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赵家败亡

第三百五十二章 赵家败亡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危矣。”

    不似身边儿儿郎们的慌乱不堪,赵二爷望着那鼓帆而来的小船上面满载的蒿草,其实他心里无比的镇定。

    但此时此刻,镇定又有什么用处?

    镇定难道就不心痛了吗?

    他当然不惧怕自己这半截身子入土,不对入水,身为一军统帅,其实自从得到家住首肯,起事反抗朱振以来,他便已经做好了为家族牺牲的准备。

    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尽管自己智计百出,甚至亲临最前线,依然落得如此结果。

    到如今,赵家辛苦隐藏的上万还算的上精锐的儿郎,很有可能旦夕间灰飞烟灭,自己该如何抉择。

    实际上,在城墙之上看热闹的张灵凤也陷入了深思。

    如果换做是自己,在此等绝境之下,该如何做?换做是自己的夫君的话,又会如何做?

    最后得出的结果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弃船登岸,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所有人,随我跳水。”

    关键时刻,还是赵二爷多年在赵家的积威起到了作用,随着赵家二爷身先士卒跳入水中,赵家儿郎但凡是离着水岸近一些的,都毫不犹豫的跳入水中。

    山阳城中人,都能看的真真切切,在那片被清理干净的水域之中,那些被晒干的蒿草燃烧随着小船撞击到运兵船之上,熊熊烈火似乎染红了半个天空。

    滚滚的浓烟,顺着风刺鼻的扑向山阳城,大家就算是捂住口鼻,也被浓烟呛得咳嗦不止。

    而深陷火海之中的赵家儿郎,则只能苦苦挣扎着或者烧死,或者跳入水中淹死。

    不是所有人都是水中的蛟龙,赵家儿郎起码超过半数以上,成为一具具浮尸,漂浮在水面上。

    张灵凤见识过太多的战斗,他知道水面上战事顺利,而敌人损失惨重,就不代表着山阳保卫战就胜利了。

    自己必须还得稳稳的守住水岸,不让敌人登岸才行。

    端木雨荷火烧水泽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为了火烧而火烧,而是为了尽最大的努力,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打击他们的士气,从而给守城的将士们尽最大的可能创造机会。

    尤其是,此时作为山阳最为重要的水军精华,那些平日里刻苦训练的水鬼们,还在水中拼命的搏杀,自己有什么资格呆在城中安享太平。

    “是男人,就随我杀出去!”张灵凤拎着大斧头,一马当先下了城墙,而城中所有手持武器的男人,也纷纷不甘示弱,纷纷紧随其后。

    大家心里的恐慌早就烟消云散了。

    因为端木雨荷的可以低调,大家都认为这一仗是主母打的,能够谈笑间将敌人消灭半数以上,是何等的英明神武。

    大家都发自肺腑的敬佩张灵凤。

    而张灵凤心里也清楚,此时此刻大家对自己的盲目崇拜,对于这场战争,到底是何等的重要。而当下最为痛苦的,莫过于下定决心游到岸边儿的赵二爷了,因为他看的清清楚楚,山阳城大门四开,一对对青壮手持武器,冲到岸边儿,并开始在那员女将的指挥下摆

    下阵型。

    或许在平常,赵二爷根本不怕这种临时拼凑的阵型,但是在此时,赵家仅剩下的儿郎们,要游泳到岸边,体力消耗过半的情况下,去破对方的军阵,实在是太难了。

    尤其是那女将身先士卒,太过于鼓舞士气,士兵们一个个巍然不动,让人远远的观瞧,便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

    他们丝毫不动,就意味着他们尽最大的努力节省体力。此消彼长之下,自己将面对无比恐怖的局面。

    这样的结果,或许最后自己能把他们击溃,但是却绝对再也没有实力攻入山阳城,而实力消耗过大的赵家,也势必成为世家中实力最弱的一家。

    赵二爷有些后悔了,他后悔没有听那个一肚子阴谋算计的赵家人的话。

    或许,老老实实,听别人安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虽然未必能吃到肉,但是喝汤其实也不错的。喊杀声开始了,不断有赵家儿郎登岸,踩着滩涂的淤泥上岸,让赵二爷心中泛起希望的是,不断的有勇武的赵家儿郎突入山阳守军的防线,甚至击杀了山阳城某个青壮队

