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张大舍的朋友圈

第三百七十四章 张大舍的朋友圈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西浮州,后世又叫景德镇,因为盛产精美的瓷器,又被人们称为瓷都。

    古田下堡村有很多私窑,当地百姓以烧制陶器、瓷器为生,偏偏有一家格外特殊,家里明明颇有田产,却懒得开发一家磁窑。

    这家老爷子走得早,只剩下个老娘,老娘颇为宠溺儿子,便任由儿子耍枪弄棒,结交各路好汉,家中的银钱如流水一般花销而出,却从来不见丝毫进项。这户人家姓盛,这当家的小伙子叫盛庸,因为为人生的膀大腰圆,威武有力,在下堡村也颇有威望,村里的人有什么交易也都习惯在他们家田边儿摆个摊,随手给盛庸三

    瓜俩枣的保护费,周遭的强盗土匪也不敢来骚扰。

    这一日,天刚透亮,便有三五村民来此摆摊,销售瓷器。盛庸穿着一身黑色的武士服,怀里抱着一把朴刀,很是和善的说道:“现在世道那么乱,大家伙做生意,也要结伴同行才是,你们这三三两两的就来某家这里摆摊,也不怕

    贼人半路截走。”当下有人笑着说道:“盛大郎莫非不知?自从那狗贼陈友谅退出鄱阳湖,朱文正大都督镇守洪都,派张大舍巡视江西,咱们当地的百姓日子好过多了。听说张大人不仅仅是巡视江西那么简单,他还身负采买物资之责,你想想那洪都多少军伍,吃饭得用碗吧,万一张大人相中了,不就合该咱们老表发财了不是。这不,我家婆娘一大早就逼我

    起床,来市集上早早摆摊,就希望张大人能来一趟,让咱遇上。”盛庸脸上一直是温润的笑意,说实话这朱文正跟先前的陈友谅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先前刚入洪都的时候,还比较收敛,过了一段时间便开始放飞自我,流连花柳之地,幸

    好他身边儿的张大舍是军山的文臣出身,为人公正,做事情也颇具军山风格,这才让江西得意休养生息。不过即便是军中大规模采购碗具,也不会来自己这小集市,人家应该去官窑,官窑的品相和价格都不错,比这些私窑不知道强多少。人家就算是来此地,也不会是冲着你

    们来的。

    不过看大家开心,盛庸也不好道破真相。

    当下摆摆手说道:“既然是张大人来此地巡视,相比那些宵小自然不敢来此地造次,正好我约了朋友,今天这集市某便不用照看了。”

    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却暗叹,这张大舍当年四处求学,却是来过浮州的,而且还在自己家寄宿过一段时间,他家夫人性格彪悍,自己当初没少嘲讽他缺乏男人的刚气。只是没想到,人家张大舍时来运转,投了军山飞黄腾达,后来更是被大都督朱文正死皮赖脸的借到了江西,如今表面上江西上下事务以朱文正为尊,其实都是张大舍在打

    理,实打实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知道当初时长要靠自己接济的家伙,还记不记得自己这个朋友。“大郎,用过膳再去寻朋友比武也不迟。”一道温柔的呼唤,将盛庸从感慨世事无常之中拉了回来,看了一眼颇为驯服的女人,盛庸心中暗暗得意,起码夫人这一点,张大

    舍比不过自己。

    穷文富武,这些年为了习武,盛家花销甚大,到如今也只剩下一座大院子给外人看看,其实内里早就贫寒到不成样子。盛庸将娘搀扶到座位上,给娘问了安,然后便自顾的坐在饭桌前默默无语,结果妻子递过来的饭碗的时候,盛庸的眸子被夫人的手吸引了,虎目之中不由的泛起了丝丝热

    泪。盛庸家昔日在下堡村那也算是富裕之家,夫人自然是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别看盛庸自己五大三粗,但是夫人却是出了名的肤白貌美,肤如凝脂,可现如今再看她的手,

    虽然干净纤细,却已经布满了老茧。

    接过饭碗,盛庸忍不住用手摩挲夫人的皓腕,手心,手指,惊得夫人脸色泛红,“大郎,你这是作甚,娘看着呢!”老太太却并不食古,端着饭碗,慈祥的笑了笑,“为娘老眼昏花,看不清楚喽,儿啊,好好的饭不吃,你落什么泪?可是心疼你婆娘了?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命,你该做什么

    就做什么,我们娘俩都支持你。”

    “大郎,娘说的是,你不论做什么,自然有你的道理,你不用顾忌我的。”

    夫人越是这样说,盛庸心里越难受,可是他也没有解决问题的很好办法。

    当初自己察觉乱世将至,遂起了习武之心,可谁曾想这练武上瘾,而且花费颇多,到如今早就入不敷出了。

    而且以盛庸的视觉观察,这不论是陈友谅,还是朱元璋都是凶狠的角色,跟当初自己求学时,先生所传授给自己的知识颇为不相符,完全没有明君之相。

    朱元璋名声算好,但是他也纵兵抢粮,让盛庸觉得难成大器。

    可自己若是再不改变,这老婆母亲又该怎么办?

    自己如何忍心让他们一直跟着自己过苦日子?

    自己一个粗鄙之人,苦一些也就算了,可他们都是女人啊。盛庸默默的夹着菜,心里越发酸楚,忽然想起前几日算命先生跟自己说过的话,便闷声说道:“前些日子,有个算命先生路过,说我身负紫气,有帝王之相,眼下天下大乱

    ,我不如也反了大元,聚拢身边儿弟兄,做个反王得了。”

    老太太一听,很是高兴,说道:“儿啊,你要是造反做了皇上,为娘是不是也跟着沾光做皇太后?我记得年轻时候听戏,皇太后可劲儿的威风呢。”

    夫人秦氏一听,微微一叹,果然大郎混成这般模样,跟母亲大人的溺爱缺乏不了关系,当下要摇了摇牙冠,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老太太看的分明,却没有怨念,儿媳这些年为了这个家可真的是操碎了心,老太太虽然宠溺儿子,但为人却心地善良,连忙放下碗筷说道:“儿媳,你是大家闺秀,读过不

    少书,肯定有些见识,你快说说,吾儿这念头可不可行?”

