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天涯归处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数丈高的几辆大战船把海边堵得水泄不通,船上攻坚武器众多,铁爪篙、射石机、掷火器一应俱全,一波又一波火箭朝着乌蛮族的寨子飞去,木屋被烧得火势冲天,惨叫声喊杀声不绝于耳,声声揪心。苏既明气得简直眼冒金星:他在惠州呆了几月,除了前头刚从儋州回来魏琼找他谈话的时候提到过攻打乌蛮的事,往后就再没提过了。那第一回就是试探他的态度,见他并不赞成,便就像是把计划搁下了,实际上早就暗中谋划好了,防他防的真是滴水不漏,弄了这么多军舰他愣是一点风声没听见,魏琼真真一只老狐狸!

    羲武看到眼前的惨状,一瞬间空气仿佛凝滞,紧接着强烈的杀气从他身上绽出,这让苏既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感,仿佛空气里都带着无形的刀,要生生将人凌迟处死!

    “他们来了!”

    战船上眼尖的人看见了羲武他们的小船,长官一声令下,弓兵们立刻调转方向,瞬间数千只火箭朝着羲武苏既明他们飞了过来!

    苏砚吓得整个人都闷了,苏既明也情不自禁闭上眼睛。羲武却连眼睛也不眨,一手一个抓着他们两人,脚下一踏,乘风跃起!

    “妖术!妖术!”“是苏大人!”

    在一片混乱中,羲武带着两个人稳稳当当地落在船舷上。

    士兵们立刻调转箭头,又一波火箭攻来,突然间狂风大作,火箭射到半空中全都掉转了方向,竟回头射去!霎时又是一片惨叫声,士兵们被自己的火箭射中,纷纷倒地。狂风全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火炬上的火被风吹得变了形,终于,火炬从架子上飞了下来,撞在引火用的油桶上。

    “轰!”

    被点燃的油桶瞬间炸开,火舌席卷整个战船的甲板,被火烧身的士兵们鬼哭狼嚎四处逃窜。

    站在另一艘战船上的指挥官曹昆眼见一辆战船就此报废,勃然大怒:“羲文人呢!混账乌蛮人,死到哪里去了!”

    苏既明差点被火星溅到,灼人的热浪和呛鼻的浓烟让他连眼睛都睁不开,突然,他觉得自己脚下一空,片刻后又飘飘忽忽落到地上。羲武沉稳的声音在喧嚣中稳稳地传入他的耳朵:“你们先进去!”

    苏既明睁开眼,只见他们已经落到了岛上,。以羲飘羲青等祭司为首的百来乌蛮人正在岸边奋力抗敌,不断有人倒下。他们能战的只有百来人,而官兵有战船、武器及数千人,劣势显然,乌蛮人召来无数蛇虫蚁兽相助,虫兽、乌蛮人与官兵的血已将浅滩染红,满地残骸焦土,触目惊心。

    羲武已没有时间多管苏既明,他一边冲向自己的族人,一边对苏既明和苏砚叫道:“进去!”

    苏既明心知自己和苏砚留在此处恐怕帮不上什么忙,或许还会让羲武分心,于是他从地上捡了两把刀,一把递给苏砚:“我们先进去!”

    苏砚突逢变故,整个人都是懵的,苏既明说什么他便做什么,跟着苏既明往寨子里跑去。

    而海岸边,原本乌蛮人只能苦苦坚守,几乎已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有了羲武的加入,局势立刻扭转。

    一瞬间海边狂风大作,冲锋的官兵们被漫天大作的风沙迷了眼,不知身在何处,不辨东南西北,身边传来惨叫声,失去了视觉的他们便陷入了更加恐慌的情绪,手中的刀剑胡乱劈砍起来,弓箭不辨方向就射了出去,一时间竟误伤无数同僚,还站着的人慌慌张张想要逃回船上,却忽觉风刮得更厉了,竟分不出究竟是飞刀无数还是风,身上的伤口不住累加,正仓皇惨叫时被一支支风刃穿胸而死!

    慌了的官兵们唯恐妖风作祟,手中的火箭不敢再射,步兵亦疯狂后撤,乌蛮人瞬间夺回大片海滩!

    然而好景不长,羲武的力量并不是无穷无尽的,他离开儋州已有数天,一路急急催动风力赶回、又不计后果地倾泻自己的力量,很快,狂风已弱了许多,双方再一次陷入了胶着的状态!

    苏既明拉着苏砚跑进寨子中,只见乌蛮族的老人、妇人与孩子,所有不能为战的人都留在了寨中。他们聚在圣泉水的边上,满面惶恐与茫然,一听见有人闯入,都纷纷举起手中的锄头、棍棒,摆出奋力一战的姿态来。他们生便是为了守护乌蛮而生,一辈子所信奉的唯有守护二字,他们已然做好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准备,一旦外面的官兵攻破男人们的防线,他们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继续战斗的!

    苏既明立刻用乌蛮语叫道:“是我!”

    人们认出了苏既明,竟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喜出望外:“天涯!是天涯回来了!”

    豆子姑娘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激动地跑到苏既明面前,上下打量他:“天涯?真的是天涯!你到哪里去了!”她重见苏既明,喜悦过后才发现苏既明身边的苏砚,警惕道,“他是谁?”

