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天涯归处 > 第五章

第五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砚被这个出人意料的反转惊呆了。

    苏既明亦是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羲武……给他自己下蛊?

    海南岛人烟稀少,有汉人、苗人、黎人和乌蛮人,朝廷虽在儋州设了官府,实际上形同虚设,儋州的汉人势单力薄,根本无法管辖此地的异族人。几支不同族群的人在小小的海南岛上还是能够和平相处的,只是乌蛮族人对汉人十分仇视,上一任儋州知州和儋州别驾都是被乌蛮族杀死,乌蛮族的领地易守难攻,朝廷对他们头疼不已,水师衰微,难以出兵,因此长久以来,儋州都是异族的天下。

    羲武允许苏既明跟苗人接触,却不许他和汉人往来。苏既明不通水性,自己一个人也不可能离开,又无法和汉人搭上线,所以才迟迟无法回到内陆。

    乌蛮族有五千人,羲武是乌蛮族大祭司,手下另有五名祭司,大多人对苏既明还是十分友善的,唯有一名叫羲飘的祭司对苏既明一直深恶痛绝,据说在卜卦时算出了苏既明是乌蛮族的克星,总有一天会给乌蛮族招来灾祸。

    很多次,羲飘都想杀死苏既明。只是羲武对苏既明十分保护,让他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而羲飘也一直要求羲武快些找一名女子将他的血脉传承下去。一来乌蛮族人一直自诩是神族后裔,而羲武是继承了最纯正的神血的传人,他的法力最强,他的子嗣将会是下一任大祭司的继承者。二来,也是希望羲武远离苏既明。

    每年都会有一个固定的日子,乌蛮族最纯洁的少女们进行祭奠活动,这个活动由祭司们主持,顺便让祭司们挑选传承自己血脉之人。那时候苏既明在乌蛮族已经生活了半年多的时间了。羲武去主持活动,而苏既明被羲飘骗去后山蛇窟,羲飘想驱使毒蛇咬死苏既明。

    乌蛮族的祭司都有驱使动物的能力,尤以羲武的能力最强。他曾给过苏既明一个牛角坠子,是那坠子救了苏既明的性命,令毒蛇们不敢靠近他。苏既明索性趁着这个机会逃了出去,到山中躲起来。

    三天后,苏既明就被羲武救回去了。关于这次出逃,苏既明没有解释,羲武也没有问,大抵是认为他受了羲飘的刺激。苏既明必须隐藏自己汉人的身份,要不然乌蛮族人一定会杀了他,因此他默认了所有的误会。

    再然后,就有了羲武下蛊的事……那只被喂了他的血的蛊虫最后是怎么处理的,苏既明不知道,他当时震惊又心寒,只想要自保。现在回想起来,他借口身子发冷要出去晒太阳,回来的时候桌上只剩一只空碗,蛊虫已经不见了,大抵是羲武植进了自己的血脉中。

    苏既明一直以为,他的出逃惹恼了羲武,所以才给他下情蛊想要控制他。羲武话很少,从不表达自己的情感,恼怒或是喜爱,他一直都藏在心里。因此苏既明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难道说……

    熊莱嘲讽道:“那乌蛮族的女子大约是想向你表忠心,却被你误以为她要害你。真是可怜、可笑!”

    苏既明说不出话来。

    “你走吧。”熊莱收起蛊王,神色厌恶,“我这里不欢迎你这种人,从此以后,你不许再踏足此地!”

    苏既明失魂落魄地带着苏砚离开了熊莱的住处。

    “公子,究竟是怎么回事?”苏砚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女子到底是……”

    苏既明摇头,不愿多说。骄傲如他,即使是苏砚,他也很难将这一年的经历启齿。

    苏砚虽然满心疑问,但公子不肯答,他就不再问了。

    翌日一早,苏既明打扮妥当,便坐上马车前去拜会岭南特使魏琼。

    马车在魏琼府邸外停下,苏既明下车,立刻有侍卫迎上来:“苏大人,魏大人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苏既明连忙跟着人往里走。

    入了大堂,一位三十出头肤白无髯的男人正坐在那里喝茶。苏既明上前行礼:“下官见过魏大人。”

    那男子忙放下茶盏,迎上来扶起苏既明:“清哲,此地并无外人,何必行这么大礼。”清哲是苏既明的表字。

    苏既明站直身体,笑了起来:“子玉兄。”还在京城时,苏既明常与一群王族贵胄子弟厮混在一起,魏琼便是其一,两人要好的时候是能同饮一杯酒的交情。魏琼与皇帝的关系异常亲密,苏既明被贬谪时,魏琼是替他在皇帝面前求过情的,只不过当时大局已定,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魏琼道:“这才是我认识的清哲。”用力抱了苏既明一下,拉他到堂上坐下,仔细端详起他来。

    魏琼道:“去年你遭遇海难身亡的消息传至京中,我便不敢相信。你如此人物,怎会遭遇此厄?实在是天道不公。幸而前几日一位渔民找到我,说是在乌蛮族里见到了你,我立刻派人去儋州,老天有眼,总算将你救回来了。”

    苏既明微微诧异。那渔民便是误闯入乌蛮族领地被他救下的汉人,原来是魏琼派人来救自己。幸好那渔民找对了人,若是他去找了覃春,别说救自己,只怕那渔民都会被覃春灭口。万幸,实在是天无绝人之路。

    魏琼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戾气:“那该死的覃春!我已听说了你的事,你在儋州被困一年,覃春从未派人救援,还放出消息说你已在海难中遇险,若非那渔民送来消息,还不知你要被困蛮夷之地多久。”

    苏既明冷笑。覃春的妻子与赵采的妻子同出一族,因此覃春也是赵采的人,自己的遭遇说是覃春有意谋害也不为过。

    魏琼左看右看,诧异道:“你与两年前到没什么变化,只是肤色黑了些。”

    苏既明流落异族一年,魏琼本以做好了准备,看到一个被折磨得看不出人样的苏既明。没想到苏既明看起来并不算太差,非但没有消瘦,反倒结实了些,气色也很好,至少从裸|露的肌肤上看不出任何伤痕。

    魏琼道:“那蛮人可曾欺辱你?”