    长,让防线混乱。

    但渐渐的,随着在他们后方,一队规模并不算大的水军从远方急速驶来,并开始向水中游泳的赵家儿郎抛射箭簇的时候,赵家人又开始从心里打起鼓来。“二爷,咱们赶紧撤吧。”赵家的亲信子弟,看着不断死在滩涂上,被重新推入水中,以及在身后被不断抛射致死,染红了江水的赵家儿郎,心态的说道:“二爷,在不退,

    咱们赵家就真的完了。”

    “你告诉我,往哪里退?”赵二爷的表情冷漠,“放在之前,咱们来山阳城的时候,或许咱们还有机会撤走,到如今前有军阵,后有奇兵,咱们退无可退,只能往前冲了。”

    赵家的亲信儿郎如何看不清楚眼前的行事,只能无可奈何道:“二爷,那也不能看着赵家的血在这里流干啊!”“除了杀上去,还能如何!”赵二爷咬牙道:“虽然我们陷入了敌人的算计之中,但是他们都是些青壮,而你们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士兵,只要能冲上岸去,堂堂正正的对垒,

    未必不能赢,若是真的盲目逃窜,可就是真的没有活路了。”那亲信儿郎游着水,目光带着哭意,“不管如何,遭了敌人算计也好,敌人用军阵堵我们也罢,总归他们是一群没上过战阵的青壮,只要咱们杀上去,我就不信他们能撑得

    住!无外乎咱们损失如何罢了。”

    赵二爷也嗯了一声,脸色却并未舒展。

    日头逐渐偏西,赵家儿郎逐渐在浅水处朝着赵二爷集中,而张灵凤也稳稳的站在岸边儿,在无数青壮的簇拥下,与赵二爷遥遥相对。

    而那数不清浮在水中的符尸,已经没有人去在意了。

    “二爷!”

    然而,就在赵家儿郎们准备重拾信心,准备与岸边儿的将士们做过一场的时候,一艘灵活的渔船在山阳水军的追击下脱颖而出,朝着二爷的位置飞速划来。

    其人遥遥的看着二爷心急如焚,忍不住大声喊道:“二爷,大事不好,常茂根本没去霍山,而是直接朝着咱们家的府库杀了过去。”

    赵家众人猛地一惊。

    赵二爷更是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差点儿直接摔在滩涂之上。

    赵家儿郎数位亲信,直接抱住赵二爷意图将二爷报到传上去。

    “怎么会这样?咱们的库房不是藏得好好的吗?”赵二爷失魂落魄的被众人抱着,嘴里止不住的问道。

    其实,他哪里知道,朱振对世家的防范从来没有减轻一份,之前对于赵家的态度,也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而杨勋更是时刻牢记自己的使命,推翻这些世家。

    别说这些世家的仓库、府藏在哪里,便是他们的老小藏匿在哪里,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今赵家反咬一口,正好给了常茂机会,缴获的物资能够分配给百姓的,就地分配,不能分配的,金银直接命青壮押回,绫罗绸缎、贵重家具则直接焚烧。

    刚才有二爷在聚拢人心还好,二爷被几个亲信儿郎抱着上了船,众人瞬间没有了主心骨,本来略微有了丝丝机会的战局,瞬间变得更加逆风起来。那赵二爷失魂落魄了一阵,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然到了船上,渔夫竟然要带着自己逃命,当下毫不犹豫的直接跳入水中,大声呼喊道:“钱财没有了,可以再

    去抢夺奴役,粮食没有了,可以再种,孩儿们若是都死在这里,家族就真的完了!”

    “那赵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一会儿上船,一会儿又跳水?莫非被咱们逼急了,演猴戏给咱们看?”张灵凤忍不住问道。

    身边儿的青壮们纷纷哈哈大笑。

    “定然是常茂将军已经到达张家地域,依照作战计划开始展开进攻了。”张灵凤身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个小孩儿,手里拿着石头,警惕的看着战场。

    “原来如此。”非但是张灵凤,青壮众人也松了一口气。其实,这便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赵家折腾到现在,其实就是靠赵二爷的威望撑着,如今赵二爷被打击到了,连最后的士气都没有了,这仗也就没法打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