    乌蛮族人生性单纯,他们对苏既明说的话全盘接受,至今都以为苏既明是他自己说的苗族商人。当日苏既明离开儋州,羲武以为他是被人劫走或出了意外,乌蛮族的人们亦以为如此,帮着羲武几乎将海南岛翻过来寻找苏既明的下落。豆子姑娘以为是羲飘又对苏既明做了什么,跟他大吵一架,羲飘赌咒发誓,说自己答应过豆子再不伤害苏既明,豆子才终于相信。

    然而眼下并不是解释的好时机,苏既明道:“他是我的朋友。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快躲起来吧!”他不知道外面的人能撑多久,他自然希望羲武能够一口气将官兵全都赶走,然而这事谁又能保证,且官兵来了那么多,又有个熟悉乌蛮地势的羲飘在,若是他们从后面包抄闯进了乌蛮,这些不会巫术的老老少少可就遭殃了!

    “不,我们要守护圣物!”豆子坚定道,“绝不能让那些坏人得逞!”

    苏既明又气急又觉得可笑。乌蛮人对于圣物的执念简直是深入骨髓,竟能将守护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他毕竟不是乌蛮人,对于圣物没有这样的执念,他虽然答应了羲武,但他一心只想护着人,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局面,什么灾祸,也未必能比这更糟糕,因此东西就算被人取走了他也不觉得可惜。何况,这些老少们如何能抵挡的了训练有素的官兵,一旦真被人闯进来,他们只有遭受屠戮的份!

    为了劝众人避险,苏既明随口扯谎道:“是羲武让你们走的!他有了万全的打算,因此要你们赶紧从北面撤出寨子,躲到亚龙山!”只要离开了乌蛮寨子,躲进隐蔽的山里,想必战火就不会伤害到这些人!

    众人惊讶道:“羲武回来了?”

    “回来了!我就是跟他一起回来的,他现在正在外面对付官兵呢!”苏既明回头,只见一股强风将船上的火吹得映红了半边天。他叫道,“你们看,那就是羲武!”

    众人都知道羲武的能力,一见外面的局势,立刻就信了。

    “大祭司让我们走?”

    苏既明道:“对,快别磨蹭了,赶紧走吧!”他见众人还在犹豫,一把拽下脖子上羲武给他的牛角坠子,亮给众人看,“你们听大祭司的吧,快点去避难,免得让他有所牵挂,难以敌众。”

    众人见状,亦不敢再多犹豫,相扶相持着往外退去。豆子道:“天涯,你呢?”

    苏既明道:“你们先躲起来,我去帮羲武!”

    其他人都走了,唯有豆子有些犹豫,苏既明推了她一把:“快去,天黑了我会去找你们的!”

    豆子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跑了。

    把老老少少和妇孺们都送走后,苏既明带着苏砚在寨子里巡视,查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苏砚突逢巨变,从魏琼府门口懵到了现在,外面的打斗声渐渐唤醒了他的神智。他是苏既明的书童,到底也不会笨到哪里去,渐渐就大致明白事情的经过了。

    苏砚震惊道:“公子,你先前说的圣物是什么东西?”

    苏既明打开一间房门往里看了看,确保屋里没人,又掉头跑进下一间:“乌蛮人的宝贝,有人说他能治百病,有人说他能令死人复生,魏琼想抢那东西送给皇帝!”

    苏砚再一次震惊了:“死人……复生……世上竟真有那种东西!”

    苏既明跑出了一段,苏砚又跟了上来,神情复杂:“公子,你是不是,帮着乌蛮人,造反了?”

    “造反?”苏既明脚步一顿,回头看了苏砚一眼。

    苏砚不清楚来龙去脉,但既然魏琼代表皇帝,这边乌蛮人又是跟官兵打,毫无疑问,这场战争是朝廷与乌蛮之间的战争,而苏既明的立场至此也已经显而易见了。

    苏既明咬了咬牙,突然就冷笑起来:“当初父亲交过我的为官之道,你可还记得吗?”

    苏砚愣了一愣,点头道:“我记得!小是小非,应该服君;大是大非,应该服道。”

    “就是如此!”

    苏砚一愣接着一愣,还是有些不大能理解。他已经大致明白是朝廷要抢乌蛮人的东西了,可是——他道:“这……公子,这是大是大非吗?”

    苏既明头也不回地寻找着漏网之鱼,坚定道:“或许对天下人而言不是,然而对我苏既明而言,是大非!”

    苏砚沉默。

    片刻后,他冲过来帮着苏既明一起挨家挨户地检查是否还有人留下。他道:“公子的是非就是我的是非。”

    苏既明心中一暖,几乎恨不得用力把苏砚抱在怀里。这孩子跟了他十年了,不算最聪明伶俐,也不算最手脚勤快,然而对他的一番忠心,却是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是多少真金白银也换不来的。若这世界上还有最后一个人能够站在他身边,苏砚会比羲武更加义无反顾。

    可惜此时不是感动的时刻,苏既明咬了咬牙,把这一片房屋留给了苏砚,自己继续向前跑去。

    再往前,便是乌蛮族中活了数百年的参天老椰树了。苏既明还没靠近,就看见老椰树下站着一个穿着乌蛮祭司装的男人。他没想到还真有人没跑掉,忙冲上去用乌蛮语喊道:“快走!”

    那人背对着苏既明,仿佛听不见他的叫声,竟始终一动不动。

    苏既明急了,想要上前拉他,然而就在距离那人尚有十几步距离的时候,苏既明突然猛地停住了脚步,手忙脚乱抽出捡来的刀举在身前,一身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张、羲文!”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