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开天录 > 第九百八十二章 托管

第九百八十二章 托管

推荐阅读:天骄战纪圣墟圣武星辰天道图书馆武极天下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剑道通神佛系少女不修仙元尊儒道至圣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魔至尊。

    如何不熟悉?

    以区区数千年的‘稚龄’,逼得上任魔皇退位,压倒无数野心勃勃的兄弟姐妹、皇族宗亲,以强横无匹的实力,强行登上魔皇宝座。

    过去三千年中,其人更是亲自统辖魔军,掀起了十二次次南征大战。

    十二场大战,每一次都绵延百年,烽火连天、黎民涂炭,哪怕有天地清风旗这镇国之宝,汹涌而来的魔军,依旧对扶风神朝造成了惨重的伤亡。

    扶风轭身为扶风神朝的神皇,曾经在北疆战事最紧急的时候,亲率禁卫军亲赴北疆迎战。

    他甚至还在一众宗老的主持下,手持天地清风旗和魔至尊大战过三次。

    每一次,依仗天地清风旗之威,哪怕将魔至尊的修为硬生生压制到了尊级之下,扶风轭依旧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三次都是重伤退场。

    那一场场大战之后,无上魔国的北疆万里无人烟,白骨遍荒野,有数千座原本人烟繁茂的城池,尽成了一片死地。无数肥沃的田园农庄,同样被歹毒魔法化为沙漠戈壁。

    所以,扶风轭如何认不出魔至尊?

    他甚至还记得,当日无上魔国三十六位魔尊突袭扶风帝都,强行抢走天地清风旗。魔至尊手持疯狂反抗的天地清风旗,一拳差点将自己崩碎打死的场景。

    如果不是那一战,三十六位魔尊也个个重伤,他们心有顾忌,最终齐齐退走的话,那一战扶风轭已经陨落了。

    时至今日,扶风轭耗费了无数的灵丹妙药,更有一众半步尊级的宗老不惜耗费本命精血为他灌顶疗伤,他的伤势也只是修复了七成,远未到巅峰状态。

    如此凶狠,如此强悍,如此邪恶暴虐的魔至尊,如今正死狗一样的被巫铁拎在手中,四肢消失不见,嘴里不断的吐着血,只是一双眼眸依旧凶狠、暴虐。

    “魔至尊……”一名扶风氏的宗老突然歇斯底里的狂笑起来:“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可怜我那几个孩儿……被你硬生生挖心炼魂杀死的孩儿啊……”

    魔至尊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咯咯’怪笑了起来:“老子杀死的扶风猪多了去了,挖心炼魂的何止百万,你这老狗的狗崽子,嚇,谁记得?”

    扶风宗老气得喉咙里‘咯咯’直响,他怒吼一声,拔出佩剑,带起一道剑芒就向魔至尊杀了过去。

    ‘叮’的一声脆响,巫铁一手挡在了魔至尊面前。

    扶风宗老手中长剑命中巫铁掌心,就听一声脆响,长剑崩折,粉碎,碎屑化为如雨的流光,好似漫天萤火虫一样纷纷飘落。

    这柄长剑,是这扶风宗老抽取自己领悟的天地大道,采集百种奇异金属精华,用南北地磁极光为熔炉,耗费千年铸造而成的天道神兵。之后数万年,他日日夜夜用本命精血温养,更在数万年中搜刮了无数天地奇珍融入其中。

    单从材质上,这柄长剑不弱于先天灵兵;配合这扶风宗老独创的御剑秘术,这柄长剑在临战时爆发出的杀伤力,更是堪比中品的先天灵宝。

    如此神兵利器,居然被巫铁一支肉掌轻松挡下。

    扶风轭、扶风轨等人瞳孔骤然缩小,他们身体微微颤抖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只有一点微不足道的白色痕迹留下的巫铁手掌。

    那么微小的一点白色痕迹,而且很快就消失无踪了。

    扶风宗老握着一只光秃秃的剑柄,呆呆的看着巫铁。

    他的喉结剧烈的上下蠕动着,他浑身紫气翻滚,身边风声大作,显然在运功镇压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这扶风宗老终于是镇压不住体内的躁动,他身体晃了晃,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每退一步,都会大口大口的喷出一道血泉。

    天道神兵,这是性命交修的本命神器,一旦伤损,对神兵之主的损伤极大,堪比神魂上被人剁了一刀,更堪比四肢齐齐崩碎、五脏六腑崩毁更加痛苦。

    扶风轭的腰身下意识的弯了弯,然后他咬着牙,坚定的挺直了身体,和颜悦色的向巫铁拱手行礼:“前辈……晚辈扶风轭,乃扶风神朝当今神皇,敢问前辈高姓大名,何以驾临啊?”