    秦氏看了眼盛庸,盛庸笑着说道:“夫人有话说来便是,我做不做皇帝,全都是为了你们考虑,其实我更喜欢练武,跟朋友一起喝酒纵马。”刘氏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大郎,奴家一介女流,若是说错了,你也别生气。这眼下时局,确实动荡,眼看着大元江山,百年便有覆灭之危,可是这争夺天下一是靠本事,二是靠气运,大郎现在想要造反,其实已经迟了许多,况且这争夺天下,本来就是危险至极的事情,稍有不慎便举族覆灭。这些年声名鹊起的反王可曾少有?可到现在为人知晓的,还有几个?前些时日,奴家听说那大都督朱文正的好友,在霍山大败淮安世族,声威赫赫,那算不算是当世人杰呢?可人家做的也是择一良主辅佐,保靖安

    民,大郎若是想改变处境,不若学他,先择一良主辅之,以待天下有变,再图出路。”

    盛庸捧着饭碗,有些愣神。

    朱振……

    这个人的威名,自己耳朵里都磨出茧子来了。

    这个人的本事大出天际来了,孤身出身,在姑苏城纵横捭阖,将张士诚的地盘搅合的是鸡犬不宁。

    后来又列土封疆,为一方藩镇,又是百战百胜,让世人瞩目。

    自己的本事尚不如人家,凭什么敢夸下海口,造反呢?

    当下盛庸竟然有几分崇敬之意说道:“大丈夫莫说做什么地方,做到朱振那般,便是当世豪杰了。”秦氏看着眼前自己器宇轩昂、高大威武的夫君,嘴巴张了张,欲言又止,只是神情却出卖了他,在他心里十个朱振,又如何比得过自己的夫君呢。只是夫君太要面子了些

    ,所以至今郁郁不得志。

    见夫人欲言又止的样子,盛庸问道:“夫人,你可是还有话说?”“虽然大都督朱文正口碑不佳,但是张大舍的牧民之风却为江西百姓津津乐道,称颂他为张青天,之前咱们家跟他们也算是关系不错的,夫君何不登门造访,先谋个处身之

    地。”

    盛庸表情默然。

    你是不知道,我跟张大舍一起喝酒时,我是如何嘲讽他惧内的。

    现在让我去求他,可是羞煞我也。

    这个时候人家发达了,我去求人家,换一份前程,让我以后如何抬起头来做人?

    夫妻多年,早就将丈夫的心思摸得透彻。见夫君表情默然,便知道夫君心中为何犹豫,便开口说道:“张口求人,其实没有那么难,夫君却是不知,当初张家落难,我被迫买了多少张家的猪肉,只是我未曾与夫君

    提起,那张夫人知晓张大舍好面子,也未曾与张大舍提起罢了,若是张大舍知道此事,怕是早就登门报恩了。”

    盛庸默然了许久,方才叹息说道:“张大舍为人确实不错,而且眼下陈友谅和朱元璋双方打得你来我往,确实正是用人之际,只是……”

    说到底,还是感觉这件事情,开口太过于丢人。

    而且自己听说,张大舍当初是从底层做起的,自己就算是找了他,以张大舍的性格,也不可能骤然给自己一个高位,若是到时候从小兵做起,自己何时能出人头地?

    自己在家里,勉强还能让夫人和母亲糊口,若是自己投军去了,他们在家里怎么活。

    平日里,老太太最是溺爱孩子,她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今日见儿媳开口,儿子频频点头,便知道这儿媳说的肯定有道理。

    便开口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犹犹豫豫的,儿媳既然说的有理,你去便是。就当他们张家欠咱们盛家的。”

    盛庸苦笑,这猪肉钱值几个人情,不过既然母亲开口,他也不好拒绝。

    当下点点头应道:“也罢,便舍了这张脸,去求求张大舍。”

    秦氏心里却没有多几分欣喜。军中日子辛苦,而且挣不到几个银钱,但是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顶天立地的活着呢?像是自己夫君这般,每日练武,呼朋唤友,能有多大的出息?还不如搏一搏

    出身,将来有了孩子,也不至于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吃完饭,盛庸整了整衣襟,低头说了声,“等我的好消息。”

    便出了房门,直奔市集而去。

    果然跟大家伙猜想的一样,张大舍要大规模的采购饭碗。

    虽然鼎鼎有名的浮州,去造饭碗有些丢人,但是乱世能有大笔的生意,已然是不错的选择。

    谁在乎买回去他是摆着,还是吃饭用。

    张大人果然阔气,这一车车的饭碗运回去,可要花不少银子。

    大家伙在默默口袋里的银钱,心里不知道多美。

    盛庸来到集市,便有不少邻里大声呼喊,“盛大郎,你是来收保护费的吗?快快,咱家要把欠了一年的保护费交上。”

    盛庸平素里豪气,不管你有没有银子,交不交保护费,他其实都是不管的。

    只是今日自己是来求人办事,结果一堆人围着自己交保护费,若是让旧友看见,岂不是丢光了面子。

    正巧,张大舍指挥人装好碗具,转身想要再溜达溜达,看着不远处热闹,就走了过来。盛庸面色发苦,扭头便要逃离此地,却远远的听见张大舍开口喊道:“是盛庸兄么?好兄弟,你可叫我好找!”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