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天涯归处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既明如同当头被人闷了一棒,顿时一阵晕眩。

    他小时候几乎是被祖母带大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忙着朝中事务,极少管他。他是老祖母唯一的嫡孙,老祖母便将他养在身边,将他当做心肝一般疼爱。他曾经在祖母膝前发过誓,来日必要让祖母安享晚年,荣华富贵。然而他的誓言还没实现,就因得罪了人被贬谪海外。老祖母年纪大了,不能跟他一起奔波,他走之前又跟老祖母许诺会尽早回京,不让祖母一人孤独终老。

    然而两年过去了,他的誓言一个都未曾实现,祖母却已去世。祖母年迈体弱,病痛缠身,她这最后的两年是如何孤寂如何痛苦?而自己流落海南,死讯被覃春传回京中,祖母的最后一段日子过的如何绝望?从惠州到京城快马加鞭也要几十天,祖母还没听到自己生还的消息就已经去了……

    苏既明深深吸了口气,指甲用力抠进掌心里。一时间,悔恨、愧疚、愤怒等等情绪折磨着他,让他脸色发白,心如刀绞,几乎喘不上气来。

    如果能再给他几年的时间该多好!他宁愿用自己的阳寿去换,给祖母一个安享幸福的晚年!不然他一辈子都会带着缺憾,无法心安的!

    魏琼拍了拍苏既明的肩膀:“节哀。”

    苏既明很勉强地笑了笑:“我……没事。”一口将杯子里的酒闷了。

    苏既明回到住处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人们扶着他从轿子里下来,他腿一软,差点扑到在地,幸而被人搀住了。

    “公子,你终于回来了!”苏砚迎出来,接替苏既明身边的人扶住苏既明。他从苏既明身上闻到了,惊讶道,“公子你喝醉了?”

    苏既明低着头不说话。

    苏砚以为苏既明累了,便将他一条胳膊架到自己的肩膀上,扶着他往卧室走:“公子,你怎么又喝了这么多酒,前阵子才喝出了毛病,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苏既明一直都不说话,让苏砚以为他累得快睡着了。

    一主一仆拐过回廊,四周的人少了。路过一棵槐树的时候,苏既明突然停下了脚步。

    “公子?”苏砚不解地跟着停下。

    苏既明背靠着大树,始终低着头。天色已经晚了,昏暗的灯笼光让苏砚看不清苏既明的表情,然而他发现苏既明的身体似乎在颤抖,好像是在……哭泣。

    这个发现让苏砚手足无措地怔在原地。他很少见苏既明如此脆弱的模样,竟不知如何是好。

    苏既明软弱无力地向苏砚伸出双手,是一个渴求拥抱的姿势。苏砚顷刻便反应过来了,毫不犹豫地上前抱住苏既明,轻声问道:“……公子,出了什么事?”

    苏既明忍了一个晚上,此刻酒力开始发作,又见到了他最信任的人,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苏砚……苏砚……祖母她去世了。”

    苏砚惊呆了。

    苏既明是被老祖母带大的,苏砚便是老祖母选给他的书童。因此苏砚也是自小陪在老太太身边,与老太太感情不浅。他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觉得惊讶,而苏既明越来越放开的哭声帮他找到了悲伤的感觉,他亦跟着啜泣起来。

    突然间,许多犹自历历在目的画面涌入苏既明的脑海。

    他小的时候,喜欢和祖母一起睡,让祖母讲念书哄他入睡。祖母总是把蜡烛立在床头,书本拿的远远的,眯着眼睛温柔慈祥地一字一字给他念书上的内容,轻轻摸着他的脑袋哄他入睡。有一回他睡着了,蜡烛倒了,把被子烧了起来,祖母抱着他大声呼救,幸而下人来得及时将火扑灭了,他一点事都没有,祖母的背上却烫出了一块疤。他那时候不明白祖母为什么总将蜡烛放得那么近,后来才晓得,祖母年纪大了,眼睛花了,已看不清书上的字。

    他的父亲苏德是个很严厉的人,小时候他念书,若是没能答道父亲的要求,便会被重罚,让他抄书百遍,抄不完不准吃饭。祖母心疼他,总是偷偷给他送东西吃。为此苏德和母亲生过几次气,老祖母爱孙心切,甚至不惜对儿子出手,拿着把戒尺追得已是宰相的苏德满院子跑,被全府人笑话。

    老祖母常常会问苏既明,当他长大了以后会不会孝敬自己。苏既明便会认真地告诉她等自己长大了会好好孝敬祖母,只要祖母想要的,无论是多贵重的明珠宝石他都一定会为祖母取来。然而祖母一次又一次地问,问到他不耐烦了便不肯答了。然而老祖母要的并不是什么明珠宝石,她也并不真的图苏既明如何报答她,老人家无非求个心安,畏惧自己有一日会年迈无用罢了。

    老祖母保护他的时候是豪迈得不讲道理的,火辣辣像是抽了条的荨麻,浑身带着刺;疼爱他的时候是温柔似水的,祥和厚重得如同长成的石斛兰,将他包裹其中。

    故人的音容笑貌犹在面前,苏既明与苏砚主仆二人抱头痛哭,直到哭得累了哑了,苏既明酒劲也消弭了不少。他摇摇晃晃站起来,跟苏砚相扶相持着朝房间走去。、

    到了门口,苏既明哑声道:“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今晚你不必伺候了。”

    苏砚抹了抹红肿的眼睛,知道苏既明此刻不想被人打扰,便乖乖走了。

    苏既明并未立刻进屋,绕到屋后的井边,井口有一桶打好的凉水,他用凉水泼了泼脸,洗去脸上的泪痕。他不知道羲武会不会在房里等着他,他不想让羲武看到这样狼狈的自己。

    待把脸洗净了,他用衣摆将脸上的水擦去,正欲转身,突然一双胳膊从背后温柔地抱住了他。

    “天涯。”

    苏既明吓了一跳,很快就平静下来,苦笑道:“你果然在。”

    羲武温暖的手摸了摸苏既明被井水浸得冰凉的脸,却没问什么,只道:“进屋吧。”

    两人进了屋,苏既明又醉又乏,实在没力气再解释什么,脱了衣服就倒头上床了。羲武又出去了一趟,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桶热水,替苏既明擦洗干净,才在他身边躺下。

    苏既明抓着羲武的衣襟,将脸埋进他胸口,闷声道:“羲武……”

    “嗯?”

    “你们圣泉水中的那圣物……既然能令人健康长寿,是不是也能令人死而复生?”

    羲武怔了怔,竟没有回答。

    片刻后,苏既明仰起头看着羲武。

    羲武摸了摸苏既明的长发,道:“你喝酒了?”又道,“不要跟别人喝酒。”

    苏既明固执地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羲武过了很久才回答:“枯骨逢生……族中曾流传过这个说法。然而谁也没有见过圣物,未必可信。”

    苏既明再一次把脸埋进羲武的胸口,长长出了口气。没过多久,他就睡着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