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开天录 > 第八百二十章 羲繇出手

第八百二十章 羲繇出手

推荐阅读:天骄战纪圣墟圣武星辰天道图书馆武极天下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剑道通神佛系少女不修仙元尊儒道至圣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痛哉!”

    三才戒尺打下来时,白素心体内一点先天灵光顿时痛呼一声。

    巫铁心中大急。

    白素心关系着裴凤的下落,他可死不得。

    强行按下手中躁动不安的黑剑,巫铁全身法力疯狂涌入太初冕。一丝丝灵光笼罩了周边千丈方圆之地,在这范围内,时间强行逆流。

    白素心修为惊人,隐隐已经到了神明境的巅峰极致,甚至窥到了神明境之上的那一重大境界。

    想要逆转和白素心有关的时间,巫铁只觉吃力无比,以他如今的修为,他的法力也犹如雪崩一样急速消耗,顷刻间全身法力燃烧一空。

    头颅崩裂的白素心身躯恢复完整,崩碎的神魂也已经复原,甚至他被黑剑斩下的手臂也已经愈合如初。只是黑剑杀意过于炽烈,白素心的右臂重生,但是手臂上依旧缠绕着一缕可怕的剑意,不断在他身躯上撕开一条条极小的伤口。

    白素心这辈子,就没吃过这样的苦。

    尤其是,差点被三才戒尺一击打杀。

    白素心的道心几乎崩溃,他惊慌失措的看着巫铁,浑身战栗犹如筛糠。

    巫铁手中的黑剑终于还是拿捏不住,黑剑上‘诛戮陷绝’四个古篆字亮起,一条黑色剑芒席卷虚空,数万柄白莲宫弟子的佩剑崩碎,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精华被黑剑一口吞下。

    这些白莲宫的弟子,个个家世优越,他们的佩剑,最差的都是自家先辈温养数千年的天道神兵。

    黑剑这一口吞下去,吞下了数万条成型的大道道纹。

    这些佩剑更是用各种极品材料铸造而成,经过数千年甚至是数万年的温养后,材质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一口佩剑都是寻常人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器。

    黑剑这下才算是心满意足,他乖巧的被巫铁握在手中,剑身轻轻的震荡着,就好似一只吃饱喝足的猫儿,惬意的甩动着尾巴。

    巫铁头顶一柄长柄镰刀飞出,闇魂神族的至尊神器轻轻一挥,数万白莲宫弟子齐声惨嚎。他们本来被黑剑重创,肉身几乎崩毁,神魂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面对闇魂神族专事收割灵魂的至尊神器,他们毫无反抗之力,被长柄镰刀轻轻一勾,神魂连同着全身的精气神就破体飞出,哀嚎着向巫铁飞来。

    数万白莲宫弟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身躯骤然化为缕缕飞灰飘散。

    唯有半空中,一条条凝聚犹如生人的神魂裹着一点先天灵光,犹如一条洪流飞向巫铁。

    巫铁头顶,同样为闇魂神族至尊神器之一的骷髅冠冉冉浮现。骷髅冠上狰狞的骷髅头张开嘴深深一吸,数万白莲宫弟子的神魂就哀嚎着被一口吞了下去,囚禁在了骷髅冠中。

    巫铁冷哼一声,心念一动,一丝丝黑色的火焰就从骷髅冠中喷出,烧得数万白莲宫弟子嘶声痛呼。

    “魔,邪魔!”风戎身后,一万不到点的禁军已经布下了燧火大阵,他们纷纷喷出本命精血,让风戎手中的燧火膨胀到了近乎百丈大小。

    赤红色的光芒照耀虚空,但是距离巫铁还有数百丈远近,就被骷髅冠上放出的迷离黑气遮挡,丝毫无法靠近巫铁丝毫。

    “哪,对哦,你们可以说,本王的确是邪魔……啧,没法解释,也懒得解释。”巫铁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长柄镰刀和骷髅冠,摇摇头,懒得浪费口水。

    白素心连自家白莲宫的老祖宗,都能污蔑成邪魔外道,就不要说他了。

    反正,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说什么是什么,是吧?