    苏既明眼神闪了闪,道:“他们不知我身份。我骗他们我是苗族人,出海经商,遭遇风浪才流落到海南。他们只是囚禁了我,倒也不曾……虐待。”

    魏琼微微一怔,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苏既明道:“我就知道!如你这般狡猾的家伙,如何能吃亏!”

    苏既明神色尴尬。虽然并未遭受虐待,但他却与那大祭司同床共枕近一年,这件事若是让人知道了,只怕他在朝堂上就再无声名尊严可言了,甚至被定下个私通异族的罪名也是不无可能的。

    魏琼对乌蛮族的事十分感兴趣,不住提问:“乌蛮族向来是最神秘的一族,他们的族人从不离开海南,与外界甚少接触。那里的人究竟过得什么日子?茹毛饮血?尚未开化?”

    苏既明道:“倒也不曾茹毛饮血,不过他们一族与世隔绝,风俗确实与中原汉人迥异。”

    苏既明刚进入乌蛮族的时候是被囚禁的,由于他是异族,那些人生怕他做出对乌蛮族人不利的事,曾考虑过是否要将他处死。苏既明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在往后的几个月里,他为乌蛮族做了许多事,成功扭转了乌蛮族人对他的印象,到了后来,族内老老少少都对他十分喜爱,甚至有不少老人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最初,苏既明被族民们轮流看守,关押在族中一所木屋里。乌蛮族因与世隔绝,中原的事他们一概不知晓,生活异常简单,在看管他的时候,那些村民都十分无聊,女子织布洗衣,男子喝酒聊天或是睡大觉,平白一天就过去了。苏既明一来是自己闲得无聊,二来也想拉拢村民,磨了些石子当成棋子,教他们下棋。

    中原的象棋、手谈规则太过繁复,初学的族民难以上手,苏既明便自己想了些简单的规则教会族民,族民学会之后他再不断改变规则提升难度,后来又添上赌注,那些族民玩得不亦乐乎。原本没多少人愿意看管他,后来越来越多人自告奋勇要来看他,一所小屋里挤了十多人,外头还有几十人围观,都想跟他下棋。而他编的游戏也在乌蛮族中流传开,男女老少争相学习。

    羲武发现之后,便开始亲自看管他。不过因已有不少族民喜欢他,苏既明得到了更多自由,除了不能离开寨子之外,白天他可以在寨中随意走动。

    儋州果蔬丰盈,乌蛮族人甚少食肉,但也吃米食,儋州的稻谷与中原不同,是长在山上的高山稻,播种不易,儋州虽是海岛,但缺淡水,若是遇上旱年,高山稻的收成不好,族人的食物便愈发单调。苏既明知道之后便为他们设计水车并绘制图纸教他们将岛上泉水引流,为族人省了打水的力气。

    苏既明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五岁读左传,十岁背诵天工开物,简直就是一本活书库。他在岛上传播中原文明制造出令族人生活更加便利的事物,同时他也在学习异族的文明。他到岛上三个月之后就学会了乌蛮族语,并能独立看他们的书籍。他发现在乌蛮族人的书中甚少提及美食,想必也是因为乌蛮人虽不缺食物,但他们的食物实在与美味无关的缘故。

    于是苏既明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又开始研究如何制作美食。

    酸——儋州有一种可食的树叶滋味辛酸,取其枝叶碾碎捣汁即可;

    甜——岛上有蜂蜜、金椰等,十分香甜;

    苦——苏既明讨厌苦味,自不必花心思。

    咸——海岛最不缺的便是盐。

    有了这些,苏既明很快就捣鼓出了许多美味。

    他将稻米放入金椰中,以椰汁作为米水烹制,烧熟之后打开椰壳,米饭香甜可口;乌蛮族人虽甚少打猎,但会捕鱼,他将鱼肉用盐巴和蜂蜜腌制后烤熟,再以果子发酵后提炼的汁水作为酱汁,妙不可言;他又以鱼骨熬汤,熬出的弄汤用来煮菜,滋味浓郁;他利用有限的食材煎炸煮蒸,做出无数新的口味口感,岛上的妇人们争相向他学手艺。

    不过有一点,倒是苏既明要向乌蛮族人学习的——乌蛮族人酿酒是一绝,酿出的椰子酒、菠萝酒口感爽滑,初尝不觉酒味,后劲却极强,不胜酒力的人若是低估了那酒,一不小心贪了杯,不多久就如登仙境,云里雾里,不知何处是人间。

    而苏既明,便是那不胜酒力的人。贪杯误事,苏既明为此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一日酒醒之后,他发觉自己竟浑身赤|裸躺在羲武的床上,昨夜种种沉浮灭顶的感受,竟非幻觉!

    “清哲?”魏琼在苏既明眼前晃了晃手,“你怎么走神了?”

    “啊。”苏既明猛地回过神来,一时间脸上如绽了彩虹。

    “你、你刚说什么?”苏既明忙端起茶喝了一口,掩饰自己的尴尬。

    魏琼奇怪地打量着他,片刻后问道:“我听说,那乌蛮族的大祭司,并非凡人。可有此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