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倾城发飙

随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最快更新帝品纨绔最新章节!

    “哇,嘟嘟,想大哥哥了没有?”白夜加快了脚步跑了过去,一把就将依偎在慕容婉腿边的小丫头抱了起来,好不亲热。

    “咯咯咯,嘟嘟都很想大哥哥,喵喵也很想的哦。”嘟嘟灿烂的笑着,一双美目弯弯,如似那最娇俏的月牙,开心的同时还没有忘记与伙伴喵喵一起分享。

    “嗯,真乖。”白夜夸赞了小丫头一番,顺便轻抚了下喵喵毛绒绒的小脑袋,而后,便将目光转向了慕容婉的身上。

    “慕容老师,您怎么来了?”不怪白夜有此一问,今天是书画大赛,所以除了学校的领导以及美术系、书法系的老师一般都不会来这里的。

    “自然是来给你加油的啊,怎么,你不欢迎?”慕容婉闻言,淡淡一笑,说着,语调间却有些撒娇的意味,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

    因为今天全校停课,所以慕容婉并没有穿着职业装束,此刻,她上身一件粉蓝相间的修身t恤,下身蓝白色的牛仔短裤紧紧地包裹着她丰满紧致的美腿、。

    这番装束却是将她绝美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更是显露出了无尽的妩媚风情,纵使白夜现在都感觉有些难以抵挡,心跳加速。

    有时间,成熟女人的魅力对男人而言是最猛烈的毒药!

    “欢迎、欢迎,我当然欢迎了。”白夜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直引来慕容婉接连的娇嗔目光。

    “婉姐,你也来了啊?”

    “慕容老师。”

    就在这时,乱倾城拉着魔蝎冰颜走了过来。

    听着乱倾城对慕容婉的亲切称呼,白夜、魔蝎冰颜微微一愣:“师姐,你和我们慕容老师认识啊?”

    “当然了,你们不知道吗,婉姐是慕容伯父的女儿,我师傅和慕容伯父关系那么好,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婉姐?”乱倾城略显诧异的解释道。

    白夜闻言,一声苦笑,自己的导员竟然是校长也就是自己的师傅的女儿,这个消息可够惊人的。

    “慕容老师,你是校长的女儿,我是你带的班级的班长,那么我岂不是也很厉害。”魔蝎冰颜状作惊叫地开着玩笑,不由让慕容婉开心的笑了。

    “好了,好了,不要搞怪了,以后你就和倾城一起叫我婉姐吧。”对于魔蝎冰颜她是很喜欢的,聪慧,管理能力很强,帮助她处理了不少班级问题。

    “既然这样,我也要叫婉姐。”白夜是典型的打蛇上棍,这下他终于知道慕容婉为什么会知道他参加了书画大赛的事情了。

    “哼,坏哥哥都不理嘟嘟。”嘟嘟抬起小脚踢了踢白夜的小腿,不满的抱怨道。

    白夜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几人聊起来竟把嘟嘟这个小丫头给忘在一边了。

    “嘿嘿,大哥哥错了,嘟嘟原谅大哥哥好不好。”白夜抱着小丫头赶忙祈求着嘟嘟大人的原谅。

    “好吧,嘟嘟原谅大哥哥了。”嘟嘟抬起精致的小下巴,很大度的说道。

    嘟嘟可爱的样子顿时逗得众人一阵大笑。

    ......

    上午十点多钟,比赛的场地已经全部搭建完成,最上方是主席台,是一众领导讲话、观摩的地方,最两边是评审席,一共十位评委,全部来自晋州省书画协会,极有名气的书画大师,只差宗师一步而已。

    也正是有着这样的底气,才能让所有人对评审的结果没有任何异议,也防备了作弊的发生。

    而后是主席台正对的前方百米方圆,一张张桌子摆放着,分离作书画区两部分,上方工具摆放齐全,细数之下,共有四十席,却是这次参加书画大赛的选手一共有四十名。

    绝对不要小看这四十人,这可是整个晋州省二本以上的二十余所大学之中万里挑一的书画高手,未来都有可能成就书画大师的人才!

    至于比赛场地的后方,则是为一些前来的记者和观众准备的。

    “咱们走吧,比赛就快开始了。”乱倾城对着白夜说道,现在已经开始入场了。

    白夜闻言,不敢怠慢。

    “婉姐、冰颜还有小嘟嘟,我们走了啊。”

    “我们会在这里给你们加油的。”

    “嘟嘟会加油,还有喵喵。”

    白夜笑着与乱倾城相继走入比赛场地,来到绘画区选了相邻的两个座位站定,而这时,大部分参赛选手也都到齐了。

    一袭白衣,依旧的潇洒飘逸,小画圣蔡晋徐徐入场,所过之处,两侧的参赛选手纷纷退避、低头,似是不想引起蔡晋的注意。

    蔡晋也确实没有看他们一眼,那是*裸的不屑与无视。

    他自认为有这样的底气,大部分人同样这么认为。

    略略瞥过白夜的面庞,蔡晋稍稍停顿了片刻,挟着笑意的话语传出:“你也来参加绘画比赛,真是让我失望,晋州大学千挑万选的选手竟然会是你这样的土鳖,你知道吗,土鳖就应该把自己埋在土里不出来,免得丢人,一点儿自知之名也没有,哈哈哈!”

    蔡晋的声音不算低,基本在场的参赛选手全都能够听到,此时望着白夜的目光霎时也充满了怜悯与揶揄,被小画圣蔡晋盯上,这绘画大赛还有参加的必要吗?

    “蔡晋,够了,这里是我们晋州大学,你不要太过分!”乱倾城面色一怒,寒声叱道,蔡晋侮辱白夜的那番听在她耳中是那么的刺耳,以至于以她清冷的性子都忍不住开口怒斥。

    与此相反,白夜却是眯缝着一双眼睛,挂着笑容,没有任何反应。

    是害怕,亦或是畏惧,谁人又能解读?

    “倾城小姐,你知道吗,你的美丽实在让我心醉,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这一次的比赛我会适当的放一些水,让你获得第一的希望大增,怎么样?”像是没听到乱倾城的斥责,蔡晋一脸真诚地说道。

    “啊,这个女人真是太幸运了,竟然能获得小画圣的青睐。”

    “哼,美丽又怎么样,我也不差啊!”

    “我要是女的该多好。”

    “......!”

    四周的参赛选手闻言,议论不止,这在他们看来是天赐良机。

    “滚,你马上给我滚!”而于乱倾城却是发飙了,眼前的蔡晋实在虚伪的让她想吐,适当的放水,让她获得第一的希望大增,这样的承诺和没有承诺有什么不一样?

    其结果不还是要凭蔡晋的一张嘴吗?

    “哼,好,真好,这是你自找的,给脸不要脸的婊子,我告诉你,你们晋州大学完了,我蔡晋,是第一届绘画大赛的第一,现在,第二届大赛的第一同样是我的囊中之物!”

    “而你和那个土鳖,注定只能仰望于我!”蔡晋也是暴怒,一个女人也敢三番两次的当众怒斥于他,搏他的面子,实在该死!

    恨恨地走到自己的座位处,蔡晋面色冷硬,这一次,他要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什么叫作实力,什么叫做高不可攀的差距!

    参赛选手之间矛盾叠起,主席台上同样是暗潮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