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武侠修真 > 这个修士很危险 > 四百一十四章 袖里乾坤

四百一十四章 袖里乾坤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52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许易失神之际,卡神通大手一挥,衣袖陡然化作流影,朝许易兜头罩来,许易来不及动作,便被笼罩进了袖中。

    “叫你装波衣,叫你瞎扯淡,你不是最会蛊惑人心么,这是怎么了,见着老丈杆子,不好下毒手了……”

    许易才坠入这黑漆漆如焖罐一般的空间,荒魅便从星空戒中传出滚滚意念,疯狂开喷起来。

    许易怒道,“你说老子,你干嘛去了,旁观者清,老子当局者入局,你在一旁静观,也能迷进去?”

    毫无征兆地中招,令许易气急败坏。

    荒魅大骂,“我算是把你看得透透的了,一有事儿,你就找我撒气,对旁人,就全然没有能耐了,看看卡神通说的都是什么屁话,什么帮夏子陌恢复记忆,就是杀死炼云裳,按这样说,今天的你还杀死了昨天的你?记忆只是记忆,性由灵出,精神、灵魂才是根本,夏子陌就是炼云裳,炼云裳就是夏子陌,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也会迷进去,蠢货,简直是天字第一号大蠢货。”

    许易老大没脸,嘴上兀自不认输,“行了,你别顾着说我了,你呢,你当时干什么去了,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全然只顾着看戏去了,你若是有一分警惕,老子也不至于落入这等下场。”

    一人一妖都太了解彼此了,一对喷起来,各擅胜场,谁也压不服对方。

    许易虽和荒魅对喷着,心心念念地都是炼云裳,生恐这六亲不认的卡神通又对他做出什么混账事儿来。

    许易当然不知道,就在卡神通对他出手之际,炼云裳的气机发生着惊人的变化,台上的戏码正演到的女主在一座寺庙中还魂,炼云裳周身陡然放出湛湛蓝光,忽的,伏地痛哭起来,惹得一旁的苏金月连忙扯了她遁出人群。

    到了僻静处,苏金月忍不住埋怨道,“不过是一场戏,虽然排得极好,值得你这样激动?我可是看见了武义郡王也到场了,老头儿看得满面通红,你这一搅合,老头儿脸都白了,我若不拉着你退开,说不得老头儿就得暴威。”

    炼云裳擦干眼泪,抬起头来,才一照面,苏金月陡然觉得眼前这张熟悉的容颜,竟是那样的陌生,好似这炼云裳陡然换了个灵魂。

    炼云裳拍拍苏金月肩膀,身形一晃,消失不见,转瞬入了戏台管理处的门户,不多时找到了负责人胖员外,问,让他排这出戏的人在哪里。

    胖员外有许易撑腰,底气和口气同时大涨,竟不将炼云裳放在眼中,不冷不热说些片汤话。

    炼云裳忽地摄过柜台处的纸笔,转瞬画出一幅肖像画来,画工精湛,许易的形象跃然纸上。

    胖员外吃了一惊,他原以为是因为那些名角儿,而来找茬的,这两日,这样的事儿出过不少,都被他轻松扫平。

    现在见炼云裳画出许易的形象,才知道人家竟然是认得。

    联系到许易这位神秘豪客,恐怖的能量,他哪里还敢在炼云裳面前捏腔拿调,赶忙将她往雅室引去,推开门来,哪里还有许易的踪影。

    炼云裳气得直跺脚,“臭人,臭人,你等着,看谁耗过谁……”

    ………………

    “老贼秃,有种放我出来,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许易和荒魅怼倦了,又开始喝骂卡神通。

    开始还有所顾忌,到得后来,却是什么粗鄙,便端什么上桌。

    到得后来,他开始叱骂卡神通谋害夏星光之事,卡神通依旧没有反应。

    许易传意念道,“老家伙没反应,看来这里是他法宝内部,他也查验不到内部的动静儿。”

    许易是个现实的家伙,无用的嘴炮从来不喷,适才的喝骂也不过是故意激卡神通发声,判断卡神通能否监控法宝内部。

    他把夏星光都搬出来了,卡神通依旧全无反应,至此,许易才算确信了卡神通并不能监控他的一举一动。

    荒魅传意念道,“这个档口,还是别说废话了,老家伙不是好人,我一直没逮着机会跟你说,那家伙完全就是一具尸体,看他称呼玄奘的架势,说不定就是尸体自蕴灵性,彻底能脱离本体而活,他那一身黑袍,怕是黑化了,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黑袍和黑化有关系?

    许易无法理解这种神逻辑,但荒魅的判断,极是有理。

    当时,卡神通称呼玄奘的方式,就让他莫名其妙,何况,他窥探卡神通的气质,也的确觉得诡异莫测,现在看来竟然是尸体的原因。

    而荒魅天然对尸气敏感,看出卡神通虚实也是正常。

    许易叱道,“你小子哪里是没逮着机会,分明就是怕卡神通查到你的存在,捉了你去,你小子不是心心念念要脱离我的掌控么,这么好的卖主求荣的机会,你怎么不把握?”

    荒魅冷然道,“我看你是才要佳人重逢,便被抓到了这里,一腔邪火没处发,全冲我来了,简直荒唐。我劝你赶紧想办法脱出去,贼秃不是好人,他肯定对你老丈母娘的遗物没死心,何况,你小子也遍身宝物。一旦等他准备妥当,你我危矣。”

    许易怒声道,“说的都是废话,关键是怎么出去,我绞尽脑汁,也无主意,你有办法,赶紧说。”

    荒魅嗤道,“你不是没有主意,而是你小子一腔心思全在炼云裳身上,色授魂与,满腔欲念,占领了智商的高地,也是,快一百岁了的老处男,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你踏马!”

    许易暴怒,便要施法,荒魅占够了口头便宜,赶忙喊道,“四色印,四色印,这个档口,就这宝贝靠谱。”

    许易用力一拍脑门,自己怎么没想到,管他什么法宝,先收进四色印再说,说不定能将贼秃一并收进去。

    念头到此,他忽然一阵心悸,这么容易的主意,偏偏自己没有想到,难道真的是色令智昏,不是的,不是的……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摆平玄庄后,梅花七便找了个借口离开,和许易本体合二为一了。

    此刻,许易用动用四色印,当先唤出尸体来,遁得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