    刚刚扶风轭还在巫铁面前用一个‘朕’字,但是现在,他却恭谨的用了一个‘晚辈’!

    巫铁耷拉着眼皮,上下打量了扶风轭一阵:“你就是扶风神朝的当代神皇?唔,你扶风神朝想要祸水东引,将无上魔国引去我武国肆虐……这件事情,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扶风轭呆了呆。

    扶风轭身后一名扶风氏宗老立刻跳了出来,这名身穿银色羽衣,生得姿容飘逸犹如仙人的老人大声嚷嚷道:“万万没有的事情,万万没有的事情,这绝对不是我扶风氏所为。”

    巫铁笑看着那宗老:“哦?那通往我武国的传送大阵,就杵在你山风城北面的幽谷中。”

    那宗老大声道:“那定然是魔国的魔崽子们所为。”

    巫铁冷笑道:“可是,在我武国那边,那传送阵旁,有你武国独有的大阵守护……”

    那宗老大声道:“我扶风神朝被魔崽子们攻下了这么多城池,丢失几套特有的大阵阵盘、阵器,也是难免的事情。”

    巫铁冷声道:“可是,去我武国布置传送阵的,你们扶风神朝的人,已经被生擒活捉……”

    那宗老身体微微一僵,眸子一凝,然后继续大声嚷嚷:“绝对没有的事情,敢问前辈,那被生擒之人,姓甚名谁?还请前辈明鉴,我扶风神朝,免不得一些不肖子孙。”

    深吸一口气,那宗老继续大声道:“一如当日我扶风帝都遇袭,就是我扶风氏一宗族子弟勾结魔崽子侵入帝都,夺走了镇国神器天地清风旗……所以……”

    巫铁眉头一挑,他身后的六欲魔尊同时发出了微妙的笑声。

    只是一笑,那宗老就身体一抖,七窍同时冒出粘稠的血浆,他身上一缕缕青烟升腾而起,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干瘪萎缩。

    他的眸子里一片散乱,身体微微摇晃着,犹如梦魇了一般喃喃道:“我们扶风氏,派出了很多孩儿,随机去寻找地字乙五号战场,那是距离我们扶风神朝所在的地字乙六号战场最近的人族聚居地。”

    “看激活的传送阵的编号,应该是老四扶风逍遥得手了。”

    “陛下有言,谁能找到地字乙五号战场,谁能在上面第一个激活传送阵,引得魔头们前往地字乙五号战场肆虐,减轻我扶风神朝的正面战场压力,谁就是继承皇位的皇太子。”

    这位扶风氏的宗老被六欲魔尊轻松控制了神智,一五一十的,将他们扶风神朝的所有谋划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巫铁抚掌大笑,看着在场的一众面如死灰的扶风氏高层笑道:“诸位呵,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扶风轭、扶风轨相互望了一眼,再看看巫铁以及他身后站着的九位气息恐怖的尊级高手,扶风轭的腰身终于是不甘愿的,向下倾斜了三十度。

    双手拱手向巫铁一礼,扶风轭沉声道:“前辈,无上魔国实力雄厚,有三十六位魔尊坐镇……更有亿万魔军、精锐难当……不如,你我联手……”

    巫铁,还有阴阳道人、五行道人、沧海道人,乃至六欲魔尊,就一起笑了起来。

    巫铁笑着,右手轻轻拍打着悬浮在身边的魔至尊的脑袋:“联手?你和我说联手?这,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呢,还是……太过于高估了我的品性?”

    “我自以为,我不是一个坏人,我是一个好人……但是,我虽然是好人,我并不是那种毫无底线的悲天悯人的圣母。”巫铁冷声道:“我为何要和你们联手?无上魔国很强么?他们的魔皇,不是正在我手中么?”

    巫铁右手握住了魔至尊的头顶,五指微微用力,所有人都听到了魔至尊颅骨发出的细微的碎裂声,魔至尊更是剧痛难当,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巫铁,我也是一国之尊,休要如此羞辱我,要杀,就杀罢?”

    巫铁微笑,松开了手,轻轻的拍了拍魔至尊的脑袋:“杀你?为什么呢?你也算是人才,从六道轮回中走了一遭,就能自行参悟出六道分身大神通,了不得啊,了不得啊……这样的人才,我舍不得杀。”

    魔至尊的脸色微变,他抬起头来,怒道:“你想奴役本尊?”

