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首辅家的小娇娘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她可愿意?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她可愿意?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52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她可愿意?

    苏取舍在家里忐忑不安了几日,宫里总算有了动静。

    从门房得知宫里来了人,苏取舍老激动了,出去之前灵机一动,回屋换了一身朴素异常的衣衫,才往前面走。

    宫里来的是皇上身边的公公,面相和蔼可亲,苏取舍过去好一番行礼,姿态摆的相当低。

    “公公可是有什么想问下官的?下官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取舍急着要将公公往里面请,公公却浅笑着站着没动,“不着急,咱家今儿来是给苏家大少夫人带话的。”

    苏取舍:“??”

    啥?

    很快,小秋也出来了,穿着端庄大方,见着了公公想要行礼,被公公急忙避开。

    “咱家给苏少夫人请安,皇上让咱家来,想请少夫人备好苏家这些年的账簿,明日咱家会过来取。”

    “我明白了,有劳大人走这一趟,大人进去喝口茶?”

    公公笑得十分讨好,“那咱家就恭敬不如从命。”

    小秋领着公公往里走,公公与小秋说话的时候,全程不曾多看苏取舍一眼。

    苏取舍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荷柔安慰他,“老爷,皇上要看咱家的账本,那就是要彻查的意思,公公这会儿怕是还以为大少爷会官运亨通,对大少夫人那般巴结也是人之常情,凡事得看往后呢。”

    她这么一说,苏取舍才哼了一声,“捧高踩低的小人罢了,我也不与他计较,不过皇上为何要看咱们家的账本?”

    “总得一点一点地查,老爷不是在奏折里写了大少爷收礼,您劝了他也不听?”

    荷柔就巴不得皇上动作再快些,如今皇上今日来人说,明日就要将账本拿走,正合了她的意思,时间紧迫,想来蒋欢秋也没有办法改动。

    ……

    皇上让人来苏家拿账本的事情,并未悄悄行事,很快不少人都知道了,于是私底下议论纷纷。

    “这又是怎么了?皇上终于要对苏大人……”

    “嘘……你小声些,这种事情哪里能乱说。”

    “那不然为何要查看账本?皇上日理万机,若不是事情重大,哪里会在意这档子琐事?”

    “我跟你们说件事儿,你们可别传出去啊,我前两日听说啊,苏大人的父亲,上奏弹劾苏大人,说是要逐他出苏家呢。”

    周围一阵疯狂的吸气,“真的假的?这可不能乱传的。”

    “我也是听来的,你们觉得,会不会跟这事有关?”

    苏如卿在京城的名声极大,因此关于他的一点点小事,都会很快传的沸沸扬扬,没几日就演变成了数个版本,每个还都神乎其神,有鼻子有眼睛。

    小秋在家里也不是听不到,只不过她一提,苏如卿就找各种有意思的东西逗她开心。

    “外面那些事儿你不必在意,我也跟娘说过了,这阵子你们暂且先不要出去赴宴,要不,明儿我给你们请个戏班子回来?”

    “不要,跟你说正经的呢,娘今日还问我了,她虽然看着淡定,心里还是担心的,真的没事儿吗?”

    苏如卿拥着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耳边郑重其事地说,“真没事儿,你帮我好好安慰安慰娘,你问问她,若是与苏家这些人没了关系,她可愿意,娘对你可比对我肯交心。”

    小秋睁大了眼睛,努力转过身瞪着他,“什么叫与苏家人没了关系?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如卿拿着她的手在自己的手上摆弄,“便是你心里想的那个意思,母亲与我回来苏家之后,我就很少见她展颜,每每与父亲相处,母亲也时常会流露出不耐烦的情绪,连我在一旁瞧着,都能瞧出她眉目间的忍耐。”

    “我知道她是为了我才回来苏家,如若不然,她怕是更喜欢在庄子里那般无忧无虑的日子,可女子离开夫家,并非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还需要面对不知情的外人恶意的猜忌和嘲弄,我又想着母亲早日从苏家解脱,又担心我替她做了决定,会让她陷入更难的境地。”

    苏如卿轻轻叹出一口气,“所以就要劳烦娘子,帮我去问问母亲的意思,不拘她想如何,我总是能帮她如愿的。”

    苏如卿将小秋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比划,“你手怎么这么小?”

    小秋:“……”

    她无语地将手拿回来,“女子的手大都是小的。”

    “哦,那是我没注意罢。”

    小秋将话题拉回来,“母亲那里我会去问清楚,只不过外面说的这些事儿……”

    “你们大可以放心,他们想要的,一样都拿不到,心存恶意,如何还能心想事成?分明是他们对不起母亲,他们既然想揭出来给大家看一看,那我就如了他们的心愿。”

    苏如卿眼里有冷意一闪而逝,小秋也就没再接着问,苏如卿既然这么说,那就定然有他的道理。

    “我听人说手小的人,脚也会小小巧巧,我看看。”

    小秋一把按住苏如卿的手,“那有什么好看,你饿了没?先吃点东西?”

    苏如卿点点头,“嗯,饿了,是要吃点东西才行。”

    小秋:“……”

    他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表情?

    ……

    小秋第二日去给苏夫人请安的时候,先安慰了一通,将苏如卿的意思说给她听。

    “故此母亲不必担忧,这些事情夫君心里都是有数的,断不会被这些传言牵连。”

    万千红长舒出一口气,拉着小秋的手拍拍她的手背,“那就好,还是你贴心,如卿那孩子心里就算有盘算,也鲜少来说与我听,多亏了你,我心里安定许多了。”

    “夫君许是不想让母亲担心才会如此。”

    小秋心里想着该如何跟万千红说苏家的事儿,斟酌了半天也没想好该如何开口,倒是万千红察觉她有话要说,笑了笑,“你可是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小秋这才定了定神,“确实如此,是夫君让我问一问母亲的意思。”

    她将苏如卿的原话重复了出来,眼里有些担忧,“夫君说,母亲不必立刻做决定,可细细思量,他不着急。”