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偏心眼 > 105 标配生活

105 标配生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52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霍奶奶在家里骂骂咧咧,可骂归骂小老太太还是坐了车去了霍敏工作过的酒吧找人。

    没找到。

    找不到她也只能这样了。

    希望孩子不要死在外头,真的死在外头了她一个做奶奶的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又去找霍放,想让霍放去找找霍敏然后把霍敏带回来,可霍放自己都自顾不暇呢,先跟他奶要了三百块钱说是出去找,回头就连个人影都没,霍敏她爸压根找都没找过她,就来自己妈家闹腾了一次,砸了点东西。

    霍敏走后的第十天,基本上已经确认她不会回来了,小老太太嘴上骂不停,各种难听的话。

    一早寇熇下来吃饭,这段时间头一次过来。

    “来吃饭吧。”

    小老太太拉着脸,高兴不起来。

    孙女和人私奔了。

    这狠狠打了她的脸,好好正经的人谈朋友愿意往一块儿住那就结婚呗,这死丫头可好,没名没分跟着人跑,缺心眼子!

    “你奶生我气了?”寇熇指指去了厨房的老太太,问霍忱。

    霍忱:“不是和你,她最近心情不好。”

    这边饭还没吃到嘴里呢,床上的太姥姥拉了。

    她能走也能动,去个卫生间什么的也能行,但这些也都是概率的问题,偶尔还是会发生比如这一刻这样糗的事情,寇熇彻底懵了,她不知道自己该留什么样的表情在脸上,她很想放下筷子走人,事实上她也是这样做的。

    寇熇接触不到这样的环境,她也受不了。

    霍忱摔了筷子。

    叫人怎么吃?

    真的就是没办法吃饭。

    “我太姥拉了……”

    对着门外喊。

    霍奶奶从厨房急叨叨跑了进来,进门就开腔骂:“你是怕我闲着了,总找吃饭的时候拉,生怕我能多吃两口饭,我这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怎么这辈子都来找我,一个两个的不放过我,还活什么干脆我们娘俩一块儿死了吧……”

    骂骂咧咧,骂完这个骂那个,霍忱不爱听,他抬腿就走了。

    饿一顿也饿不死。

    刚出家门,寇熇在楼梯转角等他呢。

    “上来吃个面啊。”

    “几点了?”他问。

    “时间来得及。”

    来不及也得吃饭啊,吃饱才有力气闹腾人啊。

    就从这次以后寇熇再也没进过霍忱他家,她和霍忱过去什么样儿现在依旧什么样儿,只是哪怕霍奶奶再邀请寇熇来家里吃饭,寇熇也没迈进过那道门,再后来霍奶奶可能也知道了什么,就再也没邀请过。

    家里有味道,她知道的,人孩子不愿意进来那就不来吧。

    开学前摸底考,寇熇又是无意外的霸占了大榜的第一名,且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的距离实在拉开的有点远。

    高三了。

    寇熇是三中的重点关注对象,校长也是提了提,只要不是闹的动静特别大,该处分就处分,口头上怎么教育都行,私下呢还得护着,这就是升学率啊,明年的升学率就都在寇熇的身上呢。

    大中午学生吃饭的吃饭,吃完饭的学校睡觉,寇熇和霍忱在外面单杠上闲聊。

    她就没有个安静的时候,坐在单杠上面翘着腿,姿势很汉子。

    霍忱躲在树下乘阴凉,中午还是很热的。

    “没复习啊,优等生。”

    斜睨她一眼。

    最近寇熇收敛了许多,大多数的时间都用来做卷子了。

    “歇会,一直学也挺累的。”

    又不是个机器,哪里能天天一直转着不休息的。

    “不是怕晒黑,还总往太阳底下钻。”

    前后矛盾,呵。

    “那你见我黑了?”

    她敢晒,还能晒不黑。

    她又不傻,哪里会这样一直晒,出来的时候对着脸狂喷了防晒喷雾。

    “明年就毕业了,你毕业想干嘛?”寇熇问他。

    一条腿放下来晃啊晃的。

    霍忱的成绩太一般了,高考能考四百多分?也就那样了。

    “毕业就毕业呗,毕业就去打工呗。”

    双手交叠抱着头躺在地上,一条腿搭在另外的一条腿上。

    没有以后的人谈什么以后,还嫌不够烦的?他也就那些出路,实在不行就趁着年轻一直捡球,多留一些钱。

    “好想法!”寇熇没好气地道:“你不会想一直在俱乐部捡球的吧。”

    霍忱不吭声。

    捡球有什么不好?

