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天涯归处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52shuyuew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到第二天上午,苏既明才堪堪转醒。他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难受,依旧烧着,他觉得自己并不是睡了一整晚,而是昏了一整晚,时时刻刻都觉得煎熬,只是没有力气睁眼。

    “苏砚……”

    苏砚在苏既明床边陪了一晚,此刻正趴在床边小憩,睡得并不沉,苏既明一叫他便醒了。

    “公子你感觉怎么样?”苏砚连忙爬起来检查苏既明的伤。昨晚换的纱布已经又被血染红了,得换药了。

    “我……没有……力气……”

    苏砚忙道:“公子你躺着别动,我给你弄点吃的,吃完换药。”

    厨房已经煮好了红枣粥给失血过多的苏既明补血,苏砚把粥端来,小心翼翼地喂苏既明喝下。苏既明虽然难受极了,但也知道不吃东西不会好,强忍着把粥喝了。

    苏砚叫了人来帮忙,把苏既明的扶起来,替他换药。

    苏既明虚弱无力地问道:“卜天呢?”

    苏砚摇摇头:“还没醒。”顿了顿,恨恨道,“我应该去给他补上一刀!”

    卜天被人捅了个对穿,伤得比苏既明重多了,现在只是勉强吊着一口气,大夫根本没有把握他还能再醒过来。

    换好伤药,苏砚又端来汤药给苏既明服下,苏既明又昏昏睡过去了。

    就这么,苏既明时昏时醒,整个人浑浑噩噩,病得连时日也不知晓。好在烧渐渐退下去了,退了烧,也就没有性命之虞了。

    又一个白天苏既明睡醒过来,因烧退了,总算有了点精神。他被人扶着坐起来换药,目光望着窗外的天色,突然问道:“现在是什么日子了?”

    苏砚答道:“公子病了三天了。”

    苏既明有些吃惊。病得时候是真不觉时间流逝,只知有时醒来外头天光是亮的,有时醒来屋里点着灯,但总是醒不了太久又昏睡了,没想到已经过了三天了。刚被砍的时候只觉得痛,人也还算清醒,直到伤痛真正发作起来才晓得要命,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三天里是在鬼门关走过一遭了,幸而还是熬过来了,要不然羲武也……

    一想到羲武,苏既明连忙问道:“卜天呢?”

    苏砚一边给苏既明换药,一边叹气:“公子你每次一醒就要问他。他还没醒呢。”

    苏既明又问道:“那些乱党呢?”

    苏砚摇摇头:“公子病了,还没处置。魏大人说,这事儿是全权交给公子了,等公子醒来,要杀要剐都由公子决定。”

    苏既明皱眉,哎呀了一声:“怎么还没斩,说了夜长梦多,赶紧行刑啊。”

    苏砚道:“行刑的文书也得要公子亲批才能……”

    苏砚刚为苏既明裹上新绷带,苏既明就道:“你扶我下床,我去批文。”

    苏砚大吃一惊:“公子你伤还没好,怎么能走动?赶紧躺下!”

    苏既明确实没好全,动一动就痛得龇牙咧嘴。然而他一心想着要快点把卜天已死的消息放出去,让羲武知道他找错了人。这三天他病得奄奄一息,羲武大抵也有感知。只要羲武一天以为卜天是天涯,那他就会想法找官府要人,自己也就很难避开。早点让他明白他认错了人,这天下山水茫茫,他失去目标,不知从何找起,兴许就会乖乖回儋州去了。

    苏既明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羲武已经闯入了他的府邸。

    正如苏既明所料,羲武是将卜天误认作了天涯。天涯失踪后,他几乎将儋州翻过来,却什么也没找到。直到那日苏既明大病,触动羲武体内情蛊发作,他感知苏既明有危险,便孤注一掷坐船来了惠州。他不曾见过卜天,但听市井传闻,卜天的种种事迹与天涯曾向他描述的一些事情重合了,且卜天前不久被官府抓住,恐怕命悬一线,也对上他情蛊发作的时间,因此他便误以为卜天就是天涯。

    自从发现卜天不在大牢中,这几天他又找了许多地方,打听了许多消息,却无进展。当感觉到情蛊的又一次发作,羲武几乎快疯了!今天清晨他闯入官府,与官兵们激战一场,毕竟寡不敌众,险些被困,只好退了出来,又掳走了一名官差,逼他说出卜天的下落。那官差并不知道卜天在哪里,然而因害怕羲武杀了自己,便供出了苏既明的住处,苏既明是卜天案的主审,他应当知道卜天的下落。

    于是,羲武便往苏既明的府邸来了。

    苏既明一再坚持,且他的身子确实好了些许,苏砚拗不过他,只好扶着他下床。苏既明看到镜子,自己脸色青白憔悴不说,下巴上还有一道已经结痂的伤口。这一道伤比起胸口的伤自然是无足轻重的,可是伤在脸上,苏既明极不舒服,不想叫人看见这般狼狈的自己,加之身体虚弱不宜吹风,便又叫苏砚取了斗笠来为自己披上。

    苏既明这样的伤,定然是不能坐马车颠簸的,苏砚叫人在院子里备了轿子,这才扶着裹得严严实实的苏既明出去坐轿。

    几个下人扶着苏既明走到院子里,突听呀的一声尖叫,一名侍女惊恐地指着轿子大叫道:“你是什么人!怎么闯入这里的!”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名手执金蛇权杖、穿着蓝黑色长袍的男子站在轿边。他的周身萦绕着一股微风,吹得他长袍飒飒飘起,俊美的长相与古怪的打扮近于妖异。

    下人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全都看呆了,竟不知道他是人是神是妖。

    苏既明愣在当场。他万万想不到,千躲万躲,竟还是躲不开,羲武竟然追到了这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羲武。那个乌蛮族的大祭司,那个强大得能够呼风唤雨的男人,短短的一段时日,已憔悴得如同被人抽走了神魂。是因为自己的垂死影响了他,又或是因为其他?

    羲武来到这里之前,已将整个府邸走遍了,他在后院闯入了一间有数名官兵把守的房间,他以为他的天涯会在那里,然而在那个房间里他确实看到了一个重伤奄奄一息的男人,并不是天涯。虽然,他似乎听到人们管那个男人叫卜天。

    羲武缓缓开口,语气疲惫而低沉:“如果你们见过我的天涯,请把他还给我。”

    一瞬间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捏住苏既明的心脏,触动他胸前的伤口又疼又痒,恨不得用力抓挠。

    整个气氛仿佛凝固了,苏既明身边的人都害怕羲武,不敢有任何动作,唯有苏砚颤颤巍巍挡在苏既明的身前。

    苏既明不敢揭起草帽上的纱,僵持许久之后,他终是残忍地开口,声音发颤:“你的天涯,已经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