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同是天涯苦命人

第三百四十六章 同是天涯苦命人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振摸着光溜溜的下巴,忽然问了句,“看你这寒酸的样子,跟赵家这种富贵人家养出来的子弟不太一样啊?”

    俘虏忽然沉默了下去,手里攥着的筷子握了握,然后默默的张开嘴,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却不愿意提起,只是一下下往嘴里扒拉饭菜。

    刘青山两眼一瞪就要发火,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你眼前的可是大宋帝国的伯爵,即便皇帝都要隔三差五写信求援,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这般轻慢我们家主公?

    朱振却一把拉住了刘青山的袖子,朝着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休息。

    刘青山不情不愿的起身离开,他倒不是担心朱振的安危,这个俘虏被胖揍这一顿,早就没有力气了。

    俘虏默默的吃着饭,吮吸着筷子上的肉汁,满足的叹了口气,许久之后才说道:“其实……我不算是赵家人。”

    这次轮到朱振震惊了。

    不是赵家人,你这么卖命做什么?

    俘虏见到朱振吃惊的样子,缓缓的说道:“我跟母亲是逃难来到淮安的,是他们赵家收留了我们,我母亲成了他们赵家的下人,而我则成了赵家的义子。”

    这个套路,好熟悉啊。

    世人都知道,战场上的武将都喜欢收养义子为自己所用,其实不知道,像是很多世家大族,甚至普通人家,也喜欢收养一些无路可走的孩子为义子以为己用。朱振身边儿亲卫似乎想起了什么。当初他们也是因为战乱,失去了一切家产,跟着母亲四处流浪乞讨,是伯爷给了他们一条活路,难怪这些赵家子弟那么拼命战斗了,原

    来他们的一切都是赵家给的。

    “这些年,北元残暴,到处都是难民,像是我这样被赵家收养的根骨不错,适合练武的义子赵家收养了很多,这几年将我们集合起来,编练成军。”

    朱振有些不解道:“既然赵家收你做假子,又训练你们的武艺,你们的日子应该不错吧?我刚才看你吃饭的样子,似乎……”俘虏苦笑了一声,“似乎没见过世面是吧?这世家哪里有什么好东西,我们明面上是假子,但是实际上,连条狗都不如。我们只是他们手里的刀罢了。你看看我身上这伤,

    就是他们赵家的公子们派狗咬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喜欢将人放在笼子里,看人与狗的搏杀撕咬,他们感觉很痛快。可我们的性命,就在旦夕之间了。”

    “他们就不怕你们反水吗?”茹太素咬牙问道。

    “为什么会怕我们反水?我们的母亲在他们手里,我们只要稍微有点别的心思,母亲就会死的很惨。”

    俘虏泪流成河,心中的委屈又有谁懂?

    本以为被赵家这样的世家豪门收留,就能过上好日子,谁曾想到,虽然不至于饿死了,但是尊严没有了,动不动就是又打又骂不说,连性命都没法保证。

    他们的训练很辛苦,却很少吃到肉腥,如果训练出了一点儿岔子,做苦工的母亲就会受到非常严厉的责罚。

    可他甚至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因为这乱世,他们离开赵家,想活下来都难。

    “可是我刚才看到不少将士都有步人甲,那些人伙食如果跟不上,怕是穿都穿不上吧?”朱振有些不相信道。

    他知道,这年头养一只军队,可真不容易。养一只穿铁甲的部队,没有充裕的伙食,是不可能的。每一个铁甲武士,都是铁定的大胃王。

    就算是赵家不拿这些人当人看,也不可能让他们吃不饱吧?不然怎么打仗?

    那俘虏愤然道:“步人甲?这位大人,您说的没错,那些身穿步人甲的子弟,确实可以吃饱,那是因为他们的食物,都是从我们这里抢去的。

    赵家甲士足足有一千人,但是这一千人中只有二百人可以成为步人甲甲士,但是要成为步人甲甲士,就要打败其他所有人。所以我们虽然被受压迫,但是却从来不是一条心,因为那些最强悍的甲士,他们高高在上,他们对我们甚至有生杀予夺的权利。他们不愿意离开,甚至不愿意我们离开,

    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们是食物,是奴仆,是玩物,他们会帮着赵家看着我们,甚至主动猎杀想要逃走的人。”

    知道淮安的世家豪族很变态,但是没想到这么变态。

    不过朱振也不得不承认,在这种状态下厮杀,就像是后世的养藏獒,最后活下来的,一定是最强大的。

    反正不是他们赵家的亲生子弟,他们根本不在意这些人的死活。

    叹了口气,朱振挥挥手说道:“行了,吃饱喝足,你赶紧走吧。”

    俘虏一愣,“什么?您不杀我?”朱振摇头说道:“都是些华夏子民,我凭什么随意屠杀?何况你也是个苦命人,你问问我身边儿的弟兄,谁不是跟你一样的出身,可是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而你过的是什

    么日子?赶紧走吧,离得远远的,你若是孝顺,就想办法救出你的母亲赶紧走,因为赵家很快就要不存在了。”

    俘虏看他不似作假,要知道淮安行省平章在他看来,那基本上就是跟皇帝一样的存在,这种人物肯定不会戏耍自己这么个小人物。

    试探着上前走出几步,浑身骨头从头到脚疼的要命,回头看看,朱振已经朝着矿坑走去,其他人也根本没有人阻拦自己。

    俘虏迟疑了一下,然后站住脚步,“那个啥,伯爷,您是个好人,所以我得提醒您一件事情。”不远处的杨勋,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刀,很是阴森的站在那俘虏身侧,一下子抵住了那人的心口,“很能耐啊,看来你确实想尝试下本大人的手段,不然为何敢跟伯爷

    藏私呢?还有什么话没说,统统说出来,不然…”

    俘虏吓得双腿颤栗,心里想着这伯爷看着那么和气,怎么身边儿的大人们,一个比一个残暴?

    嘴上却不停的喊着,“伯爷,饶命啊,伯爷,饶命。”

    朱振转身走了回来,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放了他吧,他也是个乱世的苦命人,何必为难他。”

    杨勋却摇摇头说了句,“咱们可怜他,谁可怜我们我们。”

    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听从命令,收回了兵器。那俘虏跪在地上,诚恳的说道:“小的该死,先前并未将所致的全数说出,这次对付您的世家里,有一家是淮安张家,跟大都的张家有一定的关系,只是不为外人所知罢了。这一次,赵家的行动,都是张家的支持的,而张家那边儿还有其他的后续行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