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四百章 杀鸡儆猴

第四百章 杀鸡儆猴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振看过经军中参赞计算过后,被常德贪墨的数额,嘴角忍不住抽出,再看眼前这位常千户,脑门上写满了死字,拍了拍他满是冷汗的额头,笑着说道:“常千户,你真的是个人物啊。世人都说我朱振爱财,但我取之有道。可你常千户这般做,对得起某,对得起淮安的百姓吗?这千户所一千多人的兵额,让你遣散了九百多人日常吃空饷不

    说,连我运送来的物资,也贪墨了?”

    朱振当真是怒了。

    朱振知道军中有吃空饷的存在,但是现在大明朝还没建立呢,就有人敢这么吃空饷。关键是吃空饷就吃空饷,长官来视察,找些百姓来临时演一下的心思都没有。

    反正他们也不是自己内定的战斗部队,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朱振不在乎,反正是常遇春的人。可关键是,这厮竟然拿自己送来建造房舍的钱去潇洒了,自己再拿点钱修建房舍倒不是不行,但是重新建造房舍,需要的时间,耽搁了士兵的住宿,肯定会影响将士们的

    身体健康,还有军心。

    做事情那么绝,完全不考虑后路,不拿你的脑袋,拿谁的?

    姓常便不用死了么?姓朱的老子都敢砍!

    朱振转过身去,懒得看常德一眼,淡淡的说道:“军纪官记录,朐县守备千户常德贪墨军资,克扣军饷,欺上瞒下,贻误军机,残害百姓,勾结海寇……”

    朱振嘴里的罪名就跟不要钱一样往外冒,听得常德脑门子都是冷汗。

    “伯爷,伯爷,小的知罪,给小的留一条性命,效忠伯爷吧。”常德吓的魂飞魄散,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把握机会,可能连命都没有了。

    朱振根本懒得看他,继续说道:“军纪如山,如此胆大妄为之事,你的命,本伯留的,军纪也留不得。”

    常德直接吓傻了,居然不知道如何反驳。

    我可是常家的人,你不跟我伯父打声招呼就要杀了我么?

    你这也太肆无忌惮了吧?

    等到虎二拖着这厮的胳膊往外走的时候,常德才反应过来,大声呼喊道:“伯爷,伯爷,末将虽然贪墨了些财物,但是末将对于伯爷,对于淮安那可是忠心耿耿啊。”

    见朱振丝毫不为所动,便改口喊道:“朱振,老子是常遇春的子侄,你杀我是要出大事的。”

    虎二停驻脚步,看了一眼朱振。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在公开场合说自己是常遇春的子侄,这不是给常遇春抹黑么?而且既然提起此事,常遇春的面子便不得不给。

    若是这般大义灭亲,传到常遇春耳朵里,难免有人说三道四。若是常遇春将军不计较还好,若是计较起来,此时着实有些麻烦。朱振不悦的瞪了虎二一眼,沉声喝道:“本伯的军中,不认识什么常遇春,只认军法。莫说是常遇春的子弟,便是本伯的亲兄亲弟,此时也必须杀!虎二还愣着做什么,要

    本伯亲自抽刀吗?”

    “遵命!”

    虎二回应了一声,回头狠狠的踹了一脚常德,骂道:“自己完犊子也就算了,还拉着常将军,你算什么东西!”

    刘青山嫌弃虎二行事太慢,上前直接拽着常德的腿往外走。

    不一会儿便传来一声惨叫,头颅挂在辕门之上。

    一个常家子弟的死活,朱振完全不看在眼里,要是真的当自己是一家人,便不会做出这种脑残的事情。

    朱振神情完全无异色,在霍山杀的人太多了,让朱振的感情世界变得越发坚硬,死人在看来已经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不过,有一点却永远不会改变。

    那就是朱振的本心。

    既然准备接下这副担子,就要给百姓,给历史留下些什么。

    不过眼下为何非要杀常德,一层意思是杀鸡儆猴而已。

    当然最为致命的的另外一层意思,还是他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孽。这一条就足够了。

    郭桓是读书人,而且职务过高,且在贤人馆有一定的影响力,此时朱振不想给淮安找太大的麻烦,但是世家的德行,肯定不会就这么简单听从自己的意愿。

    虽然跟刘伯温谈好了条件,但是背地里耍小手段绝对不会停。这帮家伙掌控淮安太久了,早已将自己当做这片膏腴之地的土皇帝。他们短视的目光早已被祖祖辈辈的教训死死的束缚在脚下的土地,根本看不见朱振的计划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财富,他只知道自己嘴里的肉哪怕吐出去喂狗,也不能给别

    人抢走!

    这是时代的局限。

    跟这样的人是没法解释什么全球战略、经济合作的概念,只能用常德的人头向他们告诉他们一个事实——跟着我,有肉吃,跟我作对,要当心脑袋!

    所以,常德很幸运的成为朱振儆猴子的那只鸡……――

    原本对于刘伯温带来的朱振的条件,各家议论纷纷都觉得朱振太过嚣张,不加入市舶司是海盗?

    你要剿灭?竖子简直狂妄!

    可是当常德的人头高高的挂在水师大营的辕门的时候,大家沉默了。

    常家虽然不是世家,但是常遇春在军中的影响力太大了,虽然常德不是常家什么重要人物,但是也是朱振盟友的一份子。

    这么被朱振安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的罪名,连证据都不用讲,盏茶功夫不到砍了脑袋……

    先前好叫嚣的世家子弟各个都觉得后脖颈冒凉风,好像自己的大好头颅也有些不太保险。

    这家伙是真敢杀啊!

    要知道常德是自己人,朱振都不在乎,更不要说外人了。

    而且朱振这么做,也会在很大的程度上震慑自己手下人,老老实实在我手底下做事,或许还有一条活路,你们敢跟世家勾结,我保证你们死的飞快。

    一时间,淮安子弟各个感受到了朱振的狠辣,纷纷噤声,踏踏实实的做一只被吓坏的猴子吧,唯恐成为被朱振盯的下一只鸡……是以,当朱振以水师名义大张旗鼓的招募流民、贫民充作杂役,大肆建设房舍、码头、船厂,淮安士族尽皆沉默以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