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猎户出山 > 第943章 你,在,找,死

第943章 你,在,找,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52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身材高挑,气质出众,高挺的鼻子、性感的红唇,短发、墨镜,红色的大衣,黑色的皮靴,靠在红色的法拉利跑车上,双手环胸,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女士香烟,在雪景下格外显眼,来往的人无一不投去惊艳的目光。

    “帅哥,借个火”。女人朝陆山民勾了勾手指。

    陆山民停下脚步,含笑看着女人,“对不起,我不抽烟,没有火”。

    女人取下墨镜,眼睛有些偏蓝,和韩瑶的眼睛很像。

    “男人不抽烟,算什么男人”。女人虽然比陆山民矮,但眼神和语气,都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陆山民淡淡一笑,“不抽烟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女人勾起嘴角笑了笑,笑容中带着调戏意味儿,二十多岁的男人,在她眼里也就算个小屁孩儿,不过显然眼前这个年轻男人比同龄人要成熟老道很多。

    “是有几分味道,不过不合适”。

    陆山民呵呵一笑,“不合适是谁,你还是韩瑶”?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怒意,之前听家人说有人想攀高枝盯上了韩瑶,她还不太相信,现在竟然连她都知道,显然之前详细了解过韩家,简直是居心叵测。

    “这么快就露陷,连装都懒得装,你很嚣张”!

    陆山民当然知道她是谁,韩彤,韩家老爷子最小的女儿,韩瑶的小姑,人称天京红魔,喜欢妖艳的红色,不管是什么二代,在天京被她收拾过的二代们,两只手加上两只脚都数不过来,除了韩家的背景给她撑腰之外,最主要的是她本身就有很强的交际能力,和一伙儿二代们开了一家投资公司,借助强大的人脉和信息获取途径,还有她那比狗还灵敏的鼻子,总能先人一步吃下最肥的那块肉,哪怕不算韩家的股份资产,单单是她个人身家也在十个亿以上。

    陆山民一直在等着韩家人找上门,只不过没想到会是她来。挺起胸膛,微微昂起头,韩彤虽然身材高挑,但相比于他还是矮了些,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明人不说暗话,既然你们都知道,我又何必装聋作哑”。

    嚣张,真的很嚣张,韩彤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韩彤笑了笑,“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语气冰冷肃杀。

    陆山民始终保持着微笑,“天京,华夏的首都,全华夏人仰望的圣地”。

    “既然你知道,就应该知道你在我眼里,如蝼蚁一般”。

    说着一字一句冷冰冰道:“谁给你的胆子”!!

    陆山民看着韩彤冰冷的眼睛,丝毫没在意她语气中的怒意,淡淡道:“我以前在山里打猎,遇到过一头大黑熊,它看我的眼神跟你现在一样,总以为自己无比强大,可以一巴掌轻而易举的拍死我,结果我活了下来”。

    “你竟敢说我是熊”!韩彤终于绷不住,大声朝陆山民怒吼。

    陆山民一脸平静,淡淡道:“不仅是熊,山里的野猪也这样”。

    韩彤竭力的将情绪从爆发的边缘拉了回来,她一个三十多岁,纵横天京多年的豪门女强人,不是大街上骂街的泼妇,怎么能被陆山民三言两语挑拨得失去了身份和气度。

    “你在向我示威,也是在向韩家挑战”。

    陆山民轻轻摇了摇头,“不,我在表明我的决心”。

    “你这种不要脸的人我见多了,千方百计不择手段想嫁入豪门飞黄腾达,瑶瑶年轻容易上当受骗,你当整个韩家都是傻子吗”!

    陆山民移开目光,抬头望着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神色淡然,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般。

    “你下过围棋吗”?

    韩彤冷冷看着陆山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跑题,也不明他脸上为什么带着淡淡的悲伤。

    “我也没下过”。陆山民自言自语道,“但我大概知道一些,看似最后定输赢的是一颗子,其实从开局的第一颗子开始,胜负就在慢慢的积累,双方一方面在一子一地上拼搏厮杀,另一方面又在大势上布局宏观的气势,而最后的胜负,往往在大势形成之后,一子定乾坤”。

    韩彤眉头微皱,“少在我面前装深沉,别怪我没提醒你,先礼后兵,下一次别怪我不客气”。

    陆山民收回目光,盯着韩彤的眼睛,缓缓道:“看来你还是没听懂 ,韩家这个势,你们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

    韩彤很想发怒,甚至很想马上叫人来修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地来的土包子,但是这一次她竟然莫名其妙没有发怒,陆山民平静的眼神和平静的语气像是一头准备扑向猎物的猛兽。

    她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决,这种坚决超过了任何竭嘶底里的挑战,超过了任何激扬豪迈的宣誓。她隐约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比那些在社会顶层混迹了几十年的老狐狸还可怕。可怕的不是他有多大的本事和能耐,可怕的是他那种坚决和死咬住不放的狠劲儿。

    “你是一个丧心病狂的魔鬼”。

    陆山民咧嘴笑道:“当你的父母被杀,亲人被杀,朋友被杀,你也会变得丧心病狂”。

    韩彤看着陆山民洁白的牙齿,仿佛看到了白森森的獠牙,这满口的獠牙正咬向韩瑶的脖子。

    韩彤很快恢复了心神,紧紧的盯着陆山民的眼睛,“你以为和瑶瑶结了婚,就能让韩家帮你做事,你想得太天真了”。

    陆山民呵呵一笑,“你以为我真想攀高枝入赘韩家,是你太天真了。我不需要韩家为我做任何事情,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吗,我只是想借韩家的势,其余的我知道靠不住,也不需要靠”。

    韩彤浑身犹如触电一般,之前虽然知道陆山民是在骗韩瑶感情,但至少还认为他为了进入韩家会真的和韩瑶在一起,万万没想到陆山民比她想象中更卑鄙无耻,他并不打算真的和韩瑶在一起,而是想骗完韩瑶之后将她一脚踹开。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狠毒卑鄙,还敢大声说出来的无耻之徒。

    韩彤紧紧的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