑鼻而来。

    一个年轻的后生忍不住说道:“瞧见没,神医就是神医,连治病都要饮上一壶美酒。”

    另外一个后生鄙视到:“放屁,明明是给二爷喝的,你看看二爷这模样,跟话本三国演义的刮骨疗毒的场面何其相似?”

    那药童立刻纠正道:“你们不懂,就别胡说好不?师傅用的是应天那边儿传过来的酒精消毒之法!”

    “就你话多。再那么多话,以后为师可不带你出来了。”神医训斥了两句,小药童立刻老实了,蹲在一边儿在小铁锅里煮沸水。

    赵二爷疑惑不解道:“薛神医,莫非您这活人之法不是原创不成?”

    神医笑着说道:“你且忍着些,别说话。”说着将酒精倒到伤口上,疼的赵二爷前仰后合,差点儿倒下,薛神医一边儿处理着伤口,一边儿说道:“我一把年纪了,哪里来的这等奇思妙想,这用酒精消毒以及伤口缝

    合之法,据说是原创于神医华佗,后为吾师完善,传授给我等弟子,不知道活了多少人命。不仅如此,吾师还创造了云南白药绷带,那也是一等一的疗伤圣药呢。”

    “师傅,师祖真的是英俊潇洒的神仙般的人物吗?”小药童听薛神医提起师祖,脸上说不出的崇敬之色。

    “干你的活。”

    薛神医又训斥了一句,小家伙立刻又埋头添柴。不过时而抬起头,眼神狡黠伶俐,将老神医的动作一一记在心底。

    脑海里想起盈玉养的那只小白兔,也不知道自己缝合的伤口好得怎么样了?天天练习,也不知道何时可以跟师傅一样,在人身上试试。

    “师尊常说,英俊潇洒只是他的表象,真的重要的应该是他的菩萨心肠。只怪当初我学艺不精,没学会师尊绝技麻沸散,不然赵老爷如何需要忍受这般剧痛。”

    人老了,就爱絮叨两句,尤其是提起师尊,这位薛神医更是有万分的敬仰,连赵二爷也忍不住说道:“薛神医,此等神仙人物,不知道您能不能引荐一二?”

    薛神医也没有架子,清洗完伤口,用手术刀又剪下坏肉,一边儿用羊肠线缝合伤口,一边儿说道:“别说是你,便是我都没有机会见几次。”

    “确实如此,如何神仙人物,自然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老神医可否告知仙师名讳?”

    看着赵二爷希望的眼神,薛神医直接拒绝道:“如此荒芜之地,如何能提起吾师名讳。”

    一旁的张素公看的清清楚楚,如此严重的箭伤,竟然在这老者手中半柱香的功夫,就医治完毕,据说最后连疤痕都剩不下多少。

    他那师尊又得如何厉害?若是能够接入家中,家中的长辈定然会万分的欢喜。

    不过等他看向赵二爷的时候,眼神又变得复杂起来。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个老废物。

    待老神医被众人搀扶离去,面色阴沉的张素公上前说道:“二爷这便是赵家的实力吗?上万人连个霍山都拿不下,你们拿什么去拿整个淮安?”

    倒不是说张素公说风凉话,实在是形势危急,若是让朱振等来了援军,那接下来便可能是他对整个淮安世家豪族的报复。

    他认为他实话实说,却忘记了场合,更不料赵二爷脾气到底有多么火爆。

    他不会像是对待薛神医那般给张素公面子。

    我们赵家死了那么多人,连老夫差点儿都被朱振一箭射死了,你竟然还敢在这里说废话!赵二爷忽然上前两步,瘦削的身躯爆发出强劲的力量,竟然一只手掐着张素公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面色狰狞的说道:“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若不是你们张家一个劲儿忽

    悠,我们赵家何必不攻打防守空虚的淮安,反而打有山势依仗的朱振?你别以为老夫看不出你们的谋划,无非是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罢了。”

    若是今日张素卿在此,赵二爷如何也要给他个面子,可眼前这张素公就没有这威名了。

    而且张素公只是一介书生,典型的四体不勤,如何能反抗眼前敢提着长枪上阵厮杀的赵二爷。

    呼吸越发的急促,眼睛上翻,可是张素公如何会向赵二爷求饶,只能拼劲全力去摆开赵二爷,哪只即便是剩下一只手,依然仿佛铜浇铁铸一般,纹丝不动。

    张素公感觉自己快要完蛋了,这个家伙就是个疯子。

    这是要掐死自己的节奏。

    身边的亲随见势不好,想要上前解救自己家少爷,却不料二爷虽然是受伤,依然虎虎生威,一脚一个踹的人仰马翻。

    众人这才知道,赵二爷敢来着霍山,是真的有依仗的。

    不然如何以二房的身份,却身受长房如此信任,连带兵之权都能拱手让出。

    就在张素公感觉眼前发黑,嘴边儿已经开始吐白沫的时候,忽然嘭的一声,屁股狠狠的砸在地上,接着空气流进体内,不仅没有好转,险些又被体液活活的呛死。

    赵二爷冷冰冰的看了张素公一眼,若不是他们张家一直做着淮安豪族的掮客,今日非得宰了这个小子不可。

    尤其是他当着家族子弟使用激将法,以为可以让自己知耻而后勇,却不知道战前如此侮辱主将是兵家大忌,自己没有杀了他便是不错了。

    赵家二郎见二爷大展神威,心中顿时多了几分信心。

    虽然被蹲在地上,但是张素公依然被赵二爷盯得发毛,他知道这个赵二爷是真的会杀人的。

    这时,一个赵家子弟匆匆跑来,大声喊道:“二爷,不好了,那些苗人跑了!”

    赵二爷闻言一愣,紧着眉头紧皱了几分,张素公却已然神色大变,“你说什么?”

    那赵家子弟在赵二爷的示意下说道:“那苗人来的气势汹汹,在码头跟楼船打了一仗,留下无数尸体,跑的连影子都没有了。”

    张素公彻底傻眼,这什么鬼套路?

    那么多人,愣是让一艘船给打败了?这山下的赵家佃户打不过朱振,那情有可原,他们都是些佃户,是农民,即便是拿起刀来,也就那个样子。可是那时连天下诸侯都忌惮几分的苗军,他们杀人不眨眼,屠戮乡村,遇到元军甚至都能打的对方落花流水的存在,家族为了说动他们,动用了不知道多少力量,给张士

    诚使了多少银子,怎么这就败了?

    这怎么可能啊!

    震惊之余,张素公也不由得暗暗头疼,苗军走了,接下来便不好办了。

    这赵家真的能攻上去吗?

    蒋英的死活他倒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赵家损失实力。

    赵家在淮安世家也算是比较强悍的存在,若是他们此次败了,便会让朱振立刻发现淮安豪族的虚弱。

    赵二爷不屑的看了张素公一眼,起身说道:“通知下去,咱们不打这劳什子霍山了,咱们去打山阳城。”“打山阳城?那朱振怎么办?”张素公大急,万万不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