    “不行么?”巫铁冷然看着魔至尊:“死还是活,自己选一个。”

    扶风轨在一旁大声惊呼:“前辈,魔至尊凶险奸诈、残忍暴虐,乃天地间一等一的魔头……万万留不得,留不得啊……”

    巫铁眉头一挑,轻咳了一声。

    六欲魔尊齐声轻笑,笑声中,扶风轨也是七窍流血,身体微微摇晃着,眸子里的神光骤然一片散乱。

    “呵呵,可惜了,可惜了,扶风轭居然没死……皇兄,你怎么没死呢?三十六位魔尊联手突袭,你居然都活了下来……”扶风轨目光散乱,犹如疯子一样盯着扶风轭喃喃道:“你若是死了,祸水东引大计得成,我的暗子从无上魔国偷回天地清风旗,我就能重振江山。”

    “我就是扶风神朝的救世主,我就是妥妥当当的下一任神皇……我更能让无上魔国和那地字乙五号的人族国朝两败俱伤,我能一统两块大陆,让我扶风神朝……”

    “够了!”扶风轭怒吼了一声,一耳光抽在了扶风轨的脸上。

    沉重的一击,直接打得扶风轨仰天飞起,在空中就昏厥了过去。

    没人搀扶扶风轨,一众扶风神朝的高层,就这么看着扶风轨犹如死人一样划出一道弧线,从空中摔在了下方的城主府中。

    “前辈,还请前辈说出一个章法来。”扶风轭的声音又低了几个调门,而且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以及难以掩饰的疲累。国势如此,自家的亲兄弟,镇国辅政的亲王中,还有人在图谋自己屁股下的那张位子,扶风轭在这一刻,真的对人世间都充满了浓浓的失望。

    不过,毕竟是一国神皇,扶风轭短短一句话后,就重新打点起了精气神来。

    他挺直了腰身,看着巫铁,眸光明亮而清澈,心中也重新充满了坚定的力量:“是我扶风神朝做错了事……做错了,就当认罚。只要前辈不灭我扶风神朝国祚,一应条件,我扶风氏无所不依。”

    巫铁笑看着扶风轭:“你是个聪明人……你赌对了,我是一个好人,并不是魔至尊他们这样的魔头。我对你们扶风神朝的疆域、子民,并无窥觑之心。”

    巫铁的话刚出口,扶风轭以及在场的扶风神朝高层们,一颗心就落地了。

    巫铁实力莫测,完全可以碾压、抹杀如今的扶风神朝,他当众开了这样的口,自然……他的话是作数的,不是在瞎糊弄。

    有这样的实力的人,何必玩那些花招呢?

    只要扶风神朝的国祚完好,疆域、子民无恙,扶风轭他们也就别无奢求了。

    巫铁看着扶风轭,沉声道:“不仅如此,我还能将无上魔国,让你们托管。”

    扶风轭呆住了,扶风悠然、扶风雅思等人,全都傻住了。

    过了好半晌,在心里好生消化了一下巫铁的话,扶风轭嗫嚅道:“前辈所言……意思是?”

    巫铁背着手,看着扶风轭,沉声道:“你我联手,灭了无上魔国,挑选一批罪大恶极的魔崽子交给我有用。以后,你扶风神朝帮我管理如今的无上魔国领地,每年的赋税收入,你拿一成,我拿九成。”

    扶风轭呆了呆,扶风轭身后的一名扶风氏宗老吞了口口水,下意识的说道:“一成,却也太少了些。”

    巫铁手一挥,六欲魔尊齐齐轻笑。

    这位开口的扶风氏宗老目光散乱,七窍流血,突然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扶风轭,你们也有今天……三代之前,神皇宝座,乃是我这一支宗脉所有,却被你们那一房用阴谋诡计夺走了皇位。”

    “哈哈哈,你们知道不知道,当日魔头突袭帝都,眼看你被打得重伤,老夫我心中有多开心,多爽快?”

    “哈哈哈,老夫已经联系了无上魔国大威亲王,托身他门下,为他门下走狗……等到扶风神朝灭亡,老夫就是扶风神朝一方领主,独霸一方,逍遥一方,到时候……”

    老头心里积攒了太多的阴暗见不得人的东西,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甚至他流露出了对扶风轭的母亲还有他的皇后、皇妃们的殷切关心以及窥觑之心……

    扶风轭的脸色变得漆黑,他微微一甩头,几个宗老七手八脚的将这满口胡柴的宗老押了下去。

    扶风轭沉声道:“前辈,你的任何诉求,晚辈这里……都允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