    白素心嘶声长啸,向后急退。

    他的道心已经崩溃,但是他的本能还在。白素心,绝对不是什么敢于大义当前、英勇就义的烈士,他骨子里,是一个极其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所以,数万白莲宫弟子的神魂被巫铁囚禁,白素心想着的不是打破骷髅冠救出这些心腹弟子,而是撤退、逃跑,先让自己跑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只是,白素心跑得再快,也没有巫铁快。

    此刻的巫铁,在时间结界中耗费了万余年时间,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左道,都已经推演到了神明境十重天的境界。

    虽然此刻的巫铁,还是一个空水缸,法力修为并没有补满,没有达到神明境十重天应有的法力修为,但是他的神通已经超乎常人。

    虚空骤然折叠,巫铁凭空来到白素心身边,一手扣住了他的脖颈。

    白素心体内澎湃法力发动,他正要驱动秘法挣脱巫铁的手掌,巫铁的手掌突然好似化为一个无形的黑洞,白素心体内的法力修为‘哗啦啦’的就顺着巫铁的掌心急速流逝。

    不仅如此,更有各种苍老、枯朽、死亡、寂灭等等负面气息蜂拥袭来,白素心身上凭空出现了天人五衰的状态。

    头发灰白,发须掉落,皮肤干瘪,体渗油汗,皮肤上凭空有污垢生出,腋下隐隐有臭气传来。白素心张开嘴,嘴里更是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他整个人,都好像变成了一堆发酵的垃圾,充满了让人恶心的诸般穷形恶相。

    这已然和法力修为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大道法则层面上的压制。

    任凭白素心如何挣扎,如何反抗,就好像一个稚嫩的孩童在老奸巨猾的成年人面前撒谎一样,每一句谎言都是那般的一戳就破。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白素心的法力就倾泻一空,浑身上下一丝法力都不复存在。

    他整个人更是变得湿哒哒、臭烘烘,苍老衰败,完全变了一个人。

    原本,白素心身上还有过百件威力不凡的白莲宫秘宝护身,任何一件秘宝若是发动,都会给巫铁造成不小的麻烦,甚至可以让白素心有逃跑的机会。

    只是,在巫铁的浩然正气压制下,这百来件白莲宫秘宝居然没有一件听从白素心的使唤。

    巫铁掐得白素心脖颈‘咔咔’作响,他冷声呵斥道:“裴凤何在?”

    白素心张了张嘴,看向了风戎。

    任凭白素心平日里有万变机变、有无穷手段,此刻他也无计可施。

    数万弟子被全歼,自己落入仇敌之手,秘法神通完全无用,全方面的被敌人压制……

    白素心想哭。

    但是哭,是不能哭的。没有哭泣的时间,还是想办法自救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放了老夫,老夫保证她安全返回……”白素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老夫,以白莲宫山长的名义作保,只要武王确保老夫和一众弟子的安全,裴凤王妃定然平安。”

    巫铁握住了长柄镰刀,极长的长柄镰刀变幻成了数寸长短,巫铁握着小小的、黑烟缭绕的镰刀,狠狠的切过了白素心的身体。

    闇魂神族的至尊神器,对肉身的伤害微乎其微,但是专门攻杀神魂。

    白素心只觉自己的神魂好似被凌迟碎剐一样,无法形容的剧痛袭来,他本来就枯槁腐朽的身躯顿时渗出了无数恶臭的汗水,他嘶声尖叫道:“武王……”

    巫铁冷然道:“现在知道我是武王了?我是邪魔外道么?”

    白素心干笑:“武王乃真正大丈夫,巍峨君子,哪里是什么邪魔外道?”

    巫铁晃了晃手中镰刀:“这两件邪魔外道才有的法器?”

    白素心干笑:“定然是武王降妖除魔,缴获的神兵哪。”

    舔了舔嘴唇,白素心温和的说道:“天地之间,人有正邪,器无正邪……邪魔外道的魔兵,到了武王这等仁人君子手中,那也是匡正天下的神兵、圣兵!”

    巫铁笑了起来:“那,你还和本王谈条件么?嗯?放了你和你的一群徒子徒孙,裴凤才能安然返回?”

