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偏心眼 > 106 牢牢抓住希望之光

106 牢牢抓住希望之光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52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霍忱道,“你已经脱离了。”

    无需努力,就可以脱离普通生活的。

    寇熇见他这样说,就知道这人没能理解自己的意思,这饭吃不吃就没多大的意思了,饭对她有吸引吗?很明显没有,她想吃什么家里吃不到?你知道最近新下来的松茸超市里卖到六个一千二逼近一千三的价格,她照吃不误,她差这么一顿饭?

    “你就不想娶个好看的老婆吗?”

    是男人都喜欢美女吧。

    霍忱唇角一翘:“美不美其实不都一样。”

    他又不像寇熇那么变态,不好看的一律不喜欢。

    人和人相处,很多时候除了看脸也看心的。

    “你就不想娶了老婆有了孩子以后,老婆对着你千依百顺,崇拜你崇拜到看见你的脸就忍不住偷笑?”

    男人想要求的都该如此吧。

    “看着我的脸偷笑什么?觉得我傻?”

    寇熇:“……”

    她皱眉。

    他喜欢自己这件事儿,她原本以为他眼光很高,结果……

    “兜里有点钱总是没错的,钱不是万能的,没了钱却万万不能。”

    拍拍他的肩膀与他道别,她要回家吃面去了。

    刚站起来,被他伸手一拉又坐了回来,寇熇心情不佳,扭头看他:“干嘛?”

    “你觉得我现在开始努力的话,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成绩?”

    “嗯。”

    “不太大吧。”

    他那成绩惨不忍睹。

    或者说三中的学生成绩都不是很好,实在和一中的水平相差甚远,这不是你嘴上喊喊口号,想追马上能追上的,这也不是你们说晚上十点半放学就能努力上来的,教学水平完全不同,全市最好的师资力量都在一中,上中一中在整个省内都是很出名的,那是佼佼者。

    “当我没说。”

    他就知道。

    “也不是不行。”

    她说。

    真的说起来,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方法,到了高三你想努力也只能玩车轮战了,大量砸钱请最好的老师进行单对单的辅导,不一定会有更好的效果但总比不学来的强。

    “不是要回去嘛,回去吧。”

    “你晚上来我家,我给你补习。”

    试试看吧。

    就当做她和他做兄弟交的学费了。

    一个人也是学,带着他也是学,还能顺带着巩固一下。

    “你给我补?”他笑。

    得了吧。

    就寇大小姐这暴脾气,可能没讲两句就翻脸无情了,他要是听懂的再慢点她可能就跳着脚骂他了,他可不敢要寇大小姐当私教。

    “我帮你,你还这种语气?”她不爽。

    多少人求着她,想让她帮帮忙她都不应的,自己主动说帮他,他这种口气?

    “那谢谢,谢主隆恩!”

    霍忱手指跪在桌子上:“行吗?”

    “这还差不多。”

    勉勉强强吧。

    讲好就从婚宴桌子上提前离开了,寇熇不认为霍敏的婚姻会有多幸福,这种所谓的幸福她也不能理解,就像是她从来不懂为什么有些人会愿意把一生一辈子的指望都放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这样的婚姻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庆祝的,似乎一开始就是打着悲剧的帷幕拉开的。

    婚姻还在继续,霍家的人对霍敏也没有什么可讲的,嘴上不说是怕男方知道霍敏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可私下呢?

    这已经是霍清第一百八十次吐槽霍敏了。

    压根就没瞧好霍敏。

    “……女人做到这个地步也是丢人,对象是交了一个又一个,跟着人跑出去被人撵回来又重新找下家,这男的就是眼睛不好使,要知道她什么样还能要她啊?娶不到老婆都不能娶她……”这就是白给都不能要的女人。

    霍清瞧不起自己这个侄女。

    她女儿看自己妈,压低声音:“妈,你小声点。”

    母亲缺心眼至此。

    这席面上你知道哪个就是男方的人了,你这样讲自己家的人,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有些时候她真的挺郁闷的,郁闷自己摊上这样一个四六不分的妈,就这点道理她就愣是看不明白,瞧不起人家?你有什么可瞧不起的,你自己有什么?自己还不是懒还不是穷。

    她家卫生都是她爸下班回来搞的,如果她爸不弄家里就脏成猪窝她妈也不伸手,真的那么愿意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先把自己的事情捋捋清,先把自己瞧不起一番。

    “我知道。”

    霍奶奶吃完饭就回家了,后面还跟了一个尾巴。

    进了门霍清就开始数落,数落霍敏多不好,多不像是个女的,多不正经等等一类。

    “你去哪儿啊?”霍奶奶见孙子抬腿要出去,问他。

    虽然高三了她不着急,但也不能每天乱跑吧?