    这是他能接触到比较高级的工作了,辛苦是辛苦,可能学到东西,赚的小费又多,哪里不好?

    “霍忱啊,捡球就是个青春饭,长久不了的,打工也是一样。”

    “这不废话嘛。”

    他不知道啊?可他有什么谋生能力,念大学?念了也就那样,不念可能更没戏,他早就被磨得认清了现实,靠着学习这条路找出路那就完了,他聪明都没放在这上面,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后悔,其实也没什么可后悔的,认真学了也不见得能学的多好,你以为人人都是寇熇啊,那种是天养的,羡慕不来。

    “我同你讲,你学手艺也别去赚块钱,赚青春钱。”

    “照你这么说,那些赚青春钱赚块钱的人就不能活了?”

    她冷冷扫了他一眼,“你不是他们。”

    霍忱笑了两声,“大小姐你把自己的未来打点好就好了,我就不劳烦你管了,是这个命那就得认。”

    想什么以后,等到到了以后的阶段,不想不看都不行,提前上这个火完全没必要,活一天是一天吧。

    “我拿你当朋友所以我给你忠告,我不是瞧不起任何凭本事吃饭的人,但那不是长久之计,让我换到你的位置上,我宁愿没骨气挨家借钱我也不会只是出去打个工而已,把自己钉到那个位置上就一辈子没办法翻身了,翻身觉得听起来那么遥远是不是?一辈子每天忙忙碌碌,娶个老婆生个孩子,可能你老婆会对着你死心塌地,你们俩就过这样紧巴巴的日子,将来在紧巴巴的养孩子,帮孩子养孩子,一辈子就这样到头了,甘心吗?”

    如果这是她的生活,她不甘心。

    她是她爸妈的女儿,所以注定了她的心没办法贴在地上生长,多苦的环境里她也得向上爬,她喜欢所有一切好的东西,更加喜欢自己能将足够好的东西买下来的那一瞬间的感觉。

    凭他的脸找个老婆不难。

    霍忱对着她无声地笑。

    这是她的嘲笑。

    “看不起我这样的生活,那就把眼睛闭上,没人逼你看。”

    他的出身和她怎么比?

    你是带着千金万金出生的,嘴巴碰一碰讲的很轻松,生活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吗?

    “大小姐,我去捡个球我觉得自己已经开了眼界,接触到了至少是中层的生活,你知道那些人打球给我多少小费?少的几百块还有给我一千块的,我只是捡球却能得到一千块的小费,你觉得这样的生活不够体面?你出去打听打听,问问路上走的人,有几个人一天能赚一千块钱的?”

    寇熇晃着两条腿,坐在上面幽幽盯着他看。

    “做球童可以让你有钱一个月十个月,能不能让你二三十年都有钱呢。”从单杠上面跳了下来,经过他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是你自己的人生,我一个狭路相逢的人能帮得了你多少?

    自己的路是要自己走的,不要指望旁的人。

    “喂……”后面的人问:“我要是去端盘子是不是就没资格和你做朋友了。”

    她就是个极其现实的人。

    寇熇失笑:“你端盘子我们俩能有什么交集。”

    我违心的说当你是朋友,难道真的就还是朋友?她想,那样的话也许他们一辈子都没什么机会碰面,毕竟她能去的场合霍忱进不去的。

    真话伤人。

    可她就喜欢讲真话。

    高三正式开始,班级里的气氛变了许多,果然现在放学的时间挪到了十点半,可没有任何的家长提出异议,大多数都是过来接,实在受不了的干脆也在附近租房子陪读。

    寇熇依旧住在霍忱家的那栋楼顶楼,重复着过去的生活,不过睡觉的时间又往后拉了拉,霍忱家倒是一如既往,霍奶奶骂人的次数倒是减少了不少,可能也是被自己妈给虐习惯了,你又不能打,你骂了她又听不懂,气来气去,气的还是自己,霍忱到了高三,霍奶奶也没什么可紧张的,因为压根就没报希望。

