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天涯归处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既明看到胸口汨汨往外冒着血的豆子,悲愤得简直要疯了!他捡起掉在地上的刀,不管不顾狠狠朝着羲文砍了过去!

    羲文偏头一让就避开了他的刀锋,两指夹住他的刀锋,轻轻一别,长长的刀刃竟然碎成了数段!

    苏既明仓惶间将手中带着半截断刃的刀柄朝着羲文掷去,羲文一挥巴掌就打开了。

    苏既明心中又急又痛,真是恨不得扑上去将羲文撕碎,然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他甚至连伤羲文一根汗毛的能力也没有,就像砧板上一块待割的肉。他真真是恨极了!恨他没有羲武那样强大的能力,恨他眼睁睁看着豆子死在他面前却不能救,恨他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幸好羲文暂时没有要杀苏既明的意思,苏既明的命和羲武的连在一起,苏既明死了羲武也活不成。他看了眼地上死不瞑目的豆子,转身走了。

    苏既明心中警铃大作。羲文疯了,他想杀更多的人,只要人们相信圣物真的能够复活死人,死者的亲人朋友们总会有些个不甘心的打圣物的主意,羲文便只要坐享其成便行。幸亏他刚刚将留下的乌蛮人都支走了,应当暂时不会有更多人受害……不!还有苏砚!

    苏既明方才与苏砚分开了,幸好苏砚没有追上来,要不然撞上羲文,他就惨了!然而羲文此去搜索寨子,一旦遇上苏砚,苏砚也是凶多吉少!苏既明立刻强忍着疼痛爬起来,冲回去寻找苏砚。

    “苏砚,苏砚你在哪里?”苏既明一路跑一路轻轻地喊,然而他一路往回跑,一直跑到他与苏砚分开的地方都没有见到苏砚的影子。

    这可把他急坏了,担心苏砚已经落入了羲文的手里。火势烧得越来越凶猛了,更多房子着了火,不少房子已烧得坍塌了。他心急如焚,加快了寻找的脚步,没多久,他又回到了圣泉水附近。

    终于,他看到了苏砚。

    苏砚不知缘何来到了这里,他站在泉水边,腿向前迈,依稀是个要跳下去的模样,然而他又并没有下去,时而前倾时而后晃,那模样简直像是中了邪,自己跟自己角着力,看起来诡异极了。

    苏既明大吃一惊:“苏砚,你在干什么?!”

    苏砚回头看了苏既明一眼,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公子……对不起……”

    苏既明冲上前去,一把拉住他:“你怎么了?”

    苏砚挣扎起来,伊始还是小幅挣扎,后来便越来越大力了。苏既明不明所以。正待松手,却被苏砚用力一推,他猝不及防,跌跌撞撞后退了两步,险些摔倒在地。

    “苏砚!”苏既明惊诧地大叫一声——苏砚一头跳进了圣泉水里!

    苏既明迅速跑到泉水边,只见苏砚的身影正在快速下沉,是他正在快速下潜。他们年少时常常会一起去河边玩耍,因此两人的水性都不算太差。

    苏既明心里顿时咯噔一声。苏砚想干什么?这圣泉水底下有什么?便是那藏在泉眼中的圣物了!可是苏砚怎么会对圣物出手?

    苏既明陡然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苏砚刚才好像在跟什么无形的东西做斗争,是什么?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的,可他那句对不起又是什么意思?是说……他身不由己?难道他被人控制了?

    眼看苏砚又下潜了不少,在这样下去真让他游到泉眼处就糟了!苏既明没有时间多想,一头栽进水中,朝着苏砚游了过去!

    圣泉水十分清澈,即使在水中睁着眼睛也不觉得眼睛刺痛,因此苏既明看得十分清楚,一路追赶着苏砚。苏砚一开始游得并不算快,然而发现苏既明追下来之后,他加快了速度。苏既明也只得加力追赶。

    这圣泉水大抵因为清澈的缘故,看着并不很深,实际往潭中游去越来越深。苏既明和苏砚到底不是海边长大的,水性再好也有限,下潜了两三个人的高度之后,苏既明已觉周围水压增强,胸口闷得厉害,四肢摆动越来越费力,肺中残存的空气已被挤光,很难再继续下潜了。

    苏砚显然也变得吃力了,游动的速度放慢下来。

    一主一仆在水中苦苦挣扎着,水下强烈的浮力托着他们的身体往上升,他们笨拙艰难地挣扎,每下潜一寸都是一种致命的折磨。苏既明感觉仿佛有人在他耳边用力地敲响着战鼓,又仿佛有人用锥子扎着他的耳朵,耳中嗡嗡的鸣响声和耳膜的剧痛剧痛让他意识都变得模糊了,视力也跟着下降,他时时刻刻都觉得再坚持片刻都会让他昏厥过去,然而看到前方的苏砚还在挣扎,他又如何能放弃?到了此刻,苏既明已能确定,苏砚当真就是冲着圣物去的!

    这时候,他们已能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个黑黑的洞口,那大约就是圣泉水的泉眼了!

    为了能够潜到深处他下水时连一口气也不敢攒,此时已是穷途末路,脑袋和胸口疼得要炸开,致命的痛苦让苏既明强烈地想要上岸喘口气。可是苏砚还在挣扎着朝那洞口游,很快就要碰到洞壁了。

    有太胥血淋淋的例子在前,苏既明如何能让苏砚去碰那可怕的东西?他咬牙硬撑着,摆动已经近乎僵硬的四肢,拼命挣扎着靠近苏砚!

    苏砚像条濒死的鱼一般苦苦挣扎着,他的痛苦丝毫不比苏既明潜,然而他却没有任何要放弃的意思,仿佛他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本能,拼死一搏——他被比他的意志更强大的东西控制了,控制他的人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不惜一切代价要它取出泉眼里的东西!

    苏砚终于碰到了洞壁,立刻用手扒住,克服了水压稳住身形。苏既明只觉自己的身体如同灌了铅,他奋力向下游动,然而胳膊腿脚摆动的幅度几乎已是微不可见。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的世界也变得浑浊,他再无法坚持,身体开始不自觉地上浮了。

    苏既明闭上眼,强烈的疼痛和疲惫感已经将他击垮。他的意志到达极限了。

    决定放弃的时候,他勉力重新将眼睛睁开,看他的小书童最后一眼。苏砚扒在泉眼的入口,正看着他,神情绝望而愧疚。他的眼神直击苏既明的内心深处,让苏既明猛地瞪大眼睛!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意志力重回苏既明的体内!

    苏砚陪伴着他,整整十年了。那时候他身边有很多人伺候,苏砚不是最伶俐的,也不是最能干的,甚至有时还显得笨拙,常被府上其他伶牙俐齿的下人逗弄。他从来不会为自己的事生气,但若是谁敢对苏既明有半点不利,他会立刻张开自己那张不算利的牙口扑上去撕咬。他心里好像没有自己,随时随地可以为苏既明挺身而出抵挡一切责难。他忠诚得近乎执拗,而苏既明也从来没有将他当成一个下人,而是亲人——并且是他在这世上剩下的唯一一位亲人了。

    到底是谁,把他的苏砚变成了这幅模样?!

    无名的力量充斥了苏既明的全身,他奋力向下划去,转眼就到了泉眼的入口。苏砚的脸色已经憋得青紫,但他始终没有半点要放弃的意思,他并不需要意志力来支持,因为陌生力量对他的掌控已远远超过了他的意志力。

    苏既明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在水中他没有办法说话,只能用眼神恳求,渴望苏砚能听到他心底的呐喊。

    求求你,放弃吧。跟我走啊,苏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