    “我去楼上。”

    霍奶奶:“哦,去吧。”

    去楼上就算了,她也懒得管。

    多和好孩子接触接触还是有好处的,现在也不指望着寇熇能看上霍忱了,做朋友的真的万一未来被帮忙了呢?那寇熇家里条件那么好是吧,就随便提拔霍忱一下,霍忱这辈子都受用不尽的。

    床上的老太太拉了,霍清捏着鼻子,跑到厨房嚷嚷:“妈,你赶紧给我姥收拾了,那么大的味儿,你说家里还嫌不够乱的啊,你叫我舅把我姥接走啊……”

    这一天天的连拉带撒的,多恶心多脏。

    霍奶奶没好气怼女儿:“没用你收拾,你拿来那么多的废话?你还嫌这个嫌那个。”

    自己麻利起身去给收拾,洗了又给擦了然后没给穿上,先晒晒,老人家的皮肤不好,之前可能给捂到了。

    “霍忱去哪里了?他都高三了,还这么玩?”不肯进屋子就站在门边和自己妈说话:“你说当初那钱赔下来,你就该握住的,怎么能给他妈,那是你儿子拿命换来的钱,你非搞什么善良,现在可好,啥啥都没有还得帮人养儿子,你看着吧,将来他妈回来找他就得认……”人家那是亲母子,你能拦着不让认吗?

    “你少操点心吧你。”霍奶奶就觉得女儿太烦人了。

    成天到晚说这个说那个的,嘴巴都不闲着,就爱讲人家如何如何,你把自己的日子过过好吧。

    还把钱留下来,真的留下来这点钱还不够大家打起来的呢。

    那是老二不惦记,还是她不惦记这钱?

    就女儿这出儿,她手里有点钱能不动心?

    还是没钱活的消停。

    “他去哪里了?”

    “去楼上了。”

    “楼上?”霍清不明白,自己妈是和楼上老太太关系不错,但也没到霍忱经常去人家串门的程度吧。

    “霍忱有个同学住楼上,家里可有钱了,对着霍忱也不错,我想着这他毕业以后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万一同学能帮把忙呢,人家大业大的,就让霍忱去当个保安,一辈子也能吃穿不愁。”

    自己对寇熇也挺好的,就冲这份好寇熇多少也会记得住的吧,适当的帮霍忱一把就行。

    不敢奢望人家富小姐能看上霍忱。

    以前这样想过,可现在觉得自己想法太天真了,人家是找不到对象了只能看到霍忱一个人啊。

    霍清口不择言:“就一个同学能帮什么忙?你这老太太就会异想天开,霍忱有那个命啊?我去算命人家都说霍忱这辈子都没什么大起大落,想也是,他命好他能有今天,他家不是没得到过钱,过的还这样……”

    那钱不少啊,好大一笔钱的,可又怎么样了?

    霍清喜欢算命,几乎每天都要去算命的,算了命她觉得心里就能稳下来,到处打听谁算的好谁算得准,女儿没结婚以前她就算女儿,因为生活的全部指望都在女儿的身上,女儿能出息嫁得好,她才有翻身的机会,所有算命的都说她女儿命不错的,可惜到了最后……现在算的是儿子,又说儿子挺不错,顺带着把霍忱算算,人家都说霍忱不行。

    命中无富贵。

    霍奶奶听的耳朵都生茧子了,自己这个女儿除了包容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说一千遍了,命这个东西越算越薄,再说你说那要是算得准那些人还能过成那样啊?可她不听自己的啊。

    “你下次别给霍忱算。”

    一个当姑姑的也没点正形,成天就搞这些邪门歪道,你说说之前说的有一个是准的吗?既然不准怎么还信?