    白素心的眼珠急速的转了几圈。

    他如今形容干瘪枯槁得厉害,眼珠一转,那模样就好像要从眼眶里脱落一样。

    干笑了几声,白素心沉声道:“武王陛下放心,裴凤王妃……错,裴凤皇后定然安然返回,老夫以人头担保……只是,裴凤皇后被老夫外甥暂时安置在墨竹垸……”

    巫铁充血的双眼,就看向了风戎。

    风戎头顶悬浮着硕大的燧火,温暖、浑厚的光焰照耀着他的身体,但是他的心却是一阵冰冷。

    他呆呆的看着被巫铁生擒活捉的白素心,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

    数万白莲宫弟子组成的素心白莲剑阵,居然被巫铁一人攻破。

    数万白莲宫弟子肉身崩毁,一点先天灵光都被巫铁生生囚禁。

    而白素心,居然沦为巫铁的俘虏。

    堂堂白莲宫当代山主啊……他风戎争夺神皇宝座的最大依仗。

    就这么……被巫铁……犹如掐鸡崽子一样,掐在手中。

    见到巫铁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风戎下意识的叫了起来:“兀那蛮夷……你那蛮婆子,可还在本王手中!”

    ‘嗤’的一声,巫铁放下小镰刀,抓起黑剑,给了白素心一剑。

    白素心两条大腿齐根脱落,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传来,白素心嘶声尖叫道:“风戎,你这小兔崽子……舅舅我若是死在这里……你这辈子就再也无缘皇位……你就等着风熵那心狠手辣的小鬼和你秋后算账罢!”

    风戎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这才回过神来。

    平日里趾高气扬的面皮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极其生疏的,带着一丝谄媚和低声下气的笑容。向来挺得犹如得了强直性脊柱炎的腰身,也莫名的弯下来了一点点。

    风戎很不习惯的,向巫铁拱手行了一礼:“武王,一切好说,一切好说,只要舅舅平安无事,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本王这就传令,恭送裴凤皇后安然返回。”

    干笑了几声,风戎的脸突然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干巴巴的说道:“只是,这里距离燧朝过于遥远,传讯怕是都要耗费一两个月……至于送裴凤皇后回来……回来……这个……”

    从燧朝所在的大陆到这三国大陆,就算是一尊修为满满的‘王神’,诸如梵龙、梵鲲、白鹿、白鹤这样的大能,一路平安,没有任何风波险阻,也要全力飞行三年以上。

    送回裴凤,说起来简单,但是这事实上……

    巫铁冷声道:“你们怎么来的?”

    巫铁想起了那一口巨大的钟影……听清风说,那叫做乾元神钟,是燧朝的镇国神器!

    风戎听出了巫铁话里的意思,他急忙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本王绝对不可能让父皇动用乾元神钟送她回来……本王,绝对不能让父皇知晓这里……”

    风戎突然闭上了嘴,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难看得就好像一张发霉的僵尸脸。

    风戎突然醒悟,无论他如何遮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是不可能瞒过燧朝上上下下的了。

    白素心的丑事,白莲宫弟子的败亡,还有他风戎被人逼到近乎狗急跳墙的局面……风戎突然很想哭。燧朝历史上,何曾有过这么丢脸的大皇子?

    如果输给了燧朝四边的四大敌国,风戎也认了,那四大妖魔鬼怪组成的国朝有多强啊!

    可是输给巫铁……这名不见经传的蛮夷小国王,风戎丢不起这个脸啊。

    “不可能的,武王陛下。”风戎缓缓的对巫铁说道:“父皇,绝对不可能下旨,动用乾元神钟送裴凤返回……这,绝对不可能。”

    巫铁冷厉的看着风戎,他手中黑剑对准了白素心的太阳穴。

    白素心张大嘴,目光呆滞的,直勾勾的盯着风戎:“风戎贤甥……老夫若是死在此处,你……”

    风戎身体哆嗦着,浑身冷汗不断的冒出来。

    骤然间,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传来。

    原本大晋神国的疆域上,一条条山脉,一条条大河,无数的山川河流、无数的地脉灵脉同时震荡。

    一股浩浩荡荡无可反抗的天地巨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顷刻间就在巫铁等人头顶化为一副巨大的,足足有数万里方圆的江山社稷图。

    巨大的天地压力从高空呼啸着落下,就听一声巨响,风戎头顶悬浮着的燧火骤然光芒大盛,硬生生将这一股巨大的天地威压挡了下来。

    风戎一口老血喷出老远,他身后不到一万名禁军将士齐齐吐血,一个个浑身骨折声不断传来。

    “是谁?”风戎怒骂。

    “羲繇,你……混蛋!”巫铁抬起头,看着那副巨大的江山社稷图中若隐若现的羲繇身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