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六八二章 美女之心(一更)

第六八二章 美女之心(一更)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52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晨辉被抓到县衙,听了案情十分意外,绝口否认自己参与了绑架案,更不是主谋。

    陈知县为自己的夫人被绑架十分恼恨,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有花狐狸作证,岂容张晨辉辩解,严刑逼供,被屈打成招。

    孙氏秀萍得知案情,急忙变卖家产去县衙上下打点。她听说陈知县从不收受贿赂,只好给夫人玉婵送去二百两银子,求其向知县大人说情。

    孙氏不知道是那个女人设的圈套,送去的银子如同打狗的包子丝毫不起作用。就在昨天,张老爷被判了极刑,押入死囚牢待斩。

    小夫人玉婵又得到二百两银子,十分高兴。这几天,陈知县因为忙于案子,无暇顾及玉婵,给了她和花狐狸偷情的机会。

    说到这里,还要交代一下这位不凡的女人。

    奚玉婵家住莲花寨,出嫁前便是远近闻名的美女。她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喜欢接近异性,乐于被年轻男子关注与挑逗,看到男人们色眯眯的眼神,便有了满足感。

    玉婵别看年轻,在情场上颇有历练。和知县陈宝阳成亲前,她已经和村里的一个年轻后生相爱,经常欢聚,十分陶醉。

    那个男子英俊潇洒,令女人们关注。

    玉婵很喜欢那位美男子,又不想嫁给他,因为他家里不富裕,满足不了对财富的欲望,只想让自己的身心得到抚慰。

    奚玉婵的美貌出了名,前来提亲的人很多,但是俊美和财富很难两全,婚事一时定不下来。

    后来,这里来了新任知县,就是陈宝阳。他因远离家乡,父母有病,家中的夫人不能随同,只好独自来此上任。

    手下人见他孤独冷清,劝他再娶一房夫人,也好有人照顾生活,打理内务。

    开始的时候,他没有答应,天长日久也觉得不便,和家中亲人商量后便同意了。

    奚家得知此事,立刻托人向知县提亲,希望能抱住陈宝阳的大腿,日后也能有个依靠。

    陈宝阳听说奚玉婵是一位很有名气的美女,十分高兴,便答应了,待日后闲暇时迎娶。

    奚玉婵听了此事并不高兴,虽然知县有权有势,但是不知道年龄多大长相如何,不想答应这门婚事。可是,她蹩不过父母的意愿,只好认命。

    玉婵有些不甘心,趁进城之机来到县衙大门前,想偷偷地看一看未来的相公,也是巧了,正赶上陈知县外出回来。

    玉婵见他年纪不算很大,长相也不错,还有一股难得的凛然之气,比较满意。

    在洞房花烛夜,奚玉婵忐忑不安,害怕自己非处女之身被陈宝阳发现,再为此追究下去,不但丢人现眼,还可能被休回家中。

    她不能做这种赔本的买卖,一番苦思苦想后便做好准备,祈求能度过这一关。当晚,她备了好酒,新郎为她揭开红盖头后,便劝夫君喝了几杯。

    陈宝阳陪同客人们喝了不少酒,已经头重脚轻,这几杯酒下肚,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一夜,自然是奚玉婵说了算,她按计划操作一番,总算度过了洞房花烛之夜。

    陈宝阳一觉醒来,不记得是否和新娘有过欢爱缠绵,看到自己光身露体,床单也沾染了血迹,不再怀疑。他默默地叹息,自己在迷迷糊糊中和小夫人做了夫妻之事,真是了无情趣。

    奚玉婵心里清清楚楚,新婚之夜过去了,这件不能明言的事情也就过去了,可以安下心来。

    过门后,她和陈知县相处得比较愉快。玉婵不但体察人情,会看风使舵,还是一个善言之人,神情娇媚十分迷人。

    就在迎娶后的第二个晚上,玉婵精心打扮一番,和新郎过了一个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她已经是过来人,对男情女爱十分熟悉,也有些本事,把知县服侍得欣喜若狂。她的一席话也令堂堂的知县大人喜不自胜。

