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942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一百五十一)

第1942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一百五十一)

推荐阅读:真武世界官道无疆医品宗师龙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南北杂货最佳女婿六零年代好生活与天同兽夏日清凉记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狸小口吸着茶水。

    玉团儿看着他,眼神缱绻:“你是个急脾气,喝不得热茶。”

    阿狸放下茶杯,喉结艰难地动了动:“你要去南越国了,明日便出发,你准备一下。”

    玉团儿“哦”了一声,仿佛和她没什么关系一般。

    两人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半晌后还是玉团儿先开口了,她说:“阿狸,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没有。”阿狸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带出了些许情绪,那是一种抑制不住的恨意。

    “没有啊……”玉团儿自嘲地笑,“没有也是对的。你现在心里恨毒了我吧。”

    阿狸别过脸:“多说无益。我只是想告诉你,老老实实去南越国,不要兴风作浪。以后,没人再护着你了。”

    玉团儿脸上绽放出笑容:“我知道,你一直护着我。阿狸,不管你信不信,即使落到今日的境地,我恨很多人,但是唯独不舍得恨你。”

    阿狸沉默以对。

    “我也知道,你心里有我。否则不会这般催促我离开,你去求了皇太女是不是?”

    “皇太女想杀我,你爹也想杀我……你身上的伤,是被你爹打的吧,是为了我,对不对?”

    阿狸站起身来:“你收拾东西吧,我先走了。”

    他不想回忆过去,也不想再有任何纠葛。

    他怕继续待下去,自己心里那些脆弱是控制不住地显露出来。

    对于阿狸来说,事情发生之后,痛定思痛,他才发现自己确实错了很多。

    如果他早点迎娶玉团儿,或许她就不会堕入这样的黑暗。

    可是姮姮说,坏人永远是坏人。

    作恶的念头像沉睡的火山,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

    阿狸心里太难受了,难受到现在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想,等玉团儿离开之后就好了。

    痛归痛,所有的痛,自己慢慢消化,这也是他该受到的惩罚。

    “等等。”玉团儿站起身来拉住他的袖子,仰头看着他,哀哀求道:“阿狸,我明日就走了,多陪陪我好不好?”

    阿狸想甩开她的手却没有甩开,沉着脸不说话。

    “你为什么不骂我?甚至你打我,我都不会怨你的。”

    阿狸不说话。

    但是他心里是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的错。或许很多人都有立场责怪玉团儿,唯有他,不配骂她。

    她对他的那些陪伴和照顾,已经深深刻在了心里。

    “你好好过吧。”阿狸道,“我希望你过得好。”

    说完,他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

    “我过得好,你就不内疚了,对吧。”玉团儿自嘲地笑道,“好,阿狸。我好喜欢你,肯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阿狸转身大步离开。

    走到门口,他忽然听到茶杯落地的声音,不由顿步回头。

    玉团儿定定地看着他,笑颜如花,然而手却维持着虚虚握杯的姿势。

    她说:“阿狸,我吞金了。你说,我会不会死得很难看?”

    “骗我的,你骗我的是不是!”阿狸快步回来抱住要摔倒的她,用力晃着她,“玉团儿,你骗我的对不对!”

    “我如果不这样,你怎么能抱抱我呢?”玉团儿在他怀里仰头看着他,目光中有缱绻的爱意、不舍和不甘心。

    她伸出莹白的手摸摸他的下巴,“如果我说,我用一死,换你抱抱我,你会不会内疚?”

    阿狸眼眶中有泪意,打横抱起她来:“我带你找我娘去!我娘会有办法的!”

    “不要,我不去。我不想见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玉团儿道,“阿狸,我时间不多了,你陪陪我,听我说说话好不好?”

    阿狸眼角泪水滑落:“都是我的错。”

    “不。”玉团儿伸手擦去他的泪,然后把指尖放到嘴里吮了吮,“阿狸,有你为我落泪,我死后不用下地狱吧。但是其实,如果来生还能和你在一起,我愿意承受任何痛苦。”

    “皇太女对我不放心,你爹对我不依不饶。”她笑了,“我是我娘的女儿啊,我骨子里就留着阴狠的血液,所以我这种人,只有死了才能以绝后患。”

    “阿狸,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其实我很自私,我死了,我想你会永远记住我的。”

    阿狸听着她说,嘴唇翕动着,说不出话来。

    他们两个,一个能言善辩,一个沉默寡言。

    曾有人开玩笑,玉团儿一个人把他们两个人的话都说完了,事实上也确实差不多。

    “阿狸,我还想,我们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好不好?”

    说完这话,她一直耷拉在下面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一把匕首,猛地向阿狸胸口扎去。

    阿狸其实能躲过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担心会摔到他,他一动不动地生生受了这一刀。

    “你……”玉团看着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靛蓝的衣服,泪水夺眶而出,她说,“阿狸,你爱过我对不对?”

    “爱——过——”阿狸抱着她坐下,缓缓重复,“爱——过——”

    “那就够了。”玉团儿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从面颊上滑落。

    她说:“你知不知道,为了讨好夫人,其实我一直在偷偷学医。”

    阿狸没说话。

    他知道,所以给她找了一个懂医的丫鬟,那是他娘带出来的弟子。

    可是他不想说。

    他想,他们之间的孽缘,这一世,就划上句号吧。

    他死了,他娘一定会很难受吧。

    “我其实挺聪明的,学得很好。”玉团儿道,松开了手,用带血的手去摸他的脸,“所以我知道心脏在哪里。如果刚才你躲了,说不定真能被我扎中心脏呢。”

    “阿狸啊,阿狸……”玉团儿又哭又笑,“我舍不得你啊!我爱你啊!你带着我留给你的伤疤活下去吧,让你后来的女人知道,曾经有一个女人,差点就在你心上留下了位置。阿狸,阿狸,我好喜欢你,我爱你……”

    玉团儿死了,死之前扎了阿狸一刀,堪堪避过了要害,然后自己死在了阿狸怀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