    “嗯。”

    她也懒得去管霍忱。

    “妈,你也别对霍忱抱太大的希望了,我们家小斌啊比霍忱强……”

    霍奶奶听的直翻白眼,小斌是好,可那是外孙,霍忱是不好可他是亲孙子,里外她还是分得清的。

    “你要不回家去吧。”老太太出言相劝。

    自己实在不愿意和女儿多说话,她在这里嗡嗡嗡的自己也觉得吵。

    “你赶我啊?”

    霍奶奶假笑:“没有,赶你干什么,这里也是你家,你爱坐到几点就坐到几点,不走也行……”

    楼上寇熇给了霍忱一脚,叫他写卷子。

    “我不明白怎么写?”他抬头看她。

    硬写啊?

    “这你都不明白?”她的脸越来越黑。

    从他手里抢过来笔,扭鼻子歪眼给讲题,越讲越不爽最后干脆手脚齐上阵:“你笨死算了。”

    瞧着长得还挺精的,就是个蠢货!

    “你讲就讲,别上手啊。”

    小心他翻脸!

    寇熇揪着他的头发照着桌子砸下去:“你翻脸啊,你还有资格翻脸?成绩都烂成什么样了?”

    说完还觉得不够解气,又一脚踹到他的小腿肚上。

    “赶紧给我写,这个这个……”

    差不多的题型,他要是再错,自己就拿刀砍他了。

    蹭着拖鞋去开冰箱,瞧见冰箱里不知道谁给放进来的黑豆,好几盒,这东西保质期很短她一个人又吃不完这些。

    “你奶吃黑豆吗?”

    “不吃。”

    吃什么黑豆啊。

    “黑豆对身体好。”

    霍忱藏不住笑,“寇大小姐活个一百岁吧。”

    也不知道是什么托生的臭丫头,成天就对吃什么好感兴趣,吃的那些东西乱七八糟的。

    “呵,写题。”

    抽出来两盒拎在手里,送下楼。

    推门进去。

    咦……

    什么味儿。

    呛的她差点退出来。

    寇熇心想,霍忱是挺可怜的。

    “谁啊?”霍奶奶听见脚步声,问了一句。

    “奶奶是我,我给你送两盒黑豆,这个吃了对身体好。”

    “寇熇啊。”霍奶奶从屋子里走出来,笑眯眯迎了出来:“你自己吃不用给我,我也吃不惯这些高档的东西。”

    寇熇送出来的东西她就觉得一定是特贵超贵的。

    “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黑豆做的,软软的稍稍有点甜味,保质期不太长,你尝尝吧。”

    “那行,你给了我就要了,霍忱在你家呢没麻烦你吧。”

    说起来也怪不好意思的,他太姥来了家里以后这死小子就成天往人家跑。

    “我给他补课呢,霍忱以后考个好大学,毕业以后找份好工作娶个漂亮老婆好好孝顺你。”

    “那可好。”

    霍奶奶笑。

    你寇熇讲的,我就信。

    并且深信无疑。

    霍忱是有贵人运啊。

    “我回去了。”

    “去吧,晚上奶奶给你炖豆角,炖好我就给你送上去……”

    霍奶奶心想,在我家吃你肯定嫌弃,那我做好就给你送上去,这就算是报答寇熇对霍忱的提携了。

    她也知道这只是个小孩子随意讲出口的话,但她就是愿意相信,因为她所生活的环境里,就连这种希望都没有,寇熇是她所能抓到的唯一希望,看见点光,也得牢牢抓住,牢牢奉承好。

    “不用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你上楼吧。”

    霍奶奶听见寇熇关了门她才走回来。

    “我说妈,你这嘴脸真不好看,就是个黄毛丫头你信她的。”

    “我信你,你有事儿没事儿?没事儿赶紧回家去吧。”霍奶奶对着女儿翻脸了。

    黄毛丫头怎么了?

    她就不能有点希望啊。

    老霍家就必须死气沉沉的啊。

    懒得看女儿,多看一眼都觉得眼睛疼,和这种缺心眼的讲什么都是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