    欢爱之后,她依偎在相公怀里,如同算命先生一样解说起二人的名字来。

    她说,自己叫奚玉婵,知县叫陈宝阳,二人之姓为陈和奚,陈奚谐音便是晨曦,他们的结合如同清晨一样,充满了朝气和光辉,灿烂无比。

    知县名字里有宝,她名里有玉,二人结合便是宝玉,正应了财宝无限之意。

    还有,知县的名字最后一个字为阳,意为太阳,她的名字里最后一个字是婵,婵字谐音为蟾,自古以来称月亮为蟾宫,故而婵字可比作月亮。

    如此一来,月亮和太阳正是阴阳一对,预示二人的结合好似日月同辉,是天作的一对,会和谐美满,幸福终生。

    陈宝阳得此美女十分高兴,对小夫人关爱备至,家里的事情悉听尊便,不过衙门里的公事决不让她插手。

    奚玉婵虽然已经嫁人,但是水性杨花的品行没有收敛,见到俊美的男人依旧思念,苦于没有机会接触心动之人。

    尽管如此,她也不乏被别的男人疼爱,每当思念他人之时,便回家探望爹娘。当然,爹娘的疼爱是两码事,不能满足渴求的欲望,她是借探亲之时另寻新欢。

    说起来,那个男人并不是新欢,而是那位旧相好。不过,久别胜新婚,她很思念久别的情人,和那个美男子幽会,也是激情不已,感受到了在陈宝阳那里得不到的乐趣。

    对此,爹娘很不满,又没有办法阻止,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任其所为,为了不被人发现,不得不开方便之门。

    直到回城的时候,奚玉婵才恋恋不舍地和情人分手,等待下次再相会。

    现在,玉婵有了花狐狸,十分满意,对那位旧情人已经淡忘,回娘家幽会的时候不是没有,不过次数少多了。

    她很爱花狐狸,新情人俊美迷人,甜言蜜语令人愉悦,舍不得分开。这些,不但陈宝阳无法给她,那位旧情人也不能满足。美娇娘对花狐狸爱之深,情之切,把心都交给他了。

    这次,奚玉婵为了帮助心爱之人报仇,言听计从,甘心做了花狐狸的棋子。她得到了渴望的情爱,也得到了钱财,很满意。

    对小夫人的所作所为,陈知县并不知情,不知道自己的“晨之曦”已经照射在别人身上,“宝之玉”也送给了情人,“阴之月”正心甘情愿地让别人来欣赏。

    奚玉婵口口声声要与陈宝阳和谐美满幸福一生,完全是骗人的鬼话。陈知县哪知道,小夫人正在与别的男人相拥和谐,从情人那里感受幸福和美满,和他没有一点儿关系。

    大事告成,花狐狸又和郎三见了面,得意地告诉他,张晨辉已经被判死刑关入大牢,美女云霞唾手可得了。

    他们商定,由郎三告知大哥江虎子,以及老三愣头青,后天晚上兄弟四人一起行动,去玉龙庄张晨辉家里和美女欢聚。

    郎三虽然不知道花狐狸使的是什么手段,但是对二哥如此之能,打心眼里佩服。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如今的花狐狸竟然能搬动官府扫清障碍,事情办得如此顺利,似乎知县大印掌握在了二哥手里,真是不敢想呀。

    郎三很想知道花狐狸是如何利用知县来操办此事的,可是同伙决口不谈,只好作罢。不管怎样,美女即将到手,他不用再为此烦心了,就安心地等待美好之夜到来吧。他十分高兴,哼着小曲离开县城,回家去做准备。

    ……

    且说张云燕,她回到张府见到了云霞妹妹,才得知张家遭受了不白之冤,十分气愤。

    张老爷被判极刑押入大牢,孙氏秀萍正在县城忙碌打点营救亲人,家里只有云霞一个人,这个本是欢乐温馨的家,如同天塌了一样,变得苦不堪言。

    张云燕心中悲愤,还在安慰云霞妹妹。现在,这个家只能依靠她了,一定要想办法救人,要惩罚陷害张老爷的恶徒。

    太阳已经落山,天色渐渐地暗下来。村子里炊烟缭绕,忙碌的人们已回家团聚。

    事情紧急,不能再耽搁了,张云燕吃了一些剩饭菜,让妹妹关好门窗,然后起身向县城奔去。她要趁着夜色去打探察看,然后随机应变采取行动。

    夜空上,乌云遮住了满天的星星,呼呼的风吹得枝叶不停地摇弋。远处,不时有雷声响起,看样子要有一场暴风骤雨。

    县衙里,漆黑一片,早已寂静无声,点点灯火没有给漫天的黑暗带来一点儿光明。大多数屋里的人已经休息,只有很少的屋内还亮着灯。

    夜色中,一个黑影如同灵猫一般隐蔽跳跃,四处观察,她就是张云燕。

    云燕想去知县住处察看,或许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再寻找机会逼他放人。

    她在各处观察偷听,未睡之处都是下人或女子,熄灯之处不得而知。她不能找人询问知县住处,只能盲目地寻觅,有些焦急,在不时地叹息。

    张云燕来到一处院落,看上去比较高大,样式也不一般,要好于别处的房子,那些下人们居住之处更无法相比。

    云燕动了心思,要弄清是何人在此居住,但愿知县就在这里。她见院门关着,立刻纵身而起跳入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