    觉得考的不好念大学还不如不念呢,早点工作有早点工作的好,这样一想,对于孙子的未来也就定了,定下来的未来有什么好焦急的,他的成绩也不可能突然间就好起来,习惯性接受自己这一家子没什么人才,也就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每天该吃吃该喝喝,过的挺好的。

    对未来不抱任何期望只想每天讲讲八卦的霍奶奶在这种情况下,迎回来了霍敏。

    霍敏和男人的私奔,结果男的讲的很好听,一开始也是真的各种给她买吃的,你想吃什么都给你买到手边来,对她也是真好,把她带到自己家,那是个特别小的城市不说,还是个农村,男的家里住的那个房子别提多荒唐了,霍敏是爱吃但不是没脑子,住了一段实在是觉得不行,又跑回来了。

    骗她说有钱这点可以忽略不计,但就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那未来一眼看不到头啊,她原本就一点指望都没有,她爸不会管她,她有哥等于没哥,真的这样过一辈子那就彻底完了,可能脑子临时又好使了,就跑回来了。

    霍奶奶能饶了她?

    各种难听的话大骂出口。

    她气啊。

    不是假气,她找到霍敏单位一次,又找到那个小子的家一次,就在上中旁边的城市农村,从霍敏同事嘴里问出来的,她跑去了结果男的父母就一个没见过十个没见过,就说没见过霍敏,她能怎么样?问不到只能回来,干脆都放弃管霍敏了,结果这死丫头又杀回来了。

    “你是一天到晚的折腾,你还是个女人?你还能叫个女人?你说说你这样的,谁家能娶你?你这名声还有吗?”

    指着霍敏的脸大骂出口。

    谁家有儿子娶这样的?这样的娶回家能行啊?

    “我去他家找你,他爹妈说什么没见过你,就这样的人家能有什么好?我打听一圈,家里狗屁都没有,父母都没工作,那小子也没工作,将来真的生了孩子结了婚,你怎么过?”

    霍敏低着头,任凭你怎么骂反正我就是不吭声,最后霍奶奶骂了好几个小时收声了。

    难不难过,放不放弃也没用,事情都做出来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可就因为霍敏闹出来这些幺蛾子,她开始替霍敏找对象,只要有份正经工作的就行,可她能认识多少人?认识的就都是邻居,邻居的话谁不了解霍敏是个什么样的人。

    还是霍敏自己快刀斩乱麻,不知道又在哪里认识个男的,个子也就一米六五那样吧,看起来还没霍敏高,牙齿长得还不好,因为那牙搞的嘴就有点兜,可再怎么样人有固定工作,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家里有房,家里上面有两个哥哥,但父亲条件还不错,考虑都没考虑,霍敏直接把自己给嫁了。

    霍敏和寇熇再见面就是在霍敏的婚礼上。

    “来吃喜酒啊。”

    寇熇也不推拒,点了点头。

    喜酒?

    和一起走的那个人结婚了?

    霍敏结婚挺简陋的,接新娘的头车还是一辆出租车,她自己出嫁什么也没买,问题也没钱啊,霍奶奶是压根不可能给她钱,倒是回过家和她爸要钱,被她爸还扇了两耳光给打出来了,房子里的东西都是男方出的钱买的。

    看起来这个婚礼有点寒酸。

    但新娘和新郎都笑的很开心。

    寇熇看看那席面笑了笑,满桌子的大鱼大肉。

    摇摇头。

    她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找个这样的丈夫。

    霍忱掰开筷子,夹着菜:“你觉得我姐夫长得丑,面对这样的男人你可能晚上都睡不着吧,可寇熇这才是我所生活的真实样貌,我姐夫也没那么丑他只是不符合你的审美而已,普通的老百姓就是这样生活的,你那种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切合实际。“

    是脱离了正常的轨道,是不正常的生活,没有人会那样想生活的,真的有,那也是做梦而已。

    白日做梦而已。

    霍敏的生活,这是标配!

    她闻言咬住筷子,原本她也不想多说了,个人有个人的缘分,可他刺儿自己啊。

    “我这么拼命努力,就是为了不让这种标配生活围绕在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